查看更多

九曲十八弯成为咸鱼

【酒茨】酒吞家里养了一只猫

……题目废的我_(:3」∠)_

第一次写阴阳师同人 ooc注意😂😂 文笔?不存在的😂😂
 

茨猫 没有拟人【话说这真的算cp向吗

 

===========

 

“……我以为你不养猫。”大天狗突然说。

 

茨木在门后,露出半个身子和脑袋悄悄地观察着坐着的两个人。酒吞坐在大天狗的对面,一只手按着鼠标,一只手在敲打键盘,眼睛还是没有离开屏幕。

 

“那是我家的猫。”酒吞喝了一口咖啡算是缓和下。但手上还是没停。“之前就在了,不过没有出来。你不是说之前听到猫叫声?”

 

“他头上那两撮红色的毛挺奇特的。是什么品种吗?”大天狗兴致勃勃地问。

 

大天狗说话的时候茨木走出来了一点,然后又是一点。他好像在犹豫,最后还是前爪迟疑地向前了一步。猫已经走在门的中间了。他的身体完全地露了出来,爪子是紫黑的,还系着铃铛,奇怪的是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想来是猫的种族天赋。

 

“不知道,我在楼下捡到的。”酒吞此时穿着T恤和短裤,脸上却无比庄重地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他看到大天狗还在盯着茨木,饶有兴趣地还转着笔玩,忍不住又说:“你做完了?”

 

茨木还在走。他看了看酒吞,酒吞没有要和他对话的意思。于是他走到酒吞和大天狗旁边的那个小柜子边(那上面堆着好大的一叠杂物——纸张、披萨盒、旧箱子),很灵巧地就上到了顶上,然后茨木舒舒服服地……看向了窗外的风景。

 

大天狗试图把注意力放回到工作上,但他发现没那么容易。

 

他没有养过猫,这是确实的。但他很确信正常的猫不会这样一脸忧郁地看着窗外风景。而且他刚刚抬头偷偷看了下猫,发现那只猫很诡异的金色眼睛正看着他,眼白部分还是黑色的。而当他光明正大地看猫的时候,猫已经又回到之前看着窗外的动作了。

 

大天狗:?????

 

***

 

过了稍长的一段时间以后,大天狗才知道猫的名字叫茨木。

 

酒吞不常叫他的名字。通常都是叫猫、猫猫(竟然还有些可爱)还有我家猫之类的。

 

大概是已经认识大天狗了,茨木对天狗没有之前那么警戒了。他还是喜欢在酒吞工作时站在那一大摞文件的地方——有时候会从大天狗和酒吞的椅子下、脚下穿过,然后再走到目的地。大天狗之前没接触过猫。而猫的尾巴还有毛有时无意碰到他时,他才发觉,原来触感确实是想象中的那么好。

 

酒吞好像习惯茨木这样做,茨木在有些时候还会在酒吞的椅子下面躺下来打盹。

 

而大天狗第一次听到酒吞叫茨木,是见到茨木后几天的事了。

 

茨木趁他们两个在忙的时候溜进了卧室。酒吞的房间,很显然的,这间屋子也就只有酒吞一个在住。

 

酒吞在工作间期的时候出来,想去上个厕所,大天狗也出来走一下。

 

大天狗看到酒吞朝四处看了下。

 

“他跑到哪去了?”酒吞说。

 

卧室里传来一声猫叫。

 

酒吞昨晚没有睡好,配合着脸上的黑眼圈显得脸更黑了。

 

他在外面喊:“猫猫,出来。”

 

又蹲下来打开柜门,去找茨木的猫粮,一边又说:“茨木,从我的床上下来。”

 

大天狗看到被子鼓起的一团动了动,然后茨木就飞快地窜了下来,边应了声喵边急切切地走向了酒吞。

 

大天狗看着这一个人和一只猫,突然想到,之前酒吞跟他说自己不喜欢茨木。

 

***

 

在酒吞忙的时候,有时候茨木会过来,有时候不会。酒吞没怎么管他,要不是茨木弄出太大的声响或者爬上他的床、偷吃东西(他之前偷吃糖吃坏了肚子,我还得带他去看医生,气呼呼的酒吞语),酒吞对茨木都是随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态度。

 

而茨木是一只猫。一只因为主人在沉迷一堆纸和方盒子而不理他感到无聊的猫。

 

于是他走出了大厅,跳到了一米三高的阳台上面,想站在那里看这个地方能不能看到酒吞正脸,再看看天气怎么样,树上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东西,底下的停的车和人在做什么。

 

猫边往下看边走,然后一不小心就踩了个空。

 

酒吞在改作业,大天狗说他听到猫叫声。

 

“他可能是想吃东西,”酒吞说,“但我一小时前才给他喂过。”

猫还在叫。茨木之前也有这种瞎叫的行为——通常都是酒吞闲着在打游戏或者看手机的时候,纯粹就是无聊了,想要酒吞抱抱他,摸摸肚子上的毛,总之是很少在酒吞忙着的时候吵闹的。酒吞被这时不时的猫叫声搞得有些烦了,站起来气势汹汹地走出房间想要教训茨木。

 

酒吞环顾四周:“……猫?”

 

他走到卧室看了下,没有;又走到厕所、走到厨房,还是找不到茨木。大天狗听到他那句话也走出来,想知道酒吞要做什么。

 

酒吞皱着眉头。大天狗好奇地问:“猫猫不见了吗?”

 

不知道为什么,他好像感觉酒吞不太高兴:“……猫不在这里。”

 

这时候又传来了猫叫声。两个人这次都听清楚了,是从外面传过来的。酒吞脸色变了一下,踩着啪啪作响的拖鞋走向阳台。

 

茨木不在阳台。酒吞还在找他,茨木又叫了声。酒吞这才意识到茨木去哪了:他掉到下面去了。

 

酒吞朝下看,看到茨木很可怜地在二楼的阳台上,那户人家阳台的门关上了,茨木进不去也出不来。

 

酒吞对着下面大喊:“我马上过来!”然后对一脸揶揄的大天狗解释说:“他掉到下面去了。”

 

大天狗说:“我们可以找根长点的杆子让他抓着上来。”

 

酒吞摇头:“他不肯的。他连树都不爬。”

 

……既然恐高为什么要跑到阳台上面啊。大天狗想,看着烦躁的酒吞还是没说出来。

 

“——不是那样——他吓坏了,不敢动。而且还是在别人家里。”

 

酒吞边往大厅里走边对大天狗说:“我下去二楼问下邻居,作业也改得差不多了,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

 

大天狗看了看房间里还剩下的一小叠试卷:“我跟你一起下去。”

 

酒吞忙着穿鞋子,随便选了双运动鞋就拿钥匙开门下去了,连袜子都不穿,拿了钥匙门也没锁。

 

大天狗看了看微启的房门,思考了一下酒吞家里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大概是没有的。除了现在站在他家里的自己。大天狗想,顺手拿起自己带过来的公文包,放心地跟着下楼去了。

 

他下去的时候刚好看到酒吞在敲门。是很有力的那种,连续敲了三下,还是没人回应。敲门的同时还按了门铃,不过门依然还是紧锁着,看来是没有人在家了。

 

“这家主人不在。”酒吞说。

 

他想到什么,又突然转身下楼梯了。大天狗愣了下,也跟着下去了。

 

酒吞大步走着。他说:“我去找保安,不行就去找管理,他们应该是有办法的。实在不行我还能叫消防队……要证明茨木是我的猫可能有点麻烦。”

 

他们找到了小区的保安。酒吞和保安说明了情况;新上任的保安想来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有些不知所措,只拿起对讲机去询问另一边的人。

 

对讲机那边传来的声音有些敷衍——大概是懒得管事情,推脱着又回到小保安身上去了。

 

没有经验的保安看了下旁边低气压的酒吞说:“要不……你试着叫猫自己下来?”

 

酒吞阴沉着脸,凶巴巴地就想让保安把对讲机拿出来跟管事人讲话。旁边大天狗在看情况要不要出来调解。

 

然后主人回来了。

 

这是位中年的婆婆,原来之前是去买菜了。婆婆听到这事吓了一跳。她是怕猫弄脏阳台晾的衣服的。

 

主人领着酒吞和大天狗上去了。酒吞去开大厅和阳台的门。茨木迅速地跑了出来——他从三楼掉到二楼竟是一点都没伤着——却是直直地冲向了那家主人的卧室房间。他是受惊了,躲在没开灯的房间里不愿出来。

 

婆婆有些急了。猫乱抓她的被子枕头怎么办?

 

酒吞站在房门外面,只看到茨木背对着他。

 

酒吞的语气温和:“茨木。”

 

茨木不肯出来。

 

于是酒吞只好缓步走向他。茨木整个地蜷起来,黑暗中灼灼有神的金色眼睛看着酒吞。酒吞走到他面前蹲下,伸手抚了一把他的下巴。茨木抖了下。

 

他们出来的时候茨木是被酒吞抱着的。猫看上去仍然有些惊魂未定,但已经比一开始见到的好多了。酒吞的手在茨木的两只前爪下面,茨木的身体被拉得老长。

 

他大概是很少抱过猫的。大天狗想。

 

酒吞说:“我带他回家。你要过来吗?”

 

茨木被酒吞抱着半死不活的,酒吞低头看了他一眼,上楼回自己家去了。

 

大天狗其实还挺想知道茨木的情况——他对茨木有一种复杂的感情,总觉得像常年在外工作的父亲面对留守在家的儿子,尽管他们认识的时间不算长也不算短。他只是关注他,在此之前他还一直以为自己想养一条狗,大型的粘人的那种。而酒吞家的猫表现得……实在太不像寻常的猫了。他是听说过铲屎官与爱猫的故事的,还有平时都不在家饭点才回来的这种说法,但他今天才第一次见茨木“出门”。

 

显然酒吞喜欢茨木。大天狗想。只是跟茨木比起来看上去没有那么多。茨木是猫,他有大把的时间。酒吞是个忙人,他做不到每时每刻都回应茨木的呼唤。

 

要是酒吞能再表现得更喜欢一点茨木就好了。大天狗对自己第一次喜欢的猫科动物感到痛心疾首。

 

他还有点担心茨木的状况怎么样了。不过……

 

大天狗朝楼上的方向看了看。不知道为什么,直觉告诉他这时候不应该上去。

 

***

 

酒吞看上去有点尴尬。

 

其实这也没什么,不过是大天狗看到他在撸猫罢了。

 

他们本来约好晚上一起出去聚会,大天狗和酒吞住得比较近,他们就先在这里碰头开酒吞的车出去,正好省点油费。

 

酒吞早换好了衣服。袜子也穿好了,等大天狗的同时就开了电视来看。

 

茨木悄悄地凑过来,在他面前躺下露出了肚皮。

 

酒吞注意力还在电视上,没注意茨木什么时候来到了自己脚下,倒是想把脚放地上的时候,感觉到茨木用爪子抓了下自己的脚心,好兴致地改成用脚轻按茨木的肚子了。

 

茨木开心地又用爪子想抓住酒吞的脚。

 

这就是大天狗进来看到的画面。

 

酒吞这才意识到大天狗已经在他面前站定了,连忙想把脚收回来,茨木不满地了声,抓到了酒吞的袜子但还是被挣脱了。

 

“……听我解释。”

 

“你的门没锁。”

 

大天狗看着酒吞,又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开始无聊舔自己爪子的茨木,竟然感到有一点点欣慰。

 

不过,离酒吞大方承认自己是个猫控的日子可能还没那么快。

 

……大天狗又想到之前第一次向茨木示好的情景,他经由允许摸了摸茨木背上的毛,茨木很明显嫌弃地舔了下被摸的位置(好像沾了脏东西一样),又为自己感到心痛来。

 

***

 

被大天狗撞破撸猫现场后,酒吞索性也就放飞自我了。

 

在大天狗看来他是变得坦然了。不过,这本来也不是什么要遮遮掩掩的事。

 

***

 

大天狗感到奇怪。

 

已经过去一小时了,而他还没有见到茨木。往常这时候,只要自己来了以后酒吞不管他半小时,茨木就会过来骚扰酒吞。或者就是在旁边打盹,站在高处一脸忧郁,在门外暗中观察,在快递剩下来的纸盒里钻来钻去,反正就是要酒吞在身边。这算是茨木的习惯了。

 

大天狗没去问酒吞。尽管他是好奇的。他不太好意思直接问,又看酒吞面上一片正常,就继续工作了。

 

大概是到休息时间了,酒吞起身伸了个懒腰。

 

他把椅子推进去走向了大厅。大天狗跟在他后面也出来了。

 

大天狗看到茨木了。猫躺在单人沙发上,蜷成弓形,身体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的,看来是睡着了。

 

酒吞看了下猫。猫没醒。

 

“他昨天跑了出去。”酒吞突然对大天狗说,俨然已经把大天狗当熟人了,“不知道是跟其他野猫打架了还是什么,把脸弄伤了,出了血。我在别人家楼下车底找到他——这蠢猫,就不怕被车轧伤了——搞到了挺晚才睡下。”

 

大天狗站在茨木不远处,听他这话想去看看茨木脸上的伤。茨木前爪有一部分遮住了半边脸,不过还是能看到猫鼻子以上的部分。

 

猫主人的朋友尝试看出猫主人所说的伤。他没有看出来。

 

可能茨木伤得不明显。大天狗想。

 

酒吞指指茨木的鼻子和眼睛上面:“你看,上面的血已经凝固了。”

 

大天狗还是没看出来。

 

“他以以往都是活蹦乱跳的,今天好好睡在这里,是闹过头了——”

 

酒吞可能觉得自己说太多了。他又作出一副很厌烦的语气——大概是想在大天狗面前挽回一点自己的形象。他对茨木说:“下次你再跑到不知道哪里去,我就不找你回来了。”

 

然而茨木睡着了,这时候又不知怎的又迷迷糊糊地醒了。

 

他先是看到酒吞,很没有精神地叫了声;然后看到大天狗。熟人,没有恶意。他就躺下来继续睡了,爪子顺手就盖在自己脸上。

 

大天狗看到酒吞突然转过身,走到柜台上抽了一张上面放的纸巾。

 

猫主人走到猫面前,弯腰用纸巾想要拨开茨木放到脸上的前爪。

 

他的动作轻柔,神情专注,语气温和得就像是情人间的私语。

 

“这样压着对你的伤口不好……”酒吞说。

 

大天狗看到茨木把爪子挪开了,呼吸逐渐平静下来。酒吞放心地去找点零嘴吃去了。

 

所以酒吞确实很喜欢茨木。

 

大天狗想。内心感到了一点雀跃,又感到自己大概是抓到了酒吞的把柄;酒吞用纸巾把茨木的手拨开,是怕自己的手感染到猫的伤口。而茨木不把他当外人了。——所以,应该是暂时没有用的。

 

酒吞在茨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了。

 

***

 

有件事酒吞想来至今很丢人:

 

他是走路去学校的。有一次他晚上熬了夜,第二天早上精神恍惚,竟把茨木当成公文包夹着带去了学校。

 

到学校门口才有同事提醒他——但已经迟了。同学和朋友们都看到他了。

 

自此酒吞是个不良的传言倒是不攻自破了,但他手下的那些猴崽子开始调侃他:

 

老师,你家猫叫什么名字?乖么?平时吃什么?你会给他举高高洗澡吗?

 

酒吞当晚把茨木摆正了放到自己腿上,很严肃地说:“猫猫,你应该在出门的时候叫一声提醒我。”

 

茨木舔了下酒吞的手,看来是没有听懂。

 

酒吞:突然死亡.jpg

 

***

 

到后来大天狗问起酒吞,他已经是完全不掩盖自己是个猫奴的事实了。

 

既然不仅朋友周围所有人都知道了,那就只能破罐子乱摔了。

 

所以日后大天狗时常能看到酒吞一休息就去找茨木的情形——甚至连最初认真工作的目的都忘了。

 

酒吞:“我去给茨木买猫粮,剩下一点作业麻烦帮我改下,下次帮你出卷子,谢啦狗子。”

 

大天狗:“……我还没同意。别叫我狗子。”

 

茨木走进来,不明状况地朝大天狗叫了一声。

 

酒吞大笑着抱过茨木揉起了猫的脑袋。

 

End

 

大天狗:只有我老婆能叫我狗子。

酒吞:醒醒你没有老婆

酒吞喝咖啡是因为他想要戒酒x

 

 

评论(6)
热度(181)
©九曲十八弯成为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