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九曲十八弯成为咸鱼

【帕佩】骗

第一次写帕佩……感觉肥肠不顺手quq有私设,注意一下

佩利是世上最难写的人.jpg(


欧欧西注意(我尽力了……


========


佩利突然问起帕洛斯,问他是什么时候开始骗人的、第一次骗人是为了什么,别人那时候有没有信他。


帕洛斯双手抱着热茶,正试图暖和自己的手。


佩利又问一声,语气带了点被忽视的不满,帕洛斯这才慢悠悠地回答他:


“第一次的时候,”帕洛斯说,“我为了一个女孩撒了谎。”


“哎?女孩???帕洛斯,你居然也会有这种时候?”


“是这样的。具体记不太清了……大概是我七八岁的时候,我有一次走在街上,看到有个光脚的女孩从面包店里跑出来,胳膊底下还夹着两根长面包。她在路上摔倒一次,看了我一眼,然后继续跑远。……我给店主指路说她往那边跑了,事实上却是完全相反的。”


“听起来比你现在好多了。”


“一个人不可能天生就是坏人。”


***


有时候,帕洛斯自己也会产生一种别的想法。


别人都以为他的第一次行骗是件大事——从那一次的行骗中可以看到他的未来:满口谎言而无一真话,同时却让他保命,得以生存下来,在宇宙中留下一个不算好的名声。


事实不是这样的。……尽管有时候他说得多了,也开始怀疑真实版本究竟是哪一个,但他确实是记得最初的那个谎言的,并且记得还挺清楚。


——是很普通的撒谎。


是孩子经常撒的谎。


如果他证件上的生日是正确的话,那么他第一次撒谎的时候是五岁。五岁不算早啦。肯定有人比这还早就开始说谎了,所以他对此一点都没觉得不好意思。


于是第一个谎言诞生了。年幼的帕洛斯站在他的养育者面前,谎言很自然地、无比顺畅地从他口里说出来,他把两只手背在后面,畏畏缩缩地站着,一副害怕抚养人的样子。抚养人被他的演技给骗倒了,然后便不再追究他的责任。


帕洛斯解释说,猫把杯子给弄碎了。猫用爪子蘸杯子里的水喝,反复几次过后杯子就被打翻到了地上。事实呢?他爬上厨房的柜子想要拿点零食吃。牛肉干和小包薯条把他的裤兜塞得满满的,爬上去的过程很顺利,然而他尝试跳下去的时候却不慎打翻了杯子,连同一碟装着葡萄的盘子一起,还把两个苹果给弄倒了。葡萄和苹果都没事,他把它们放回原处——玻璃杯就没那么好运了。


他听到家里那只灰色的猫叫了一声,听起来像婴儿的哭声。猫从房间里走出来。帕洛斯把它抱起来,注视着它的眼睛。


他有了一个想法。


***


佩利继续问:


“有没有……你觉得最成功的一次?”


帕洛斯感觉暖和了一点,手离开了那杯茶。


面前的火锅冒着热气,有水煮开的声音,泡泡在咕噜咕噜往上冒。在底下,原本灰色的牛肉已经完全变成了红色。帕洛斯把它们捞了起来,放在中间的公用的盘子上。


“——最成功的一次?我想想……”帕洛斯说,注意到佩利的动作,“等等,傻狗,我还没开始吃呢。……好了,好了,稍微等一下。”


帕洛斯安抚性地抚摸佩利的头。摸起来手感很好,而且目前为止还只有他一个人感受过。


“那肯定要说到那一次了,”他开口,“我骗过一整个星球上的人。”


“全部?”


“一整个星球的人。对,是这个意思。他们听说过我的事迹……不好的,尽管我换过装了,名字和口音也变了,他们也还是认出来了。我本来是到那里暂时避难的。他们把我押到国王那里去……我跟国王谈论了一个小时,出来的时候,我变成了星球的守护神,好像是叫圣什么之类的——总之,很有意思。先前他们还满脸鄙夷地看着我,现在却恭恭敬敬地喊我大人。我都快笑晕过去了。”


“要是我是你的话,我会把他们打到根本说不了话,”佩利嘟囔,“……眼睛也看不了东西。”


“看来是不能指望你会明白这样的道理了。”帕洛斯说。


他眯起了眼睛。


“这是一种乐趣。”


***


刚刚那个故事也是他编的。当然,谁会老老实实说自己之前是怎么骗人的、还回答自己最成功的一次是什么?佩利这傻狗突然问起来,可能是受了谁的命令,又或者是脑袋一下子变机灵了。他不喜欢这样,帕洛斯想,他们还远远没有熟到那种程度,他们还是雷狮海盗团的成员。


要是刚刚的问话佩利都是受人指使的,那他就没必要说实话;要是佩利只是突发奇想……那他就更没必要说实话了。耍佩利还是很好玩的。


最成功的一次吗?有的,好几个,就拿最近的一次说吧。首先是让银爵相信自己拿他毫无办法,是个贪生怕死的人。然后对银爵说自己不满雷狮很久了,不来参加凹凸大赛的话,他会被雷狮杀死。接着说要和银爵联手(被拒绝了,很可惜),但总之是成功了。银爵不会认为海盗团的帕洛斯有威胁性,并且会觉得他已经屈服于自己绝对的武力碾压之下。


他总是很擅长扮演人物的。特别是这样高傲的人,他再清楚不过,这种人很容易觉得像他这样的人都很怕死。这种人还是天真灿漫的,对人的了解还不够多,见识还不够深入,满怀着仇恨与希望来到大赛里,希望能够改变自己和族人的命运。


他是不怕死的。他无数次地行走在谎言的悬崖边上,从一个悬崖跳到另一个悬崖上——他已经体验过很多次来自死亡的恐惧了。


为了得到,失去是顺带的、必要的,他只能尽力去减少这种损失。


***


佩利有点兴奋地说:


“那最惊险的一次呢!有没有试过差点被人识破?”


“或者说……失败的一次?”


帕洛斯空出一只手放到桌上:


“佩利,你觉得我会有失败的时候吗?……有十几二十几次吧。有的我把他解决了,有的他想解决我。我抱着宝贝、后面跟着一大群人、拖着一身伤逃了出来。……有一次,有人高价收购一颗彩石,是配套的,他那里有一个,想要给没见过面的未婚妻一颗。我从他房里把彩石偷出来,交给他,拿了报酬。……再穿上女装、扮成他的未婚妻,收下我给他的、原本就是他的那颗彩石。啊,是的,他交给我之后意识到不对,大概是我哪里露陷了,他就想要再把彩石拿回来。一群侍卫迅速地围住我……之后吗?我回到飞船的时候,只穿着条裤子,光着脚,还被人捅了两刀。”


“帕洛斯,你也太弱了吧?”


“裙子里塞武器太难了。”


帕洛斯话锋一转:


“你没有骗过人吗?”


“呃……有的吧,应该有的,你让我想想——我好久没动过脑子了。动脑太麻烦了,还是直接动手好……”


佩利看出来帕洛斯眼里的挑衅。他不服输,抓着头发开始回想。帕洛斯笑吟吟地看着他,似乎是觉得他这样子相当有趣。


***


以上帕洛斯说的这些,全都是假的,都是糊弄佩利的话。


他既没有偷过“彩石”——这个名字是他瞎取的,佩利竟然一点都没有怀疑他——也没有穿过女装。


也许未来的某天、在有需要的情况下他会这么做,但之前是没有的,现在也不想这么干。不过,要是有人主动提出来,他又打得过那个人,他绝对会让那个人深刻体会到绝望。


再说下最惊险的一次吧。


准确地说,那次。那次是最惊险的,也是失败一次。


帕洛斯翻找着自己的记忆,很容易就把那段记忆找了出来。


时间是他加入雷狮海盗团的两三个月过后,他们碰到了一个大麻烦。雷狮和卡米尔在星球的另一边赶不回来,他和佩利在星球的这一边,两个人对付着成百上千的虫族机器人。佩利在和机器人打架,他慢慢来到外围的地方,又悠哉悠哉地跑到高台上,那里正是虫族机器人的控制中心。


他从高处往下看,佩利打得也有大半了,看上去很亢奋,靠近狂犬的机器人都被打到了地上,然后便再也飞不起来。他再往另一个方向看,雷狮和卡米尔那边还在忙。


帕洛斯看着他们好一阵——佩利的体力要支撑不住了。他的眼睛似乎是被伤到了一只,渐渐落入了下风。雷狮和卡米尔那边的战斗倒是快结束了。


于是帕洛斯把手放在红色的金属杆上,把金属杆猛地一拉。


战斗结束了。


……


尽管雷狮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已经是很劳累的状态了,他还是把帕洛斯叫了过来。


雷狮语气不善:“刚刚你去哪了?”


“老大,就像我说的那样,你不是看到了吗,”帕洛斯很诚恳地说,“我找到了他们的控制中心。要是没有我的话,老大,佩利现在就已经死了,就没办法在这里吵嚷着吃肉了。”


“你跑了,”用的肯定语气,“要是你跟佩利一起战斗的话,你们完全可以拿下它们。而且,拉下一个破杆子,根本用不了那么长时间。”


“——帕洛斯,你是不是想过让我们死?”


雷狮盯着他。帕洛斯心一惊,面上还是保持着之前的从容:


“什么啊,老大,”他说,“我怎么敢这么想呢?”


听到帕洛斯的回答后,雷狮似乎是确认了什么。他长久地、重重地看着帕洛斯,然后突然伸出手按在帕洛斯的头上。帕洛斯不明所以地看着雷狮,正想说些什么,雷狮就用力把他按到地上。他不好反抗,顺从地双膝跪下。


“老大,干什么啊?突然这样——”帕洛斯疑惑地问。


“佩利刚刚还夸你干得好,帕洛斯。”雷狮说。


“你这次太过了。”


——帕洛斯感到了一股电流。他彻底地动不了了,发麻的感觉逐渐遍布了全身。他看到雷狮冷漠地看着他,手正放在他的头上。——原来这家伙还会这招?——他很有闲情地、甚至是愉快地想,雷狮现在这么生气,看起来是要为了佩利惩罚他,但事实上呢,海盗团长又能毫不犹豫地把佩利抛下,让他去送死。这种矛盾是相当有趣的。


帕洛斯两眼一黑,被电晕了过去。当他醒来的时候,他看到了佩利。


佩利以为他去控制中心的时候遇到了什么守卫、中了什么陷阱,因此留下了后遗症。安慰他的同时,佩利自己还是左眼闭着的。


帕洛斯想:他要得到他。……他的每一次谎言都是为了得到什么,他可能会失去什么,但这和他所得到的相比无足轻重……他能够清楚地衡量这点,因为目标明确,所以他从来都不怕失去。


***


“我想到了!”


佩利大喊一声。


“帕洛斯,你听好了,”他神气地说,“我有一次……”


“佩利。”


“什么?”


“……这么久了,你还没发现吗?”


佩利顺着帕洛斯的目光往下看。公用的盘子里面牛肉已经没有了,全部都到了帕洛斯的碗里,帕洛斯手上还拿着筷子,筷子夹着的牛肉蘸了酱油。


佩利扑过去,想把牛肉抢过来。


他没有成功。


***


骗徒说,他已经得到过很多东西了。他总是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为了一个目的,他可以不择手段。


这次,骗徒想要一只狗。


他想要一只能和自己共度终生的大型犬。大型犬现在对他还不够忠诚,等到大型犬——佩利——真正臣服于他的时候,他会带着佩利离开海盗团。


他总是很有耐心的,一如既往地,就像一条蛇紧盯着它的猎物。


同时,他也是记仇的。早晚有一天,雷狮会后悔他当时做的事——


***


后来他们又煮了一锅牛肉。


不过,佩利还是对帕洛斯刚刚的做法耿耿于怀。


End


最近看了好多太太的帕佩粮!!感觉太幸福了,必须要回报一下(=^▽^=)

下次大概不会再写帕佩了,因为写得太辣鸡了自己看不下去orz

除非食了各位神仙大佬的文,然后突然兴奋

评论(18)
热度(182)
©九曲十八弯成为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