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九曲十八弯成为咸鱼

【雷安】The Stranger

是自己那篇皇骑雷安两个人相遇之前的事,基本上都是脑补的私设:3

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去写写写……!剧情不是很好……

 

=========

 

他们围着坐在一起。

 

这是一群孩子,小的可以到五六岁,才刚刚到换牙的年纪,大的可以到十六七岁,行为举止隐隐透露出稳重和成熟的味道。

 

安迷修是这群孩子中的一个。他穿着传统的星球服饰——有红黑条纹的白色衣服和短裤,衣服看起来有点大,而且不太新,有点褪色和掉线了。大部分人穿的服饰都是这种,但还是有几个人的款式和他们的不同。他们每周都要进行一次聚餐。聚餐完后要分开成十几组,围坐在一起,然后进行一周的总结反思和讨论。

 

年龄差得这么远,不可能所有人都一本正经地数着自己做了哪些事。事实上,真正认真在总结的人只有三四个,都是刚进入青春期的孩子。年长的对此兴趣缺缺,更年幼的静不下心,都懒得回想自己这一周的经历。

 

轮到他了。他认真进行了总结和反思,说完马上就把嘴闭上了,然后继续安静地坐在那里,有些心不在焉地听他们讲话。

 

一个扎马尾的小姑娘举起手:“没有人想继续总结了吧?”

 

大家都摇头,有人看了看门外:“大叔已经离开去看别的一组了。”

 

“我们聊点有意思的话题吧。”小姑娘有点兴奋,“——哎,你们有人想过自己未来的王会是怎样的吗?”

 

会是怎样?

 

“我猜他是个超——酷炫的人!平时会穿红披风戴着大皇冠!然后他会送我一把剑,我这样——唰唰唰地好几下,把邪恶的敌人给干掉,然后他会在所有人面前表扬我,然后封我一个超酷的名字!”

 

“——大哥是不是还有几个月就成年了?到十八岁不是要离开这里的嘛,大哥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很确信自己会找到那颗星星,找到那位我要效忠一辈子的王。现在我还在磨练自己的剑术,不然可没办法替那么重要的人做事。”

 

“真羡慕啊,大哥这么厉害,肯定会找到王的。要是像阿姨那样找不到、二十年过后又悄悄溜回来就太惨啦,我倒是宁愿一直在外面,也不愿被别人知道原来自己没有王……”

 

“哎,哎,别说啦。阿姨人可好了,昨天还奖励我两颗糖呢。”

 

“我想要赶快成年,这样就可以早点见到她了。”

 

……

 

他们热烈地讨论着,显然对这个话题充满了极大的热情。坐在安迷修旁边的是一个卷发的小姑娘,她注意到安迷修没有说话。抱着一种“我要帮他融入集体”的想法,姑娘示意别人安静一点。

 

她问:“嗯……安米……安迷修?安迷修,你有什么想法吗?”

 

安迷修当时在估算着还有多长时间才能回家,被她突然这么指名道姓地提问问题,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什么?”安迷修有点发懵。

 

“你对王有什么想法吗?比如说对他的憧憬、他会长什么样,你们第一次相遇会发生什么……之类的事。安迷修,你可是所有人里面被评为小骑士最多的人,这么做肯定是在为了自己的王努力吧?”

 

“嗯……”

 

别人都竖起耳朵听他讲,安迷修不太好意思地直视他们的脸。

 

“我都是在遵循我师父的教诲,那些事都是我应该做的。”安迷修说,声音不大,但语气里包含着自豪。

 

“我已经做出了决定。”

 

所有人的眼睛都注视着他,期待这位向来好品行的小骑士接下来会说什么特别的话。

 

“等我成年了,”他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我想留在这里。”

 

***

 

“我想离开这里。”

 

雷狮对仆人说。仆人帮他把领结取下来,又帮忙取下披风和配饰。雷狮坐在床上,抬起一只手,放下,再抬起另一只。现在他的外套也被脱下来了,身上只剩一件简单的衬衣和裤子。

 

“三皇子殿下,你该睡觉了。”仆人说。

 

雷狮眼睛转了转。他换了个角度面对那个仆人,把枕头调整到一个让自己靠着舒服的位置,然后把被子往上拉了一点,刚好盖住自己的下半身。

 

“好吧,你给我讲一个故事。”小皇子说,“要关于外面的,真实的。”

 

仆人对他的要求没有感到特别奇怪。三皇子不是那种乖巧的小孩,他的心情总是阴晴不定,很多仆人被各种各样奇怪的理由给辞退了。

 

为了自己的饭碗,仆人想,内心毫无忠诚和敬畏,我会讲一个故事。

 

“殿下想听一下有关骑士星的传闻吗?”仆人恭敬地问。

 

“你先讲吧。我听完要是觉得不满意,会让你再讲一个。”小皇子说。

 

“——我们雷王星存在于这个星系里面,已经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了。但是还不够长。在雷王星诞生之前,骑士星就已经存在了。这个星球很隐蔽,有人推测它在两个星系的夹缝间,还有人推测它在另一个星系的最中间。”

 

“……我们隔壁、隔壁的那个?”

 

“对。我之前说过没有人去过那里,但是有人从那里出来。是的,就是骑士星的居民。那个地方叫骑士星。”

 

“创世神赋予了他们一种能力。当一个骑士成年了,大人会祝福他,然后把他们送上飞船,让他出发去寻找自己的王。他们能感应到王所在的地方——只要有想找他的想法——然后他们会在自己的王头顶不远的地方、看到一颗和自己发色相同的星星。”

 

“那个地方,该不会所有人都是骑士吧?”

 

“根据某个骑士所说的,是这样没错。”

 

“那还真可怜。他们都没办法选择成为什么,而且成年了就会被赶出来。”

 

“——请不要这么说。对于他们来讲,作为一名骑士,是一种荣耀。”

 

“有一个这样的骑士也是荣耀吗?”

 

“是的,殿下,骑士星的居民很少,出来历练的都是好战力,要是某个骑士没有王,他们大多会选择四处流浪,一边遵循骑士守则行事,一边等着二十年后回去。愿意追随一个不是自己那颗星星的骑士很少。雷王星曾有一位国王有过骑士,那是一位谋略才学过人的王,当时他统治的雷王星很繁荣。……现在我们都说,有一位骑士是一种证明,他能证明你是一位优秀的领导者。”

 

“——你觉得我会有一个骑士吗?”小皇子看着仆人的眼睛,似乎很兴奋。

 

仆人回答:“当然,三皇子殿下,我百分百相信你。”

 

“别装了,你明知道我想离开这里这里,”小皇子说,“我觉得他们像傻子。”

 

更具体的、更深层的原因他说不不出,但他很快找到了一个例子:“……骑士守则是有要求诚实的,对吧?……既然所有人都认为骑士是诚实的,那完全可以指着某个星球的国王或者某个有钱的家伙说,你是我的王——反正别人也看不到什么星星。”

 

“……不管怎么说,他们确实很受人尊敬。还没有人会拒绝一位骑士想要追随他的请求。”

 

“——我想要一个头巾。我之前就想要一个头巾。正中要有一个星星,黄色的,大概这么大。”雷狮突然说,“这周就要给我。”

 

“……记下了。殿下,我提醒你一下,你要是戴着它被陛下看到了的话,他会责怪你。”当然,还有我。

 

“目前我还不会戴上它,”他说,“等我真正做好了准备、到了离开的那一天,我会一直戴着它。”

 

这是三皇子对他这么说的第十四次。这位殿下似乎认定他不会跟国王说,他也肯定要是自己说了皇子会搞死他,所以现在就全当听不见这句话。

 

毕竟这位小皇子殿下,都只是在口头上说说而已,没有实际的行动。

 

仆人帮忙把灯关掉。小皇子舒舒服服地躺在被窝里,打了个哈欠。

 

还是个需要人服侍的孩子。仆人心想,他把门关上,将有关皇子的想法抛到了脑后,然后开始想着自己住在皇宫外的妻子。

 

……

 

在一片黑暗中,一双紫色的眼睛突然睁开了,眼睛的主人从床上离开,动作轻巧得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

 

一个声音说:

 

“你可以把眼睛睁开了。”

 

安迷修把眼睛睁开。站在他面前的评选员是个五十岁上下的中年男人,身材有点臃肿,脸上有胡子和皱纹。中年人朝年轻人点了点头,示意他看向周围。

 

“好了,去找你的朋友玩吧,”中年人说,“然后骄傲地给他们看花环和星星。希望明年你能做得更好。”

 

评选员说完便走去大人们聚集着聊天喝酒的地方。安迷修站在原地的高台上,他感到自己头上的花环戴着不舒服,于是伸手扶了扶,花环也跟着歪斜到了一边。

 

有一个比他更小的孩子来到台上,拉起他的手,很兴奋地说着什么,然后更多的人走了上来,都是小孩子,他们开始围着他跳舞,演奏乐器的其中一个孩子的母亲。

 

——是明亮的夜晚。在不断移动着舞蹈的人群中,安迷修看到他的师父站在台下,远远地、似乎是和他的眼睛对上了,年长的女性露出一个柔和的笑容。

 

他们两个人在回家的途上,派对已经结束了。

 

“安迷修,你今天很棒。”她说,“……你一定会成为一个很好的骑士。”

 

“我会做个好骑士。”安迷修高兴地说,他很高兴师父为他感到自豪,“……然后……然后……我会保护好师父,绝对不让任何人伤到你。”

 

安迷修指的是师父头上的那条疤。他师父身上的伤其实不止这一处,只是其他的师父没有给他看。这些伤都是之前她在外面的时候造成的,跟着她的那位王。

 

师父摸了摸安迷修的头:“说不定,过几年你就又想出去了。那时候……我想想,是的,你也快成年了。”

 

“我的想法不会变的。”安迷修说,“要是我不在的话,谁该照顾你呀,师父?你老是记不住钥匙和钱放在哪里。”

 

“……你应该去找自己的王。你见到他的时候,你就能明白……为什么大家都想要追随自己的那颗星星。”他的师父这么跟他说,似乎是有些怀念。

 

安迷修没有真正把话听进去。他当然想要一位王,没错,所有人都想要。——可是一个不认识的人——据说是会让你想要追随一生的人,真的会有眼前的人重要吗?她是他的师父,也像他的母亲。他怎么都没办法想象扔下她一个人在这里,然后跑去别的地方寻找自己的王,并且一去就得要二十年以上才能回来。他不会离开这里。他不会和别人一样。

 

“你要是饿的话,回去我可以给你煮一份派。”师父说。

 

安迷修看着她,点点头。他已经长得和师父差不多高了,一年后、或者几个月以后,他会长得比师父还要高。

 

邻居向他们两个招呼,他们快到家了。他们回到家,感到有一种其乐融融的、满足的气氛蔓延开来。

 

***

 

雷王星的统治者满脸怒容。

 

雷狮毫不客气地回瞪他。

 

侍卫们刚刚被雷狮言语恐吓了一番。他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听谁的话,于是保持着沉默站在原地。

 

“你看一下你的二哥,”雷王说,“他在二十岁的时候就已经结婚了。”

 

“还有你的大哥。他和一位公主有约。”

 

“我看不出来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是兄弟里面最小的。太子的位置我早有了打算,你的二哥也想好要辅佐你的大哥,他们都遵从了我的安排。——你再看看你吧。来到宴会的客人都有一定的身份,有人欣赏你,这是好的,因为你是个不学无术整天逃课的人,然而你却听着别人喊你名字,直接在她面前跑了。”

 

“你应该知道自己举办的宴会有多无聊,”雷狮说,“对,我觉得无聊。我完全待不下去。”

 

“你觉得自己还小吗?三皇子,你已经快要成年了。”雷王说,“迟早有一天你会明白自己当年有多愚蠢。”

 

雷王的语气很笃定,雷狮有点被他的父亲给激怒了,嘴角反而出现了一个上扬的弧度。

 

他很大声地说:

 

“是,陛下——我会明白的。”

 

一等到成年,他会离开这里,比原先的计划晚上差不多半年。这是一个挑衅,危险系数会比原先的高。

 

***

 

昨天是安迷修的第十八个生日。

 

大多数人都是早上庆祝生日、余下的时间整理行李,跟家人朋友告别,把想做的事都做一下,然后便是离开了。他们会选一艘飞船离开(很小,长得都差不多,只有三种类型可以挑),有经验的人会告诉他们出去后不远的地方,有个绿色的小星球,你要是一时不知道该做什么,可以去那里看看。这样就可以边帮助有需要的人(通俗点说,做任务赚钱),边寻找自己的王了。

 

上飞行器之前再念一遍骑士宣言,跟亲朋好友最后一次告别,在胸口比划一个星星。

 

没了,就这些。然后就可以走了。

 

也有人选在过完生日的第二天走,最迟是第二天的十二点之前。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选择留在这里。自然地,也没有人知道后果会是什么。

 

成年了,成年了就要离开,离开就要穿上更接近外界的衣服。安迷修一眼看中了白衬衫和黑色长裤,还有双红色的运动鞋,一条领带。他大致看了下,感觉尺寸差不多,没试穿就把衣服买了下来。

 

这是他唯一喜欢成年的地方。安迷修把洗好的衣服拿出来看,对自己的品位感到相当满意。

 

老实说,他现在还有些忐忑,不知道自己这样留下来会造成什么影响,但距离自己的生日已经过去整整一天了,现在也是第二天的三点多,已经超过了其他人停留在这里的最长时间。

 

昨天师父还想把他送上飞船。他把师父拉到一边,低声告诉师父他要留在这里。师父还以为他在开玩笑,就和上次一样。后来她明白安迷修确实不打算走——一直都很懂事听话的孩子、听着外面世界的故事的孩子、心底渴望为自己的王披荆斩棘的孩子、他要为了自己而留下。

 

……她看着安迷修,心想……他是一位真正的、最后的骑士。

 

于是安迷修的师父回给骑士一个坚定的表情,示意骑士跟着她走。

 

他们回到家里,日子还是照常过下去。安迷修开始更多地帮忙做一些事情,也帮忙训练新来的孩子,就像他之前承诺的一样。这样的日子只持续了一星期。

 

一星期之后,一位自称是神使的人来到了骑士星,说他们其中一个人违反了星球的规定,按照原先定好的,他说,他会把骑士星给毁灭掉。这是例行公事,不带任何私人感情。

 

……

 

一艘很小的飞船停在了绿色的土地上。

 

安迷修把燃料加满,跟熟识的老人聊了几句,又跟老人养的怪物打了个招呼。

 

安迷修突然想起来,自己好像是有个王的。他的星星。按照师父一直以来的愿望,他应该去找他。……他在这里逗留得没有目的,也确实应该去找这个人了。

 

飞船行驶在宇宙当中,安迷修独自在飞船里。

 

他还记得自己的生日,记得星球毁灭的样子,记得朋友和师父。

 

……他想,在生日那天,他失去了自己的家,从此游离在外,居无定所。

 

***

 

为了庆祝三皇子的第十八个生日,王宫里正举行着派对。

 

雷狮在人群里面,眼睛看向周围。没有几个人注意他,反倒是看着他的父亲。

 

他想,这就是时候了。

 

——他很兴奋。他筹备已久,终于等来了这一天。宾客的飞行器都聚集在外面,他拜托仆人准备的飞船也跟客人的混在一起。飞船暂时还是很小的一个,是他构想的羚角号里逃生用的,但是他不可能一时动用那么多资金,能做出来已经是尽力了。过段时间,等他逃出去以后,他会让人给他做一个更大的、更完善的飞船,然后每个人都会知道这是羚角号,是雷狮海盗团的飞船。

 

兴奋和冷静照理来说是不能共存的。可他确实很冷静地在按照计划行动着,有人随口问起他要去哪,他也自然地给了一个错误的回复。

 

雷狮和卡米尔汇合。这是他的堂弟,他们信任彼此,相信对方可以为了自己赴死。

 

“我们先把东西搬一下,尽量搬轻点的又值钱的,搬个两三趟就行了。雷王差不多也会注意到我们,碍于有客人在,他不敢搞大动作,只会派人来找我们。然后我们赶紧离开这里。”雷狮说,“现在是五点二十七分,我们得在六点前离开。”

 

他们拿的是客人给雷狮送的生日礼物,搬了几趟勉强拿了四分之一。最后一趟的时候,雷狮把一箱很轻的东西拿在手里,再从里面翻出一条头巾给自己戴上。

 

“走吧,”他大笑着说,“我听到雷王在喊人了。”

 

……

 

“他们好像没预料到我们会现在走。……不过聚集得倒是挺快。”卡米尔说。

 

“那是因为我跟那个仆人说我七点离开,”雷狮哼了一声,“他知道我所有事。飞船、衣服和计划他都有在帮忙,还帮我在雷王面前撒过好几次谎。”

 

“他肯定以为我相当信任他,所以才放心地告诉士兵到七点再有行动,想要正好把我堵在门口,”雷狮说,“——结果到头来,他还是陛下的走狗。”

 

有关仆人的话题到这里就结束了。他们都没有兴趣继续讨论这个话题。

 

他们开始讨论新生。大部分时候都是雷狮在讲,卡米尔安静地听着;但每次卡米尔有什么想说的,雷狮都会立刻停下来听他讲,并且对他讲的内容提出疑问或是表示赞同。他们畅谈未来,设想未来的雷狮海盗团是宇宙第一的、让人闻风丧胆的团体,当人们看到羚角号,第一时间的反应会是跑;设想要在新的羚角号里面放一件这个星球的珍珠、那个星球的雕像、面具和植物;设想他们并肩战斗,大战过后两个人站在敌人的尸体上,然后流露出一种默契;设想……

 

雷狮海盗团的雷狮和卡米尔。他们即将随心所欲地、毫无拘束地在宇宙中漂泊。

 

他们都穿着新衣服,卡米尔在掌控小飞船的行驶轨迹。

 

雷狮把自由握在手里,心想,这就是我的家。

 

***

 

他们是在凹凸大厅里碰面的。雷狮和团员领完元力技能,正往外走,突然就听到背后有人在大喊殿下,边喊边拖着两把剑跑过来。其他参赛者都看向雷狮,眼神意味不明。雷狮被他们眼神弄得心烦,以为不知道什么原因,自己的身份暴露了。

 

那个人在他面前站定,然后自作主张地介绍自己,说自己是最后的骑士安迷修,殿下,我是你的骑士,让我助你一臂之力吧。

 

他当然拒绝了他。他根本就不认识这个叫安迷修的人,没理由接受他。

 

雷狮问安迷修是不是认错了人,他是一个海盗,不是什么殿下。

 

他看到安迷修露出一个有点疑惑的表情,伸手指着他头顶上方的空气。

 

骑士说:“我没搞错。殿下,确实是你。你头顶上有颗棕色的星星。”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最后一段是自己那篇雷安里直接复制过来的(…… 顺便一提那篇是刀

求你看一眼我家皇骑!!我写东西从来都是一发完,只有这篇皇骑和猫雷有后续(前传?)!!!

我爱我流皇骑雷安(颤巍巍地比心)

评论(11)
热度(80)
©九曲十八弯成为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