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九曲十八弯成为咸鱼

【雷安】有些看起来很给的人别人都以为他是直的,但其实他们确实是给

一个现代校园趴,雷安双箭头。es梗,knp雷和udp安,不过只在后半部分提到_(:3」∠)_没有玩过es的人大概会看不懂(……)看题目就知道会欧欧西(:3」∠)_
是糖,放心食用_(:3」∠)_

 

========

 

他们都说,雷狮这个人,身上大概是有一点浪漫因子的。

 

不。他完全是被逼的。雷狮会说。你知道安迷修吗?就是那个年级第五,成绩排我后面的那个——他是个傻子。

 

雷狮尝试过明了暗示他(喜欢你就要和你对着干),尝试过走温情路线(故意搞一些小动作让别人尖叫着喊在一起),但安迷修好像都无动于衷,一点都没有察觉到雷狮的意图。最后一学期下来,他们还是普通的同学关系。

 

高二开始的时候,他俩还是一个班的,是文科班里面少数的几个男同学。几星期过后,老师说要按座位分小组,每组做ppt搞演讲。

 

他们组里有五个人,三个人得上台演讲。正好除了雷狮以外还有两位学习上的大佬,平时老师总点名让她们两个起来发言,剩下的是个不爱说话的女生,还有就是安迷修。

 

安迷修自告奋勇:“我来负责做ppt吧。既然你们都决定好上讲台了,作为同组的成员,我也该尽自己的一份力。”

 

“那交给你了。我感觉你还是挺靠谱的。”一个人笑嘻嘻地说。

 

“我们组是下周二讲,你到时候注意一下,星期一晚上才做完也没关系。”另一个人说。

 

有一会儿,他看起来挺高兴。接着他想到了什么;表情突然变得犹豫起来。他转过身去,似乎是想跟她们对话。两个姑娘都没有注意到他欲言又止的模样,有说有笑地一起去了饮水机打水。

 

安迷修看一眼后面,那个不爱说话的女生在睡觉。这时他才很慢地再次转过身来,然后面对他的同桌。

 

雷狮正目光灼灼地看着他。

 

“我有个问题,”安迷修的语气听起来不太好意思,“……我做完了ppt该怎么发给你们?”

 

“微信?不过我暂时还没想好要讲什么。”

 

“对,微信……可我没有你的微信。”

 

“就这点事?安迷修,你把手机拿过来一下,我给你扫下我微信的二维码。”

 

安迷修拿着手机凑近雷狮,成功地添加了好友。有一点他没有告诉雷狮:他的微信好友只有十个不到,三个是家里的人,两个是隔壁班玩得要好的朋友,一个初中时候的朋友,一个外校的,雷狮是他第一个加的高中同班同学。

 

雷狮此刻还没有意识到这点。他满意地看看微信通讯录里多出的人,然后给安迷修加了个备注。

 

当然,如果仅仅是从这件事来看的话,别人还不会说雷狮身上有浪漫因子。

 

是雷狮后来做的事让他们这样认为的。

 

***

 

这周的英语作业是周报的B2B3版加一篇作文。作文是周六的时候老师突然想起来加的,她把题目发到班群里,还说要收上来改,群里顿时哀声一片。

 

现在是星期一的早上,雷狮罕见地看到安迷修在赶作业。

 

他自己还剩点地理的预习没写,拿答案抄完一页填空就行了。

 

他看到安迷修在奋笔疾书,忍不住想去调侃对方几句。

 

“安迷修,你居然也会早上过来赶作业?——我猜一下。是熬夜打游戏打过头了吗?”

 

安迷修咬了下笔盖,似乎是在思考下一句写什么。他想到了,又继续开始写:“不是,我不熬夜。黑板上布置的英语作业没说要写作文,我刚刚才知道要写。”

 

“你没看班群吗?”

 

安迷修写字的动作停了一下。

 

“我没加班群,”他说话的语气与平常相比,似乎没有特别不同的地方,反而是变得更加温和了,“只有以前没分班之前的。……新的班群一直没有人通知过我。”

 

雷狮不知道安迷修说这话时是怎么想的。他想问安迷修,你不会问人吗?就是这时他才意识到——安迷修可能,大概,根本就没有主动加过别人的微信。他再想起来,记起有一次安迷修有事请假,老师问起安迷修去哪了的时候,全班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安迷修去做什么了、也没有一个人知道安迷修的电话号码。后来班主任把情况告诉了任课老师,这件事才结束了。他记得自己当时好像困得不行,趁同学讨论安迷修去向的时候,正闭眼睛趴桌上补觉(反正安迷修不可能出事),对这件事也没有多想。

 

啧啧啧,安迷修不会是个网络社恐吧?或者说他沉迷学习懒得看手机?不管怎么说,这不好。雷狮往旁边看了看,安迷修还在专心致志地赶作文,看起来快写完了。

 

他看着安迷修此刻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心想,他得帮帮他。

 

但他绝不会告诉安迷修。

 

***

 

雷狮发了一条信息到朋友圈。信息设置了不给安迷修看,内容是这样的:

 

「雷狮:我列表里面xx学校的看过来一下。麻烦加下这个人,这个表情包头像的人是安迷修,他好像有某种心理阴影不敢主动加人,只能是别人去加他。他列里的同学贼少,各位麻烦加爆他👌👌👌
[截图][截图][看到没?这是雷狮的人.jpg]」

 

「哦对,加他好友的人把成功添加的截图小窗发我一下,我给你发五块红包。👌」

 

「补充。谁敢告诉安迷修,被我知道你就完了。👊👀👋」

 

雷狮确认信息已经发出去了,这才退出了朋友圈的界面。然后他点开班群,把安迷修拉进了群里。

 

做完这些之后,他关掉微信,对自己做的事感到相当满意。

 

……

 

五六个小时过后,雷狮发的那条信息下面出现了很多赞和一堆人的评论:

 

「同学A:雷总666」

 

「同学B:谢谢雷总红包!👍」

 

「佩利:啊?老大脱团了???👋👋👋当初不是说好谁先脱团谁是狗的吗???」

 

「同学C:可能这就是大佬吧 好奇雷总这次一共发了多少……」

 

「卡米尔:已经加了。大哥,你的红包我没收,之后它会自动退回的。」

 

「同学D:社会,社会」

 

……

 

「同学?:提前祝9999999」

 

……

 

第二天的时候,安迷修跟雷狮提起来,昨晚莫名其妙地有好多同学过来加他,他微信里一下子就突然多了五六十个人。

 

雷狮刚刚被老师叫过去谈话——大抵是关于安迷修的事,他义正辞严地告诉老师那是男生之间的友谊,老师,你才是思想有问题的那个。他把老师哄得一愣一愣的,怀着轻松愉快的心情回了教室,然后便听到安迷修跟他说起这件事。

 

“——我趁还没上课赶紧睡个三分钟,别吵。”

 

“好吧,”安迷修说,“……谢谢你把我拉进班群。”

 

他没再说话了。雷狮闭着眼睛趴在桌上,似乎是睡着了。

 

***

 

在安迷修没有加他之前,雷狮一直以为安迷修是这样的人:

 

不喜欢发表情包,或者发表情也是那种老年人经常用的表情包,平时小窗和朋友圈里都充满了积极、严肃、正直的祖国好青年气息,跟人对话会让人觉得很尬……总之,都不是什么好的联想。

 

然而,事实上就是,真实情况和他想象的恰恰相反。

 

是好的方面。

 

……安迷修比想象的要可爱多了。

 

雷狮在翻安迷修之前发过的朋友圈。他边看边想笑,室友听到他的笑声,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

 

「安迷修:下周一定要剪头发
[扶额.jpg] 
20XX年10月2日 18:12」

 

「安迷修:这周一定要剪头发
[捂心口.jpg] 
20XX年10月9日 18:36」

 

「安迷修:终于剪了头发……之前差点被热死。👋
[假装有一个很帅的配图.jpg]
20XX年10月14日 17:25」

 

「安迷修:为什么我们还没有放假?隔壁○○区已经全天停课了。
[我活得好悲伤,在雨中拉肖邦.jpg]
[台风?停课?醒醒,不存在的.jpg]
[天台.jpg]
20XX年10月25日 07:10」

 

……

 

「安迷修:这个游戏画面还挺好看的。名字是XXX,我觉得猫头鹰和鸭子是所有鸟里面最可爱的。:3
[截图][截图][截图]
20XX年11月10日 15:06」

 

「安迷修:这是XXX。羊这种生物,真的,太可爱了……毛茸茸的。
可惜游戏里面不能给羊改名。👀
[截图][截图]
20XX年11月15日 18:21」

 

有一条信息引起了雷狮的注意。从日期来看是上星期发的:

 

「安迷修:想想自己当初等国服,一直等到暑假结束了都没等到,还在微博上给催国服的人点赞。
现在都已经签到500天了,还没有弃坑。玩得还真够久的😳
[截图]
20XX年11月18日 18:10」

 

出于某种原因,可能是安迷修忘了或者是故意的,截图和信息里面都没有说游戏的名字是什么。

 

雷狮看着截图里面的“累计登陆500天”。什么游戏这么大魅力?他起了好奇心,把截图放大来看,想从某个角落里找到游戏名字。

 

他没有找到。本能告诉他安迷修可能是故意截图截一半的、下半有名字的部分被裁剪了。说不定这个游戏是个羞耻的○情游戏,雷狮充满恶意地想,骑士大人为了维护自己形象不敢告诉别人名字,同时却试图隐晦地找到同好。

 

截图上有两个人,一个戴着眼镜,一个穿着白大褂,后者看起来像是位医生。Q版的两个人中间是一块黑板。

 

足够了,雷狮想,靠这个他就能找出游戏的名字。

 

***

 

几星期过后,安迷修正在自己宿舍的床上,翻着l○○ter找粮吃。

 

他退出软件,打算去肝会儿游戏,正好看到微信图标上出现了一条红色的消息提示。

 

他点开来看,发消息的人是雷狮。

 

「雷狮:你看这期日服新卡了吗,奶次箱活,全员帅出新高度」

 

「安迷修:???」

 

「安迷修:[停一下.jpg]」

 

「安迷修:???雷狮你玩es???」

 

「雷狮:我视奸了你朋友圈,然后我入坑了。」

 

「雷狮:开始看到游戏名字叫偶○梦○祭的时候,我的内心是拒绝的,这名字看起来太傻逼了,我进游戏十分钟之后绝对会卸载」

 

「雷狮:……其实还挺好玩的,我现在100级了👈」

 

「雷狮:你要司糖的吧唧吗?我买了一盒,本来打算捆给别人的,这款的司糖我已经有了」

 

「安迷修:这个」

 

「安迷修:欢迎入坑?」

 

「安迷修:奶次国服人气很高,先心疼一下你的钱包和头发」

 

「雷狮:你不也是knp吗?」

 

「雷狮:[今天我们都是奶次的提款机.jpg]」

 

「安迷修:……其实」

 

「安迷修:[emmmm.jpg]」

 

「安迷修:我是udp」

 

「安迷修:[ud!ud!转校生哭泣着打call.jpg]」

 

「雷狮:等等」

 

「雷狮:卧槽」

 

「雷狮:你居然不是knp????」

 

「雷狮:你不是喜欢骑士吗」

 

「雷狮:[阿多黑人问号.jpg]」

 

「安迷修:对啊」

 

「安迷修:所以我才喜欢undead」

 

「雷狮:我是不是记错了什么 ud不是那个一身黑 暗夜魔物 学校里最过激背德的那个团吗」

 

「雷狮:[看不透.jpg]」

 

「雷狮:我以为你肯定不会厨这种类型的团」

 

「安迷修:我初始选了泉总」

 

「安迷修:[你懂我意思吧?.jpg]」

 

「雷狮:👌我懂 你别说了」

 

「雷狮:不过,我感觉现在活动剧情里面的泉总对转校生还挺好的」

 

「安迷修:雷狮」

 

「雷狮:[乖巧地吃手手.jpg]」

 

「安迷修:你喜欢奶次就喜欢奶次,不要试图干预我👈」

 

「安迷修:我是坚定的不死p」

 

「安迷修:[ud有那么好.jpg]」

 

「雷狮:[挠头.jpg]」

 

「雷狮:[看不透.jpg]」

 

「雷狮:[萌新三连.jpg]」

 

「安迷修:[emmmm.jpg]」

 

「安迷修:……我给你讲讲吧」

 

「安迷修:老零一直帮助了主角团很多,对朋友和团员也相当好」

 

「安迷修:比如说之前的一次海滩活动和摇滚那期活动」

 

「安迷修:汪口虽然是个傲娇,但他其实也是个很好的人」

 

「安迷修:他帮忙训练别的团里的人,还待人忠诚,一直陪伴在队长身边没有离开」

 

「安迷修:[朔间前辈世界第一帅气.jpg]」

 

「安迷修:阿多也是,经常喊你多吃肉长身体,关心爱护小动物和弱小的事物,我喜爱并且尊敬他的这种行为」

 

「雷狮:……那薰哥呢 你别说你喜欢这种到处撩妹的人」

 

「安迷修:你看了之前返礼的剧情吗?薰哥对感情是很认真的」

 

「安迷修:再说,你看看日服5X期、XX期和XX期活动的薰哥卡面」

 

「安迷修:能笑得这么纯真善良的人,绝对不会是个坏人」

 

「安迷修:[是什么蒙蔽了我的双眼:不死.jpg]」

 

「安迷修:[这个团是吃可爱长大的吧(暴风哭泣).jpg]」

 

「雷狮:[涉涉发抖.jpg]」

 

「雷狮:[无话可说.jpg]」

 

「雷狮:你本命谁啊」

 

「安迷修:狗狗👈」

 

「雷狮:[大家好我的名字是外星人.jpg]」

 

「安迷修:你首推leo?不知道为什么不怎么觉得意外呢」

 

「安迷修:[把你记在小本本里.jpg]」

 

「雷狮:[gay里gay气的,先掐死再说.jpg]」

 

「安迷修:???不是 我就记一下,以后去漫展可以买点东西送你」

 

「安迷修:毕竟好不容易碰到一个es同好」

 

「安迷修:[委屈.jpg]」

 

「雷狮:[抱住舌吻.jpg]」

 

「安迷修:[停一下.jpg]」

 

「安迷修:我去打活动了👋」

 

「安迷修:晚上有时间再聊」

 

「雷狮:👌」

 

「雷狮:[似乎达成了共识.jpg]」

 

……

 

安迷修把手机放在一边,躺在床上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等他的呼吸恢复了平缓,他才继续拿起手机玩了起来。

 

在隔壁宿舍的雷狮也把手机扔到一边,急急忙忙地跑去厕所小解。

 

***

 

这一期的特殊装扮招募是海贼船。

 

预览的效果图是海贼船内的样子。墙的正中是一扇大窗,透过窗能看到海,旁边还有两扇同样风格的窗户。房间的中间是甜品台——也是海贼风格的,上面有映着骷髅头的黑色船帆。

 

装扮总共有十三件,安迷修抽了180连,现在只抽到了其中的十一件。

 

他剩余的钻已经是一开头的三位数了,还不够一次10连。

 

这是安迷修没有预料到的。好吧,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个亚洲人,其他角色的池五他加起来只有三张,汪口的倒是都齐了,第一次抽到的五星就是普五狗,后面活动20连出了野餐狗。虽然他平时比较咸鱼(开服玩到现在连三百级都没到),但凡是有汪口排五的活动他都肝了、ud活动也尽量打了,所以现在汪口是全卡册的。

 

说到底,他之前没抽过装扮,而且不太相信自己这么非——

 

“你抽装扮了吗?我感觉我这次运气还挺好的,60连就抽齐了。”

 

雷狮径直走进宿舍,就好像这里就是他原本的住的地方,但他其实是对门的那间,安迷修是6X1,雷狮是6X3。

 

他很熟练地坐到了安迷修床上:“我看一下?”

 

安迷修没有把手机拿过去一点给雷狮看的意思,于是雷狮自己凑了过去。

 

雷狮忍笑:“安迷修,我还以为你是那种喜欢攒钻的人……没想到你只剩146钻,这么惨的吗?”

 

安迷修表情冷漠:“刚刚抽装扮抽了180连,还差两件才齐。”

 

“你这钻数还能抽两次,我来把它抽完吧?”

 

“等下,不,我要攒10连——”

 

安迷修试图从雷狮手里夺回手机。他没来得及阻止雷狮,雷狮点了采购,充满罪恶的货车缓缓打开了后备箱。

 

安迷修拿回了手机。

 

“怎么样?”雷狮问。

 

屏幕上有一个红色的“NEW!”,抽到的新装扮是他一直抽不到的墙纸。

 

安迷修激动地一拍大腿。

 

雷狮拍了回去。

 

后来安迷修让雷狮把剩下的一次也抽了,出来的是重复的装扮。但安迷修已经大大方方地让雷狮揽着自己、让他捏自己的脸了。

 

***

 

高二下学期的时候,他们已经成为了日常串门到对方宿舍和互摸大腿的关系。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海贼船长这样,安哥突然想抽齐肯定是有私心的x
突然结尾成就达成1/1👌
满足了自己的奇怪脑洞,写起来其实还挺爽的w不过开头憋了好久

评论(23)
热度(127)
©九曲十八弯成为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