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九曲十八弯成为咸鱼

【雷安】我会逃课怎么想都是你的错

校园au,很短的一篇,最近没梗写文(趴

是糖,放心食用_(:з)∠)_


==========


老实说,他不常干这种事。


安迷修细细想起来,发现这是自己第三次逃课。第一次和第二次都是上学期的事,他逃了音乐期末考试,因为考试的内容是唱歌。他对唱歌相当苦手——他趁家里没人的时候偷偷练习过,出来的结果惨不忍睹。他知道自己唱歌不好听,可是没想到自己五音不全,一首简单的情歌也能唱得跑调。于是他就逃了,在厕所里面躲了整整一节课。


他平时是不去跑操或者去上体育课的,但这两种情况和这次的不同。他不去跑操和体育课有正当理由、有医生证明、跟班主任请了假,就算只有自己一个在教室里也能坦坦荡荡地面对级长的质疑。但这次……


安迷修想起班主任跟他们讲:全部人都得去操场排练队形。他腿伤的手术去年暑假就做了,恢复得也还行,正常走路没有问题,就是不知道做多几次立正齐步走、第二天膝盖会不会发疼。他也可以选择站一边看着同学,只是他始终觉得没什么意义。


有这种时间,还不如复习一下明天要考的单词和看看书。


安迷修虽然有这种想法,但开始还是打算跟着大部队去操场。


直到……雷狮问起他,要不要一起逃课,去图书馆避难。


雷狮也是有合理借口不去练队形的。他一个月前不知道去干了什么,伤到了脚踝,现在好得七七八八了,但伤到的地方还得戴护具。他暂时还不能剧烈运动——跟安迷修的状况差不多,可要是真算起来,拉去参加运动会的入场式排练,肯定是可以的。


他们两个坐在图书馆里面。雷狮在安迷修对面右边一点的座位上,没有和安迷修面对面地坐着。这不是故意的,他俩都只是恰巧在同一张桌子的四把椅子里随便选了把坐上去,然后很不巧地就坐成了一条斜线。


图书馆里的人很少,大抵是因为现在是上课时间、虽然平时也没有多少人就是了。图书馆管理员一如既往地坐在电脑面前,这个角度他看不到他;他们斜后方坐着一个女老师,在边看书边做笔记;再加上他们两个。这就是目前图书馆里所有的人了。


安迷修借了本书来看。是侦探小说,他一直都很喜欢这类型的,亚森罗苹为主角的书他读了很多。


这本书是刚才的意外发现。他原本以为图书馆里有关这系列的书他都已经读过了。


雷狮在写作业,作业本上是摊开的答案。他的注意力好像没放在安迷修身上。


他们旁边是玻璃。玻璃上面有小朋友贴的圆形彩纸,彩纸上是写着英文的读书心得。在玻璃的外面,偶尔会有人经过这里,在图书馆里面的人隔着密密麻麻的彩纸,可以看到那个人胸口以上的部分。


安迷修看了一会儿书,再朝外看看,突然看到了某个熟悉的人影。


他有些坐立不安,压低声音去跟雷狮说话:“雷狮……我看到吴老师刚刚路过这里了。”


雷狮看他一眼:“怕什么,他这是给国际班的人上课去了吧?只有国际班的教室是在这一层楼的。”


安迷修听雷狮这么一说,看起来是松了一口气。幸好不是来抓他们的,也幸好刚刚老师走路没注意到他们,他才能及时把目光收回去。


他确实是无心读书了,手机也懒得拿出来玩。他始终是感到不安的,于是便想跟人聊一下,试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眼下只有把他拐着一起逃课的雷狮能跟他聊天。安迷修低头去看雷狮在在写的东西,是历史。雷狮正在写第五课的预习。


安迷修问他:“历史老师不是之前就让我们做了吗?”


“是。但他之前没说要交上去,我就没写。今天历史课下了的时候,老师跟我说明天要收上去,他说他想看一下。”


“……你还是他的科代表。”


“对啊,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当上的,可能他是看我成绩好吧。”雷狮作出一个表情,“我把历史作业写黑板上了,自己却一个字都没写。”


“反正都是抄的。再说,我不管做不做这个作业,历史都能考进前五。”


雷狮说的是实话。他在历史这方面有一种天赋,平均六十分他能考八十以上,考过的八次大考有三次是班里第一,一次是年级第一,剩下的成绩也在那几次考试中排得很靠前。


安迷修一直很好奇他怎么学历史学得那么好。他是努力型的,费劲力气才能取得好成绩。相反地,雷狮似乎总是一副悠闲的样子。


当然了,不包括现在。


“你要补到第几课?”


“十五。……还剩八课才写完。”


他继续写了一阵,似乎是写得有些烦了,便从兜里把手机拿了出来,再从另一边兜里拿出了耳机。


雷狮继续补作业。安迷修翻了几页书,还是有些心神不定。


他忍不住再次跟雷狮搭话:“我还是感觉我们逃课不太好。”


雷狮边写边说:“最后一节课过了快十分钟了。你都已经过来了,安迷修,就别想着再回去了。”


“是这样——万一班主任在操场没见到我们、然后问起我们去哪了怎么办?”


“说不定班主任根本没发现我们溜了。……我想想,要不你就跟老师说,我们去医务室了,开始没找到路,在学校里瞎逛了好几圈,去完回来差不多就已经下课了。”


“可我们根本没去医务室。”安迷修说。


“班主任挺好说话的。你在她面前说自己哪里疼就行,我们班那谁光是肚子疼就逃了四节体育课。”


他说话时俨然是一副大师的摸样,看起来非常安定自在,一点都没觉得自己说的话有什么不妥。雷狮在应付老师这方面相当熟练,但安迷修和他是完全不同的。


安迷修为难地说:“可我不会撒谎。老师肯定一眼就能看出来我没在说实话。……雷狮,我不能撒谎。”


雷狮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起先并没有什么反应,还是低头写着作业。


安迷修以为雷狮懒得理他,只是安静地看着雷狮。


过了二十几秒,雷狮写完了第十三课的内容,这才不紧不慢地把耳机取下来,又把耳机的线都给揣回兜里。安迷修不知道他这番突然的动作是想干什么。雷狮然后转了一圈手里拿着的笔——现在变成笔尖对着自己的手心了。他坐直身体,伸长手,用笔敲了敲安迷修的额头。


“要是老师真的问起来,”雷狮眼含笑意,“你就说,是我把你带坏了。”


……


他们原定一起回去的时间是五点三十,刚好是最后一节课下课的时间。


最后他们一直等到了图书馆闭馆前的五分钟,这才一起离开了。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写这篇只是想写结尾……x

年轻人搞暧昧真好啊嘿嘿嘿(

评论(4)
热度(105)
©九曲十八弯成为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