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九曲十八弯成为咸鱼

【雷安】Born to Fly

凹凸大赛背景,含大量私设,皇骑梗

这是一个不是幼驯染and到了比赛才见面的皇骑雷安,ooc注意(……)

补充一句,有两小段写了瑞金

顺便安利一首歌→Shawn McDonald的Firefly


=========


“喂、我说,那个人绝对是脑子有问题吧?”


佩利指指身后。在离海盗团五六米远的地方,有一个人很奇怪地躲在大树后面,看上去是想接近他们又不敢向前,脸上表情却没有丝毫在害怕的意思。那个人是棕色头发的,有一对绿眼睛,穿着看上去非常简洁轻便。


“而你呢,已经被这个脑子有问题的傻子打败五次了,还是在人家手下留情的情况下。”帕洛斯说。


“他现在不是怕了我吗!”


“那是因为他在嫌你烦。”


“他的实力不弱。要不是跟着我们耽误了时间,积分肯定会比现在高得多。”卡米尔说,“现在他的目的不明,看起来也不像是暗自策划什么的样子,也没有对独自挑战他的佩利下手。……可能真是像他所说的那样、他只是想找人组队。”


雷狮对安迷修感到不爽。


是很不爽——先不说这家伙一直在跟着他们,普通的威吓根本赶不走他,他还时不时溜走去干别的事,完事了又回来跟着。别的事,雷狮去找人跟踪过安迷修,发现安迷修竟然在救人。他自称自己是最后的骑士,对女性参赛者说乐意效忠于她们,又说可惜自己已经有了侍奉的对象。他每次离开后回来,总能够找到他们海盗团,雷狮有点怀疑安迷修在用某种手段监视他们。


雷狮想到他和安迷修刚见面的情景,愈发觉得这个人就是个傻子。


他们是在凹凸大厅里碰面的。雷狮和团员领完元力技能,正往外走,突然就听到背后有人在大喊殿下,边喊边拖着两把剑跑过来。其他参赛者都看向雷狮,眼神意味不明。雷狮被他们眼神弄得心烦,以为不知道什么原因,自己的身份暴露了。


那个人在他面前站定,然后自作主张地介绍自己,说自己是最后的骑士安迷修,殿下,我是你的骑士,让我助你一臂之力吧。


他当然拒绝了他。他根本就不认识这个叫安迷修的人,没理由接受他。


雷狮问安迷修是不是认错了人,他是一个海盗,不是什么殿下。


他看到安迷修露出一个有点疑惑的表情,伸手指着他头顶上方的空气。


骑士说:“我没搞错。殿下,确实是你。你头顶上有颗棕色的星星。”


他这话说得很响亮,所有人都听到了他称呼雷狮为殿下。雷狮瞪他。安迷修被他瞪了,于是又问,那皇子殿下?雷狮殿下?……有人小声议论了起来,雷狮扛着刚到手的雷神之锤就想和他们打一顿,被裁判长丹尼尔拦了下来。


好,他暂时还打不过裁判长。但他把这批人的脸都给记住了,等他对元力武器熟悉了就可以收拾他们了。


雷狮深深地看了眼安迷修。安迷修毫无自觉地朝他笑了一下,点了下头,还匆忙地向他行了个礼。


“殿下,请注意一下,再往前走我们就要进入有魔物出没的区域了。”


果然是傻子吧——居然说什么他头上有颗棕色的星星。看他愿意做免费劳动力的份上,他先看看再说,要是实力太差直接杀掉好了。


反正他也不喜欢他。这个称呼方式实在让人觉得火大。


然后便是现在的情景了:海盗团和安迷修依旧是分开的,安迷修每天还是锲而不舍地、绝不改口地喊雷狮殿下,并且坚持说雷狮头上有颗星星。


***


曾经有过这样一个星球:


这个星球的居民很少,只有几千人生活在这里。孩子们从小就受到教导,大人教导他们作为一名骑士应该要有的行为准则和信念。每年节日他们都会选一个最优秀的小骑士出来,给他戴上花环,然后在他额头正中的地方画一个星星。


——我的师父是个强大又温柔的女性。正是由于她的教导,我才能成为现在的我,骑士,安迷修。


师父总跟我说,要是你足够好的话,你会有一位王。每个优秀的骑士都会有一位王,当你见到他的时候,你会看到他的头上有一颗和你发色相同的星星。你会找到他,那是因为你将会有一种心灵感应,只要你有想见到他的想法,再碰上一个特定的时机,你就能见到他。


我和所有同龄人一样抱有这种憧憬。但我爱我的师父,她正像我的家人,我的母亲,所以我不会和别人一样成年了就离开家乡去寻找自己的王。


至于我的那位素未谋面的王——师父所说的,那位会让你产生灵魂共鸣和归属感的陌生人,我想象她是一位可爱的、善良的女性,然后将这些星星般的渴望藏在心里很深的地方。


在我成年不久后,星球发生了变故。因此我才想起来要去找这个人。


安迷修最近一直在自我反省。


他反省自己是不是曾经做过什么错事、是不是哪里违背了骑士道,甚至连小时候做过了什么都从记忆里翻了出来。答案是没有,或者说他想不出来。他想起来自己小时候曾经赖床迟去了学校,这个应该不算伤天害理的事吧。


安迷修再次怀疑地看向前方。


雷狮走在前面,在离他头顶高一点的地方,有一颗不大的星星,颜色和骑士的发色并无不同。


……


没错啊,安迷修陷入纠结当中,那为什么他的王是这样一个人呢?


雷狮注意到安迷修在看他,也注意到安迷修和海盗团的距离相当近,于是叫佩利去把安迷修赶远一点。


***


经过了一段时间后,雷狮对安迷修稍微改观了一点,起码不会在安迷修离得稍微近一点就去驱赶他了,他们能勉强说上几句话,例如安迷修喊雷狮为雷狮殿下,雷狮又心情挺好的时候。


再说安迷修这个人,安迷修绝对是个好队友。他早已摸索了一套自己的本领,使用双剑也愈发熟练。海盗团本身是不接纳他的,他就帮忙着清小怪,最大的那只还是留给他们,有时还会提醒他们怪物要用什么攻击了、怪物哪里有破绽。战斗的时候绝不废话,动作干练利落,甚至有闲情在他们都休息了的时候,还去某些区域里打高级积分怪,现在排行榜上是第五名。


有一点,雷狮注意到,安迷修一直在救人。每次他突然消失了都是去帮别人,要不就是把人从怪物手里救下、从别的参赛者手里救下,要不就是花积分治疗别人。安迷修救过卡米尔,救过佩利,甚至把好好走着的帕洛斯推开了,说前面一步就是陷阱。帕洛斯这才把暗黑使者收回去,耸肩说自己知道。


不是这点的话,雷狮早就对安迷修下手了——安迷修很早以前给雷狮提过意见,说要帮忙探路,后来他们发现他不仅是在探路,还是在提醒附近的弱鸡参赛者离开。雷狮被激怒了,然而当他质问起安迷修的时候,安迷修诚恳地说自己确实在叫人离开;相应地,他会把这部分“损失”掉的积分转给海盗团,用他自己的积分来支付。


这不好。他们海盗的准则是横行霸道,看到好处就要抢,见到弱鸡就要踩的。


安迷修始终和他们格格不入。


雷狮想到这里,突然想起来安迷修好像从来没喊过他的名字——最接近的是雷狮殿下。他有点被哽住了。


***


正因为雷狮已经和安迷修相当熟了,熟到他们都要养成了一种默契、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的意思,所以他才要叫安迷修离开。


趁着海盗团其他人都不在的时候,雷狮把安迷修叫了过来。


这时候是晚上了,他们忙碌了一天,不久前才合力越级打败了一个高级积分怪。安迷修跟他们打完,也不管积分会不会分给他、会不会分配一点,急匆匆地就跑去帮助别的参赛者了。他忙完了来到休息区,看到雷狮给他发信息让他过来,于是连五分钟都没休息到就又急匆匆地跑了过来。


“我直说好了。”


安迷修有点紧张起来了。


“……我想要你离开。安迷修,反正你也不喜欢我,对吧?我看到你有几次来迟了、没能从我手里救下人时候的表情,你几次想要直接喊我名字,最后还是在后面加了殿下。我猜你在心里骂过我。”


安迷修不置可否,没有回话,只是看着雷狮。


“正好我也讨厌你,”雷狮说,“你的破骑士道在这个比赛里太碍眼了。”


“……殿下,请不要侮辱我的道义。”


“不,我是说真的。你到底为什么要跟着我?你讨厌我。安迷修,现在你跟着我,完全就是因为我头上有颗什么星星——听起来就像个傻逼——就因为这个星星,你就要跟定我一辈子了吗?”


“……可是我就是听这样的教育长大的……”


雷狮听他这么一说,感觉更气了:“你想要守护的人不是我,我也不需要你跟着。你应该去守护自己真正想要守护的对象,安迷修。”


“殿下……”


“闭嘴吧,”雷狮表情凶狠,“安迷修,要是你不滚的话,我就专门挑你之前救过的那些人下手。”


……


他的本义不是这样——至少不完全是。事实上,他才刚开始有点喜欢上安迷修了。但他想到骑士这么愚昧、这么死板,就联想到了自己,还有自己本来该有的命运。然后他便说到了气头上,威胁的话也放出来了,但大体上想表达的意思是一样的。


安迷修绿色的眼睛正落在雷狮身上,颜色很深,像一汪绿潭。


又过了一阵,安迷修开口:“……那我走了。去寻找自己真正想要守护的对象……既然你这么说了。”


“雷狮殿下,希望你不要后悔。”


安迷修走的时候再看一眼雷狮头上的星星。棕色的星星还是停在雷狮头顶上,它好像一直都在那里,没有任何变化发生过。


***


雷狮说那番话的时候,一半是在心痛安迷修脑子拐不过弯,一半是发自内心地想要安迷修这个正义人士脱离海盗团。


对,他的意思就是这样。安迷修实在是太碍事了。他是不会承认没有一个棕发绿眼的双剑骑士跟着他,他会感到有些不习惯的。


“老大!前面好像有一只小老鼠哎!我能过去把她杀了吗?”


“我跟你一起去。”雷狮说,“稍微有点手痒。卡米尔,帕洛斯,你们先走,我和佩利很快就追上来。”


卡米尔点头,帕洛斯无所谓地回了句“明白了老大”然后继续往前走。


佩利所说的小老鼠是个橙色头发的小姑娘,扎着马尾辫,看上去像是十六十七岁的样子。


他们才刚见到那姑娘,就看到有一个人跑了出来,然后挡在了那姑娘面前。


是安迷修。不知道为什么,雷狮没有感到特别意外。


安迷修拿着双剑,回头给姑娘一个笑容:“请放心,美丽的小姐,有我在的话,是绝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


佩利手里托着重力球,似乎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开始攻击。安迷修直视着狂犬,脸上尽是戒备的神情。


雷狮伸手把佩利挡着。


“他们的领头很强。”安迷修说,“但我会尽量拖住他们。小姐,要是你看到我实在撑不住了,请赶紧离开。”


雷狮觉得安迷修这样警惕的样子还挺新鲜。他以前没见过安迷修露出这样的表情——态度冷漠、神情戒备,就好像他们一直都是敌人,从来没有共事过。


他想到安迷修刚刚有意回避喊直接喊他,突然就产生了一个别的想法。


“……喂,后面那个,你想听下安迷修是怎么喊我的吗?”


姑娘于是问:“什么……你怎么喊他的?”


安迷修有点慌。他犹豫了一下:“他是……呃。他是雷狮,是我的殿下。”


“……你们是一伙的?”


安迷修心里难过得快哭出来了:“不是。……我是说,我们本来是一起的,但现在不是了。……总之,他很危险,但我不会让你受伤……”


“谁上周跟我们一块吃烤肉来着?我还特意叫裁判球多加了一个座位。那个人当然就是你了,安迷修。”


“……不是你让我离开的吗?雷狮——殿下,既然你要我走了,我就打定注意不想之前的事了。你现在提起来做什么?”


“大概是因为我看你不爽吧。”雷狮反唇相讥,“你这样护着的那些小姐小姑娘,说不定哪天就会过来捅你一刀。”


……


最后他们没有打起来,只是吵了好长一段时间,没吵出结果,倒是安迷修护着的小姑娘已经偷偷溜走了。


佩利委屈地说,老大,我提醒过你了,你还在聚精会神地跟安迷修吵架。


雷狮用手肘撞了撞佩利胸口。下次大声点。


他其实有注意到那姑娘逃跑了。但安迷修正和他争锋相对——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互相反驳对方、安迷修气得脸都红了,想说脏话却始终保持着礼仪喊他殿下。这实在是有趣极了。


下次再见面的时候,他会让安迷修气到直呼他的名字、或许用别的不好的说法来称呼他,然后比赛的第四和第五会久违地打上一架。他们本来就应该是这样。


雷狮想到这里,隐隐感到有些兴奋起来了。


***


凹凸大赛蕴含着无限的可能。


打着这样一个旗号,上头有谁突发奇想有了个新点子、想要对参赛者提奇怪的要求和奇怪的事,那也是完全有可能的。做下属的也不能对此提出反对意见,只能服从命令。


这次不知道是谁提的,总之在预赛结束的前几天,有一部分参赛者被下达了死命令。


他们必须对某个人说某句话,不然就会失去比赛资格。说之前不能透露出这是比赛要求做的事,说完了才能告诉对方。听起来没什么难的。毕竟想活命什么话说不出来?大多数人在得到指令的下一刻立刻就说了,毕竟有些人要说的相当简单,比如对裁判球说我想抱抱你,再比如对哪个认识的队友说声早上好。


雷狮看到第二的格瑞眼里感情变化得千回百转,冷着脸对他发小说“金,你是我最好的朋友”,然后看到他发小同时说“格瑞,我喜欢你很久了”的时候差点笑出声。发小说完很高兴地想去抱格瑞;格瑞没推开。接着发小说刚刚都是假的,是官方要他那么做的,我们还是一辈子的朋友,格瑞。


……


格瑞把发小从他身上扒下来,头也不回地走了。


雷狮笑着笑着想到自己要说的话。他笑不出来了,就想一个人去散散心。


这里更像是一处秘密的藏身之所,是官方地图上没有标出来的一个地方。雷狮偶然发现这里,就把位置给记住了,想着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派上用场了。没想到还真有用。


周围都是花,雷狮坐在它们之间,左手边是黄玫瑰,右手边是白色的雏菊。


他把自己前面一朵花的花瓣一个个拔下来,心里想着那句话:


「安迷修,做我的骑士吧。」


怎么别人的就那么简单呢?要是他根本不认识安迷修就好了,或者他们完全是敌对关系,然后他就可以放心大胆地跟安迷修说这句话了。那样的话安迷修肯定会只当他在胡说八道。


最主要的是,他不久前才喊过让安迷修滚。安迷修又会怎么看他?


——不过,为了活命,他肯定是会说的。没道理他要为了一个半路跑出来的参赛者牺牲自己。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他要再等等。等到天黑了,他就去找安迷修。


有脚步声传过来,走得很慢,像是不太认得路。


雷狮拿起放在一边的雷神之锤。


出现在雷狮视线面前的是安迷修。也不知道安迷修到底用的什么办法,居然在这么隐蔽的地方也能找到他。可能是他们那个星球的人天生就有的本领吧,还真是够方便的。


安迷修看到雷狮,几个跨步来到他面前。


“我一直在找你。”安迷修似乎是松了一口气。


雷狮刚想问他,你昨天不是才说要讨伐我吗,就听到安迷修继续说:


“我好像看到了……你会死。”


——什么鬼?雷狮以为自己听错了,但安迷修仍旧是一脸认真。


“其实我也不太确定。但总之不是好事。……我有一种预感……我头疼得厉害。而且,我能感觉到,你头上的那颗星星颜色变得非常浅。现在看来它的颜色确实变浅了。”


“我害怕那是因为你出事了,所以就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


雷狮从来都看不到安迷修说的星星,直到现在,他还是觉得关于星星的事很扯。他还不会死,不会是现在,他绝不会因为不对某个人说某句话就被淘汰。


他不满意安迷修低头看着自己,于是便站了起来。现在好多了。安迷修正微微抬起头看他。


雷狮还在思考他该怎么开口,安迷修又开口了。


“……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


“确实有一句话,”雷狮停顿一下,“你因为某个感觉就千辛万苦地过来找我,还真是对自己要讨伐的对象忠心耿耿啊?其他人都找不到这里。”


“——安迷修,做我的骑士吧。”


安迷修愣了一下。


“既然你这么说了,”他露出一个笑容,“我当然愿意做你的骑士,雷狮殿下。”


他看起来挺高兴,眼睛像在闪闪发光。他又继续说了什么;雷狮已经听不进去了。


不应该是这样。雷狮在心里呐喊——安迷修是个好人,太好的人了,他不应该跟着海盗团。他值得一个更好的君王——而不是追随一个四处流浪、与烧杀掠夺为伍的王。他甚至不是一位王,他早就不是了,他从来都不是,他是个海盗,他生来就是要干这一行的。他对逃亡的日子感到快乐,对需要孤注一掷的生死关头感到兴奋;他喜欢威胁人把奇珍异宝奉上,喜欢看别人因为恐惧发抖的样子;他爱随心所欲的生活——这些都是骑士不喜欢的。


你为什么要因为一颗破星星决定人生?你应该是要有选择的。你不应该被习俗给束缚。你可以假装那颗星星是黑色的,或是黄色的,然后忽略它。海盗和骑士不应该是在一起的,骑士对海盗的行径本来是应该要深恶痛绝的,他应当是自由的——他要有权利选择自己想要守护的对象,他想保护那些好人,那些老弱妇孺、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而不是心不甘情不愿地替海盗办事。他在海盗的身边,心里还在想着那些人——他对星星感到憎恶,为什么不去违背它?


我希望你是自由的。雷狮想。我希望我们是敌人。


安迷修说完了一堆看样子是高兴的话,就想单膝下跪正式地向雷狮效忠,然后开始念骑士宣言;雷狮赶紧打断了他的动作。


雷狮说:“……安迷修,你知道我刚刚的话不是真心的吧?今天早上官方下达了一个奇怪的命令。你可能在大厅有听到人提起这件事?……总之,刚刚的话是假的,是被逼的。”


沉默。


安迷修恢复了平时低沉的声音:“……我也告诉你一件事吧。”


“我对你说,愿意做你的骑士,也是指令要求说的。”


好啊。他还担心安迷修会不会误会什么,原来他们两个说的都不是真心话。雷狮美滋滋地想,突然想到刚才安迷修的表情。不过,刚刚安迷修看起来为什么那么高兴?


“……雷狮,你明白吗?我是个骑士。骑士是不说谎的。”


扑通,扑通。雷狮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他听到安迷修在说话:


“要是让我说有违事实的话、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说的——即使代价是死亡。”


“……所以,我刚刚的话也是实话。我确实想追随你。你告诉了我自由是什么;我本来是迷茫的,对星星的选择感到不解,直到最近才认可了它的选择。你曾让我离开去寻找自己真正想守护的人。我想明白了,我想追随的正是那样的你,不是一个规规矩矩的国王或者皇子。”


安迷修看着雷狮,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擦过眼角又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既然你要对我说的话已经说完了,”安迷修说,“雷狮,那我先走了。”


……他走之前再看眼星星。棕色的星星还在雷狮头顶上方。颜色很浅,但还是能够看得出来。


***


在淘汰赛到来的休息期间,雷狮找过安迷修去喝酒。


他喝醉了,迷迷糊糊地,神志不清,根本走不动路。安迷修只陪他喝了一点,大部分时候都是雷狮咕噜咕噜给他自己灌酒。


在回去的时候,雷狮整个人很没力气地搭在安迷修身上,他一只手撘安迷修的肩上,身体还在往下滑,安迷修扶着他,一只手握住雷狮的手,一只手扶住雷狮的腰。


“要不是那颗星星的话,”雷狮含糊不清地问,“……你会认我做你的王吗?你会选择追随我吗?你会成为我的队友吗?……你爱我吗,安迷修?”


……


“我当然爱你,”安迷修好心情地哄他,用的前辈安抚后辈的语气,“我像爱着所有人一样爱你。”


他有意避开了前面的问题。雷狮知道骑士从来不会说谎,所以他选择闭口不谈:雷狮明白,要不是因为星球的传统习俗,他们一开始就不会和平共处——更不会有后续的这些事情发生。


这样想着,雷狮吐了安迷修一身。


***


淘汰赛开始的时候,他们已经完全是敌人了。安迷修告诉雷狮,他头上的星星已经消失了。


这也是雷狮想要的结果。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感到有点心烦。


雷狮想,仅仅是一点而已。


还远远没到难过的地步。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一直很想写皇骑梗!!!终于写出来了(给自己鼓掌啪啪啪)

这篇的雷总是从对安迷修改观那里喜欢上安哥的ww然后是互怼的时候好感++,最后是安哥嗦自己从来不说谎的时候~可惜那时候雷总已经失去安哥了(你

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喜欢,反正我很喜欢w写的时候感觉肥肠爽!结局在刀和糖之间犹豫了下,还是写了刀,毕竟按照正常剧情走向来讲,最后肯定会BE(?

一点补充说明
前面发生的事

评论(9)
热度(116)
©九曲十八弯成为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