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九曲十八弯成为咸鱼

【雷安】和宠物打好关系的重要性

现趴,已交往前提,很短的一篇

是糖,放心食用。大概有欧欧西_(:3」∠)_

 

=========

 

猫在雷狮的脚边叫唤着。

 

它不懂得看气氛,看不出来雷狮和安迷修刚刚吵完架,两个人的关系闹僵了。雷狮正在把他的几箱个人用品搬出去,门敞开着,猫也跟着他一直走到了门外。

 

最后一箱东西搬完了。安迷修迅速把门关了。

 

雷狮挑眉。心想安迷修可真够冷淡的,连一句道别都不说。他绝对不会承认安迷修这是在让他滚蛋,安迷修这个人心肠软,他跟他相处这么久,早就知道这点了,说不定过几天气消了就又给他进门了。

 

门再次打开了,安迷修从门后露出大半的身体。

 

他没有在看雷狮,眼睛盯着下面:“回来,猫猫。别跟着他。”

 

猫的尾巴扫了扫雷狮的腿,似乎是恋恋不舍地回头看了眼雷狮,还是顺从地跟着进了家门。

 

——门第二次关上了。这次雷狮听到了安迷修用钥匙锁门的声音。

 

***

 

猫是中国狸花猫,公的,名字是安迷修取的,就叫猫猫。

 

在雷狮和安迷修交往之前猫就已经在了。雷狮之前没养过猫,但他觉得安迷修养的这只还挺亲近人的。安迷修在做家教:男的学生是来他这里,女的是他上门,毕竟别人家长也不放心一个女孩子跟不熟的大男人在一起。那只猫就在他们上课的时候过来——猫是懂得享受的,知道找个清凉的地方休息,安迷修给人上课的时候书房开空调,这时候它就会走进来,舒舒服服地窝在一个角落里睡觉。

 

对陌生人尚且是这样,对更熟的人就不同了。有学生长期在安迷修这里补课,安迷修记得几点是给学生上课的,猫也记得,门铃一响,安迷修还没走到门前把门打开,猫已经先一步在那里等着了。学生开门的时候也得提防着它,只敢慢慢打开门,生怕一下子用力过猛就伤到了门后的猫。

 

然后猫在人的脚边转着玩,试图吸引人的注意力,钻进箱子鞋盒里面,在废弃的试卷草稿纸上踩来踩去。折腾了好一会儿过后,它就会在房间里找个地方睡下。

 

安迷修给人补课的时间都是在周末,大部分时候是早上,少数是下午两点到四点,没有晚上的。

 

周末早上他在干什么呢?雷狮开始回想。

 

哦,对,他在睡懒觉。安迷修都洗漱完吃完早餐在给人补课了,他还在床上睡觉。他喜欢周五晚修仙打游戏,熬到三四点才去洗澡刷牙,早在十二点前就睡下了的安迷修抱怨过好几次、说被他吵醒了。猫也在他路过的时候用一种意味不明的眼神看他,眼睛很快又闭上了。

 

他记得安迷修说过“吵到我可以,别吵到了猫”。安迷修可真够宝贝这懒猫的。

 

既然这样——

 

雷狮在楼下按了按安迷修家门铃,按完马上就快步走上楼梯到了三楼。

 

安迷修以为是送快递的人过来,直接就把门打开了:“中午好。东西放地上就可以了。”

 

“……是你。还没走吗?”

 

他仍在气头上,不愿喊雷狮的名字也不愿看他,但还是让雷狮进来了。

 

雷狮向安迷修解释:“我发现自己有东西忘拿了。”

 

安迷修没应他,进自己房间里玩手机去了,一副摆明不想跟他有过多交流的样子。

 

这恰恰顺了雷狮的心意。雷狮看向四周想找猫,走到大厅的时候刚好看到猫在沙发上睡觉。他把猫抱起来,猫也不叫,只一脸好奇地看着雷狮,以为铲屎官的朋友在跟自己玩。

 

雷狮挠了下猫的下巴,小心把它抱在怀里。他脚步很轻地踏出家门,还不忘帮安迷修把门给关上。

 

***

 

做完这一切之后,雷狮坐在纸箱上面,心不在焉地在给猫顺毛。

 

他听到楼上安迷修开始喊猫的名字。猫猫、喵喵、猫咪地喊、听起来还挺焦急的。猫因为有异物绑在脖子上感到不习惯,忍不住用爪子去挠它,雷狮很认真地跟猫说等下就可以脱了。

 

有大力开门的声音,喊猫的声音,还有踢踏着拖鞋快速下楼梯的声音。

 

猫听到熟悉的声音想钻出雷狮的怀里。雷狮抱着它不让它走,手一滑还是让猫给逃了,猫正正地跟安迷修迎上了。安迷修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弯腰把猫抱起来。

 

然后他注意到了雷狮:“……你把猫猫拐走了?”

 

雷狮坐着仰头看他:“猫自己跟过来的。”

 

“怎样都好,雷狮,我看不出来你的把戏有什么用。”

 

他仍是很不满的。但他毕竟比雷狮年长、又是相对脾气比较温和的那个,跟雷狮相处得也够久,面对雷狮已经不能像开始那样冷言冷语地进行讽刺了。事实上,他有时候还挺喜欢雷狮的把戏——比如说上次他生日的时候、还有圣诞、他们交往满一年的纪念日,雷狮总能给人带来惊喜。他做不到跟雷狮一样,但他明白雷狮确实是在策划着什么,只是现在还看不出来而已。

 

安迷修抱着猫上楼了。雷狮看着安迷修走上楼梯,当他听到关门声的时候,他从坐着的纸箱上起身了。

 

***

 

安迷修站在门前,低头检查着猫。

 

他几乎是立刻就发现猫身上有哪里不对了。狸花猫一直在不舒服地摸着自己脖子上的一圈东西,安迷修把那一圈白色的东西取下来,发现那原来是卷起来的纸,上面还挂着一张叠起来的纸片。

 

他把纸片摊开,上面是一个看起来很努力想画好的猫,还有配字:

 

「拜托了!请跟雷狮大人和好!」

 

「猫猫不想看到自己最重要的两位大人吵架:(」

 

「雷狮大人说以后会一起做家教赚钱」

 

如果说他没被雷狮刻意一笔一划写出来的端正字体、还有假装成猫的语气来说话给逗笑的话,那是不可能的。真正让他觉得想笑的是最后一句话:

 

「如果你们还吵的话,猫猫就打你」

 

……这什么鬼啊。说的好像猫真的会打人似的。

 

再说,论亲近程度猫猫肯定是跟自己关系更好,谁打谁还说不定呢。

 

安迷修想到雷狮,就想起来自己得去叫他回来。他打开门,雷狮就站在门外,旁边放着他不多的两大箱个人用品,还有小的三箱。

 

雷狮想进来,安迷修挡在门的中间。

 

“我看到字条了,”安迷修绷着脸,“听说你想打我?我们好像也很久没真正地打过了。”

 

雷狮上前一步。

 

“不是我,是猫。”雷狮认真地说。

 

安迷修还抱着猫,雷狮把猫的一只前爪按在安迷修的胸上。

 

“噗叽。”

 

“你看,肉垫攻击。”

 

……

 

他们两个人严肃的表情都没能坚持下去。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写这篇其实只是想写结尾,话说我怎么又在写猫了……(我是猫派x

评论(16)
热度(215)
©九曲十八弯成为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