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九曲十八弯成为咸鱼

【雷安】梦中情人

*现代AU,只是想写写旧设……

*假如凹凸世界是一款手游&旧设是游戏角色的设定

*旧设的布布和安哥实在太酷了,管不住自己的手(。)大量脑补的私设注意

*很短,3k+字


一句话概括:

爱情的巨轮说沉就沉

是什么蒙蔽了我的双眼


==========


安迷修想,他可能是遇到自己的梦中情人了。


雷狮想,这家伙也太合他胃口了。


他们不约而同地按下了给对方的好友请求,接受后马上又交换了彼此的人设。


布伦达发过来的人设有配图,是布伦达模型的正面、侧面和背面,比游戏界面里面缩小了的人物看起来更加清楚,放大了可以看到模型很精细。


这模捏的真好看。安迷修暗暗佩服了一下对方,下拉去看文字说明。


……


安迷修:出来历练的皇子、实力强横、脾气暴躁、追求绝对公正……


安迷修感到呼吸有一瞬停止了。


雷狮:为了报仇而来参加大赛的骑士、坚持自己的正义理念、平时严肃少言、进入战斗状态会变得热血、跟女孩子说话会脸红害羞……


我靠。雷狮感觉自己好像不太能冷静下来了,身体突然坐直了。


他们一拍即合,布伦达和安迷修直接就变成组队状态了,一并商量好的还有他们下次一起上线的时间。


***


他们的团队没有名字,但人人都知道布伦达和安迷修是一起的。


他们都说,布伦达和安迷修是天生的搭档。现在的大赛积分榜上一个排第四,一个排第五,放眼看过去前十里面就只有他们两个是实力紧挨着又是一伙的。而他们两个的积分之间有差距,也恰恰证明了他们的友谊。


打完魔兽的时候,布伦达说安迷修那招干得好,理应要分得多一点积分。安迷修说布伦达消耗了魔兽的大量体力。他们争执了一下,布伦达把刚刚对怪物的输出面板调了出来,结果是布伦达造成的伤害更多。此后他们就一直以这种方式来分配积分了。


***


有一次他们遭到围攻。七个人对两个人,前者在榜上也算是赫赫有名的一个团队,那个团队里面有三个人是排名前20的。


布伦达很快反应过来,公屏发了一句4。


安迷修回复他:3。


别人还在按计划行动,没在思考他们说的话具体指什么,下一秒领头冲过来的人被布伦达的锤子打到了残血,后面跟着冲过来的也被余波震退了一点。布伦达开大招放电,三个人便倒在了地上,只能等着元力被回收。


安迷修公屏说完就跑了出去,把布伦达攻击范围以外的人都给解决了,只剩下领头的在很远的地方瑟瑟发抖。


布伦达走过去,雷神之锤也跟着挥了下去,领头还剩半血。


领头想跑,紧接着头上就同时出现了两种debuff,血条直接归零。


布伦达是个暴脾气,危机解除后在频道上骂骂咧咧地说、下次再碰见这样以为人数多、想靠偷袭打赢他和安迷修的人,他就打爆这种人的脑袋。安迷修在一旁很轻地点了下头。


***


游戏里面有交易系统,有些任务要完成的话需要的任务物品可能不仅难找、找到了可能还要脸好才能拿到。


安迷修从人设上来说是个对女孩子极其苦手的骑士。但他总是要和女性打交道的——早些时候有人看准了这点坑他,不对等的交换和麻烦的要求都扔过来,安迷修也不好意思拒绝她们。


事实上,光是和这些女孩子对话他已经尽力了,游戏里面的安迷修脸红得要死,游戏外面的安迷修目瞪口呆地看着手机屏幕,系统弹出来了两个选项,同意和逃跑,还自动给他在这两个选项里随机选了一个。


他跟女孩子交易了五次,四次同意一次逃跑,系统选同意的可能性好像比另一个要大一点。


布伦达看了几次后看不下去了。在又有女孩子过来的时候他把安迷修拦着,自己过去跟人交涉了。结果是好的,有时真有不怀好意的人看到是布伦达走过来,扯谎几句掉头就走。


安迷修过意不去,布伦达直接跟他说,下次我碰到麻烦的也给你了,有人在私底下说,和我对话后一天的好心情都没了,要换做你的话大概没什么问题。


骑士向他郑重承诺。皇子笑了一下,提议他们去个难度更高一点的地盘赚积分。


***


布伦达说他给朋友安利了这个游戏,本来是有三个的,还有两个最近沉迷别的游戏去了,没入坑,所以现在只来了一个。


雷鸣站在布伦达旁边,礼貌性地朝安迷修问好。


安迷修看到雷鸣等级不高,以为布伦达想让他帮忙带带朋友的等级。


雷狮打字告诉他:不是。雷鸣也不是萌新,他玩游戏挺6的。只是他今年初三,下学期就中考了,没什么时间去赚积分而已。


安迷修:有什么要我做的吗?


雷狮马上回复:他积分差得不算多,但不是每天打得了,差距越来越大,我怕他最后到不了100……所以,能麻烦你周六晚上八点和我们打一小时困难本吗。雷鸣绝对不会拖后腿,我和他两个人也能过,但速度不行。


雷狮想打字说“我需要你,安迷修”,系统自动给他转换成了很简短的一句问话。


布伦达:行吗?


安迷修:可以。新开的地图有个地方好像挺适合的,我去官网再看一下。


然后他们两个人的队里就多了一个人。布伦达没有说错,雷鸣一点都没有拖后腿,甚至说是帮了大忙,交涉技巧也比他们两个好多了。但雷鸣终究不是每天都上线——所以大部分时候还是他们两个在一起行动。


***


布伦达和安迷修。


当他默念着这两个名字的时候,一种奇特的满足感会涌上来。


安迷修给自己捏人设的时候说是来复仇的。要复仇的人也是他捏造的,单字惑,是他的师兄。


系统通过了他的人设,自然也相应地造了一个复仇对象出来。在安迷修很早的时候,就能看到有个红色的五星任务:找到惑并且击杀他。没有提示目标在哪,也没有任何奖励。


安迷修明白任务的难度,因为那是他自己设置的;惑绝对不好对付。


布伦达偶尔问起来安迷修人设里面写的师兄是否存在,安迷修说应该是有的。


好,布伦达说,我们去找他。


安迷修提醒他:我们可能会死。死了的话就只能等下期大赛了。


布伦达反驳:你来参加大赛的目的不就是报仇吗?


……之前是这样,现在不是了。


安迷修咬咬牙按下发送键,系统把他的话转换成了别的。


安迷修:那我接受任务了。


过程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可能是因为原本任务只是给安迷修一个人完成的,没有预料到会有别的人……愿意陪着他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


安迷修给予了惑最后一击,任务显示完成。完成过后有一段剧情出现了,布伦达边看边感慨这任务真变态,我怀疑你师兄是有人在操作的。


你不觉得没有意义吗?这么难的任务奖励竟然只是一段剧情。


布伦达摇头。用积分把自己的血条补满了,对骤然下降的积分没太放在心上。


我们是一个团队。


布伦达说,


你和我。


布伦达和安迷修。


***


在他们做这件事之前,安迷修还以为已经有人尝试过了。


他们提早做完了任务,离各自的就寝时间还有十几分钟,布伦达突发奇想提议他们试下做这件事。


……交换着吃各自喜欢的食物。布伦达人设上写的喜欢红酒,安迷修的是苦瓜和炒鸡蛋。


他们去商店一搜,竟然还真有在卖。


布伦达皱眉把苦瓜咽下去,发现自己血量竟然减了10点;安迷修喝完红酒发现自己多了个30秒的眩晕状态。


他们也是够无聊了,不然也不会发现这么个彩蛋——但总之他们两个当时还挺兴奋的。公屏弹出公告,说他们发现了隐藏彩蛋,奖励多少多少积分。


布伦达伸出手和安迷修击掌。


***


大赛快结束了。雷鸣在进前30的时候跪了,布伦达和安迷修一路到了只剩8名参赛者,安迷修首先被三个约好了的人轮番上阵搞死了,后面布伦达止步于第三名,还是没进入决赛。


他们元力被回收了,两个人此时人物形象都是全灰的,头顶的名字也是灰色的。这个状态证明他们已经在比赛里面死了,对还在进行比赛的人已经不能再造成影响了。


布伦达和雷狮在高台上,安迷修正撑着栏杆,专注地看着底下决赛。


雷狮觉得这是个好时机。他试着打开商店界面去买点饮料,发现商店也变成灰色了,没法动用积分。


他给安迷修发信息的时候,开始还是用的对待好战友的语气:


我本来还想庆祝一下,打开发现积分都没办法用了。凸


安迷修:你没进决赛我很遗憾。……要是我没那么早死就好了。


布伦达:你不是帮我挡了一刀?


安迷修:我们是一组的,我自愿帮你。


安迷修:再说,我来参加大赛的心愿已经完成了,惑已经得到了应有的制裁。是你帮了我,布伦达。


安迷修:我想,我可能以后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和我这么搭的人了。


雷狮感觉这是一个好时机,打完一句话给安迷修发了过去,系统意外得没给他判定成不符合人设。


布伦达:……你有没有想过面基?


一阵短暂的沉默过后,雷狮看到了安迷修的回复。


安迷修:好。什么时候?


***


布伦达和安迷修的账号被他们的主人注销了,似乎是在同一天销掉的。


新一轮凹凸大赛开始的时候,参加过上次大赛的人惊奇地发现,参赛者里多了一个和布伦达长得一模一样、人设却大有不同、id是雷狮的人,还有个和前安迷修模型相同、人设也不一样的安迷修。


雷狮和其余海盗团的三个人和安迷修对视着,气氛隐隐有些剑拔弩张。


几天过后,人们都知道了雷狮海盗团和安迷修的关系相当不好。


End


一点点瑞金:

雷狮吃惊地发现格瑞的id从“☆☆☆酷☆☆☆”变成了“烈斩”。

好像是因为他一个朋友入坑了。


人设这里看的是别人的lof来的,看到有人说旧设安还有别的名字?不过翻lof贴吧都没有找到……还有布安关系好也是全靠脑补的,看到有人说他俩旧设还是互怼emmm

旧人设图里写的是(布布)雷狮还有(卡米尔)雷鸣,照理来说卡卡应该还是那个卡卡,但我还是让他做了回雷鸣x



废掉的两段:

安迷修操控着和他同名的人物角色颤巍巍地跑过去,给头顶名字布伦达的另一个玩家角色打了个招呼。他私聊对方说了句“你好”,下一秒就收到了对方的好友请求。


「布伦达:初次见面啊。还以为你想撞我呢。」


「安迷修:……抱歉。虽然很唐突,能看看你的人设吗」


「安迷修:拜托了!!我的人设也请你看一下!」


很长的一段文字被发了出来,配图是布伦达正面背面的人物模型。安迷修看着在他面前放大了的布伦达,感到呼吸有一瞬停止了。


这模捏得真好看。安迷修暗暗佩服了一下对方,下拉去看布伦达的人设。


……


出来历练的皇族继承人,追求绝对公正,脾气暴躁,能力强横。


……这家伙绝对是氪金了吧?这种皇子的设定到底怎么审过的?


安迷修此刻很想说脏话。


雷狮有一种想打人的冲动。


他们面对面站着,雷狮把头巾取下来了,两个人的表情看上去都很奇怪。


安迷修很沉痛地说:“……你把我的布伦达还来,雷狮。”


雷狮听他这么一说更气了:“你有病吧?我还没说你呢,安迷修?”


“布伦达绝不会是像你这样的。他是个公正的人、是绝对值得深交的朋友,他是那种能跟你并肩战斗的好战友,绝不会做任何不义的事情,是生来就一直有着高尚品质的人。……你跟布伦达比起来差别太大了,雷狮。”


“我认识的安迷修,游戏里面那个,也比你可爱多了。你现实只会尬撩还被人说恶心帅,你怎么好意思给自己捏这样的人设?对女孩子还脸红害羞答应任何要求?说自己喜欢苦瓜炒鸡蛋,别以为我没看到你经常在小吃摊和快餐店里面转?还复仇骑士,你也不想想自己都上大学了。”


“你不也给自己设定成皇子了,”安迷修被雷狮这么一说搞得有点心虚,“……等下。你的id是布伦达,我的是真名安迷修。刚见面的时候你是故意来找我的吗?为了约我出来,然后……呃。在这里嘲笑我。”


“安迷修,你也把我想得太坏了吧?我不给id取名雷狮是因为没几个人用真名好吧,我认识的人就你一个用的真名。”雷狮把之前自己的心动都扔进回收站,“而且我都一年多没见过你了好吗?谁会特意针对你。我只记得初三有个姓安的纪检部的人老是怼我,说我不穿校服,晚修迟到,教室里吃外卖,怼到了我高二才不管。”


“那是因为我升高三了。忙不过来纪检部的事了。”


“……你那时可不长现在这样。”雷狮比划一下,“比我高。你那时头发是没抹发胶的,还戴着一个特别蠢的红框眼镜。”


安迷修稍微对他的接近有点不自在:“你高一的时候也没戴头巾。”


“屁,那是因为开学我头巾就被你部里另一个人没收了好吗。所以你才没见到。”


他们毕竟是隔了很长一段时间没见过面、没说过话了——安迷修到了高三就很少见到雷狮,考到附近大学之后就更少了。而雷狮还在安迷修原先在的高中。


“我们散伙吧。”


“行。反正过这么久了我看到你还是觉得烦。”


安迷修明白自己说的散伙、指的是布伦达和游戏里的安迷修。雷狮也明白这点。


他说这话的时候,脑子里出现了第一次见到布伦达人设图的画面。布伦达确实是雷狮所说的那样、按他自己的样子来捏的。


雷狮感觉自己情绪有点低落。他看着安迷修,这个之前老逮着他扣分的安学长已经变得很不同了,为了配合面基,衣服和发型跟他熟识的安迷修完全一样,也没戴眼镜,看起来就像那位手持双剑的骑士。


他们不欢而散了。想告白的没有告白,想袒露心声的也没有把话说出来。

(↑为什么我要写这个1k字?没眼看orz)

评论
热度(153)
©九曲十八弯成为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