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九曲十八弯成为咸鱼

【雷安】溜了溜了

第一次写(奇怪设定的)ABO,校园AU,b雷a安,内含大量私设

初衷是想写a安肥肠羡慕b雷(……)

!欧欧西注意!


==========


他们都说,你要么成为一个beta,要么成为一个有好闻味道的alpha或omega。


abo的性别分化已经过了相当长的一段时期,科学家不仅研究出了抑制剂,甚至一劳永逸地想出了解决发情期的问题。ao的发情期间隔一个月到一年不等,但他们的信息素会告诉人们他们的状态。收集信息素,当然了,这就是科学家想到的解决办法。


所以现在三种第二性别的人走在街上,你是看不出来性别的。beta没有味道,omega的很淡,只有alpha的信息素在凑近的时候能闻到,浅浅地缭绕在鼻尖。


***


安迷修抱着一袋子鼓鼓囊囊的东西走出来,再次发愁起该怎么处理这东西。


他刚从信息素转换所里出来,每月例行地交了三十块去把自己积攒的信息素给消掉了。他每次月底都会记得过来,从来不马虎,所以到现在一次发情期都没经历过。


从取物处取出来的转换物是最麻烦的。让转换所的人帮忙处理,得再交十块,而之前的三十块已经值1.5张餐票了。家里冰箱和柜子里也还剩不少,不知道再来一袋能不能放得下。


安迷修把纸袋掂了掂,估计重量比上次重点,可能是因为压力太大了。


头疼。


要是他是个beta的话,就能省下这几十块了,美丽的小姐们也不会嫌弃他信息素的味道,他如果是omega的话也好啊,还能更加感同身受地了解她们……不过omega普遍体力会下降,还是beta好一点。


他继续往前走,迎面就碰上了雷狮。


“安迷修,”雷狮往前一步,“真不巧在这碰到你。刚转换完?”


“……雷狮。”安迷修勉强从他的外貌特征里想起来了他的名字,“你来这里做什么?”


雷狮是beta。说起来他排名一直没超过雷狮——体育也没有几次,就只有操行完美碾压了这个人,这点不值得一提。他跟雷狮是同班,但没怎么有过交流,只听说雷狮处事霸道,雷厉风行,十足地就像个alpha,不过没有这种alpha特有的烦恼。安迷修听过雷狮的事迹;他不喜欢他。


雷狮眼睛转了转,突然伸手一把将安迷修怀里的纸袋拿了过来。


他迅速走远几步防止安迷修把袋子抢过来,扒开袋口去看里面的东西。


一颗球状的可乐糖被拿了出来。


“你信息素是可乐糖的味道?”雷狮古怪地朝安迷修看过来。


他是beta,一直都闻不到ao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此时手里拿着安迷修信息素转换而来的可乐糖感觉很新鲜。


“安迷修,你作为一个alpha,信息素味道怎么那么搞笑啊,”雷狮似乎是在挖苦,“幸好我是个beta,平时坐在后排也闻不出味道。”


老实说,吃了这么多年自产的可乐糖,安迷修自己也开始讨厌自己的信息素味道了。要是有人给他喝可乐或者可乐相关味道的东西,他绝对会拒绝他——他都快每天吃吐了还没吃完家里那一堆可乐糖。


但这并不代表他喜欢被别人这么说。安迷修盯着雷狮,心里对雷狮的厌恶感更加一分。


雷狮注意到安迷修的眼神,他笑了一下,然后把可乐糖放进嘴里咔吧咔吧吃了起来。


“还不错。”雷狮说,又拿了一颗放进嘴里。


雷狮嘴里第二颗糖被嚼得差不多了,都成了碎块。安迷修怀疑雷狮在挑衅他,当他想开口警告雷狮的时候,雷狮把糖咽了下去。


然后拔腿就跑。


和他的纸袋和里面的可乐糖一起。


安迷修愣愣地看着雷狮的背影。旁边有一个路过的alpha不小心碰到他,看到路人抱着的萝卜不慎掉了出来,安迷修才反应过来。他给路人道歉,弯腰把萝卜捡起来递还给路人。


刚刚那胡搅蛮缠拿走他可乐糖的无赖……名字是雷狮?对,雷狮。


希望他不要拿可乐糖去做什么事。被omega吃到的话可就糟了。


也有可能他直接扔垃圾桶了。这也不好,被检测出来是自己的信息素是要罚款的,但总比前者好一点。


雷狮已经走远了,安迷修还不知道雷狮住哪,天也快黑了。


思考一下,安迷修打算明天去找雷狮问问可乐糖的下落。


他确实不喜欢可乐糖;他恨它们的味道。雷狮把它们带走了,不如说是在帮他的忙,反正家里也够多了。但那些可乐糖是自己的,他有义务要管好这些可能诱发omega发情的鬼东西。


***


安迷修正走在教室的走廊上,走进教室里就看到雷狮大爷似的在第四排翘椅子,桌上很显眼地放了一罐可乐糖。


“雷狮。”安迷修走到他在的地方。


本来悬在半空的椅子啪地一下落在地上。雷狮拿起一颗糖放在两排牙齿之间,就这样抬起头看安迷修。


他含糊不清地说:“干嘛?”


安迷修语气诚恳:“……雷狮,我希望你把糖还我。那是我信息素的转换物,被别人吃了不好。”


“没事,”因为都是短句所以还是能听得清,“我吃。上课提神。”


“……还是不行。你座位附近有好几个omega,你这样在教室里吃会有味道的——”


说是这样,其实只要不直接下肚,对omega的影响根本是微乎其微。ao的信息素对beta没有任何影响,转换物对他们而言就是正常商店里的零食物品。雷狮没道理想吃他的糖。


他想拿回它们,是因为他不放心把可乐糖放在雷狮那里。


出事了是算到他头上的,不是算在雷狮这个beta头上的。


雷狮用力一下子把含着的糖咬碎了。


狂雷紫色的眼睛瞪着他。


“你想把它拿回来?”雷狮拿起桌上那罐装满可乐糖的罐子,“——安迷修,我跟你说,想都别想。”


他说完,从座位上跳起来就向外跑。


安迷修追着雷狮绕教室跑了三圈,被科代表说像小学生一样,两个被赶着回座位上早读了,糖还是没拿回来。


科代表(beta):不就是一罐糖吗,安迷修你大方一点,你不是每次都从家里带好多这样的过来。


……


安迷修感到了委屈。


他读课文的时候向后看了眼雷狮,雷狮在偷偷地笑,手伸到下面拿出两颗可乐糖放到了嘴里,还把舌头伸出来给他看嘴里含的糖。


他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beta这么让人讨厌?


***


老师刚喊完下课的时候,雷狮就拿好早就收拾完了的书包溜了。


他边跑边回头看,注意到安迷修的绿眼睛正放在他身上,眼睛的主人站起来想要去追上他。


雷狮本身跑得比安迷修快,又跑得早,知道安迷修跟不上他。


他现在满脑子只想着一件事:


计划通。


安迷修终于正眼看他了。


主意是卡米尔和帕洛斯想出来的,他等下就要去感谢他们。


他学期开始就看上安迷修了——正直的alpha,喜欢尬撩,至今还是单身,似乎家境不是很好。这个alpha有与之相匹配的实力和傲气,有余力去帮助他人,还恪守着奇怪的道义。


——其实不管安迷修的第二性别是什么,雷狮都有自信自己能搞定他。就算他本人变成omega也一样,而他作为beta,看安迷修作为alpha隐隐羡慕的样子还是挺有趣的。


而且安迷修好看啊。这是重点。


雷狮想,安迷修身上有一种疏离的美感。他帮助过很多人,却没有人想起来在叫外卖打篮球的时候叫上他,他也从来没和别人一起走过,一直都是形单影只地一个人来到学校,又一个人放学回家。这种情况下要和他真正有交集是很难的,因为他根本就不会想搭理你,甚至会认为你在耽误他的时间。


幸运的是,安迷修是个常人。


雷狮打听到情报,安迷修月底都会去附近的一家信息素转换所,还每次都把转换物带出来。安迷修自第二性别觉醒以来一直在自己处理这种东西;还没有几个人愿意去帮他一把,所以肯定是很乐意有个不受alpha信息素影响、又爱吃可乐糖的人来代劳的。


一个不会受信息素影响的beta,和他一样,只能是他,当然了。


从安迷修一直苦恼的可乐糖下手、绝对可以让他注意到你。雷狮想起帕洛斯的话,这次帕洛斯说的是实话。


雷狮想到可乐糖,又想到了自己一整天都在吃这些褐色的球状硬糖,感觉牙齿都在发酸,根本尝不出别的味道。


他想起自己只拿了一半的可乐糖过来。


……


安迷修到底做到隔三差五把可乐糖带过来都吃完的???


***


在观察了又一天之后,安迷修得出了一个结论:


这个叫雷狮的、每次都踩点上晚修的人,很喜欢吃糖。


安迷修主动跟雷狮搭话:“雷狮,你是不是……很喜欢可乐糖?”


雷狮因为被安迷修注视着内心千回百转,愣是没有想到安迷修的脑回路是直的、笔直笔直的那种,你说今晚很寂寞他会给你推荐好书的那种笔直。


不,我跟你一样讨厌它们,吃了一天我牙要发黄被酸掉了。


雷狮:“我老是修仙,上课犯困,吃几颗还挺提神的,不知不觉就吃完了。”


安迷修:“……我家里其实还有。……你要吗?我可以明天带过来。”


雷狮自带滤镜,感觉安迷修整个人都在发光,绿眼睛特别期待地看着他。


他说话时差点咬到舌头:“要。”


安迷修露出一个很浅的笑容。


在觉得安迷修笑起来真好看的同时,雷狮陷入了绝望当中。


***


海盗团里有四个人,有三个是beta,只有佩利是alpha。


正常观念上alpha比omega和beta厉害的理论在这里行不通。不如说,在雷狮海盗团里,beta把alpha稳稳地压制住了。


卡米尔被雷狮塞了一大把可乐糖,帕洛斯也被塞了两只手都是,佩利手上则是什么都没有。


alpha对同类的信息素转换物会产生排斥感……对omega的则会互相吸引。反过来omega也是一样,但他们不会讨厌同样是omega的转换物。


所以alpha是真的惨啊,不仅不能随便吃别人的,还得每月来转换所,beta则是可以随心所欲地做任何事情。


“你们不要这样看我,”雷狮解释说,“我包里还有两罐。”


帕洛斯:……


卡米尔:“大哥,快到月底了。”


雷狮:“差点忘了,我还得去转换所去看安迷修。”


“……然后去要他的那些可乐糖。”


“对。”雷狮心情沉痛。


“我能感觉到安迷修现在越来越喜欢我了,他今天问我能不能帮忙发下练习册。他之前从来不求人的。”


***


安迷修从门里出来,路过排队等候的人群,还是像往常一样抱着一袋糖。


奇怪。他明明感觉自己这个月情绪控制得够好了,怎么好像更重了?


他感觉自己好像看到了雷狮。他再上前几步,终于是确定背影的身份了,于是伸出空闲的手拍拍雷狮的肩。


“雷狮。”安迷修说,语气和之前见面的时候已经很不同了,“晚上好……来转换所做什么呢?”


来找你。


雷狮回答:“佩利是alpha。我跟他一起过来的。”


安迷修似乎是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完全没有考虑到他们能偶遇还有其他可能的原因。他看到雷狮一副在等人出来的样子,也跟着一起站着了。


“……等人挺无聊的吧。”安迷修说。


“还好,我平时都边玩手机边等的。”雷狮说,注意到安迷修就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


那不是安全距离,要是他转头的话,可以碰上安迷修的头发。


安迷修没在管雷狮现在在想什么;他的嘴抿着,表明他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些什么。


雷狮挑起话题:“正好我们遇到了,我可以现在来拿你这个月的可乐糖。”


“是,我忘了。”安迷修说,把拿着的纸袋递给他,“帮大忙了……谢谢。”


“你能这么喜欢吃糖真是帮大忙了,雷狮。”


……


他们保持着一种互相凝视的姿势,安迷修正抬头看着雷狮,专注的、柔和的绿眼睛看着他。安迷修的手碰到了雷狮的,手的温度有点凉,在现在炎热的天气里能让人感觉到舒服。


然而雷狮只觉得心里苦。嘴里可乐糖的味道蔓开了,可以预料到未来的几天、嘴里也会都是这种味道。


佩利在喊他,还挥舞着手里的好几串烤肉。安迷修朝雷狮挥手,两手空空一身轻地快步离开了。


***


雷狮觉得这样行不通。


他必须得做点其他事情,来让安迷修这个头脑呆板的家伙意识到他的企图。


他突然想起来安迷修前几天跟他抱怨说,自己的alpha同桌信息素是油漆味,平时上课都得闻着那股怪味。


雷狮仔细想想,平时他在自己座位坐着的时候,前后左右都没有闻到奇怪的味道。


一个完美的给安迷修的位置。


雷狮,很不巧地在此时忘记了自己是个beta的事实,跑着去办公室跟老师提议说要和安迷修换座位。


***


通常来说,安迷修都不愿意把人想得太糟。况且他才刚刚对雷狮的印象改观了,还觉得雷狮挺好的。


老师告诉他雷狮想和他换座位,说安迷修在他原先的地方风水不好。


安迷修稍微想一下,记得自己偶尔跟雷狮提过同桌的油漆味。


……


雷狮不仅喜欢吃可乐糖,还把他当朋友来对待,真好啊。


安迷修对雷狮的好感度上了一个档次,把桌椅移到了原先雷狮在的地方。


于是便造成了现在的情景。才刚过了两节课、他就实在受不了了,忍不住去前面座位那里找雷狮。


雷狮正愁眉苦脸地啃着可乐糖,见安迷修来了,立刻换了一副“还不快来感谢我”的表情。


安迷修看看四周,一部分人在玩手机,还有一部分人在睡觉,剩下有在聊天的,应该没有人会注意到他们。


“雷狮,怎么突然想和我换座位?”


“——你不是跟我说过,”雷狮跟着他一起压低声音,“那个谁油漆味很重吗?”


安迷修松一口气,高兴雷狮不是看他不顺眼、想出了一个办法针对他。


“雷狮。”


他又喊他的名字了。雷狮感到有些飘飘然,安迷修正离他很近地在说话。


“你知道……你后面的同学○○是个omega,信息素是喇○牌正○丸,左边的alpha同学信息素是风油精,右边的omega是醋味吗?”


雷狮:……


安迷修把疑问都说出来了,耿直地看着他。


雷狮说:“呃,我是beta,闻不到信息素的味道,我把这给忘了。”


安迷修还是无声地看着他,眼里大写着“真羡慕你们beta”。


“我这不是光顾着想你了,安迷修。”雷狮给自己的健忘找了个理由。


这话听起来有点奇怪,可能是他多想了吧。


“其实,我这个月来老是找你要可乐糖,还有刚刚的换座位,是因为我在追你。”雷狮压低声音,“我们在信息素转换所里遇到也是我卡好时间的。两次都是。”


雷狮的话跳得很快,信息量又非常大,安迷修差点吓到把站起来在他耳边说话的雷狮推到地上。


“什么?”安迷修也记得不要引起别人注意,但还是有几个人看过来了,“……你来找我、不是就只是想吃可乐糖的吗?”


我去你妈的可乐糖。


“那是个找你搭话的借口。”雷狮说,对着安迷修哈一口气,“我现在嘴里全是可乐味,我都要吃吐了。”


虽然他和雷狮想的一样,但信息素味道又不是他能决定的。


安迷修再次庆幸起雷狮是beta,而不是一个o或者a。


等下,他刚刚说了什么来着?


“这是个告白,”雷狮伸手按住安迷修的肩膀,“你要是怕有损面子,我可以对外宣称你是主导的那个。”


“现在就要答案吗?”


“对。现在。”


“……可能、我觉得我们关系没到那种地步……手能放开吗?”


“以后你的可乐糖我都帮忙处理了。”


“……我一时还接受不了。”


“一时?”雷狮重复一遍安迷修的话,把手松开了。


安迷修以为事情就这样要结束了,想着以后一定要离雷狮远一点。这太尴尬了,他想,他还以为自己好不容易交到了一个朋友。


雷狮走几步来到最显眼的地方——老师讲课的位置,然后高声宣布:


“睡着了的家伙醒一下,在干别的事情的人也看过来。”


“别看我,看安迷修。”


“安迷修刚刚同意我的告白了。”


安迷修:???


……


一阵沉默之后,安迷修头一次被班里同学热情地围住了,耳边全是鼓掌和吵吵嚷嚷的喧闹声音。


End


安:所以,可乐糖……


雷:(悄悄地把可乐糖塞给处理人员)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你猜最后雷总有没有get到安哥呢 滑稽.jpg

再次认识到自己可能是个开头废和标题废……

标题其实后来我还想取名叫

安迷修并没有注意到自己正在变得给里给气

评论(19)
热度(220)
©九曲十八弯成为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