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九曲十八弯成为咸鱼

【雷安】安迷修说雷狮记性不好

校园设定,人鱼安哥和普通人雷狮。

初衷是想写雷狮拉着浴缸和安哥在大街上走来走去(……)

不含任何玻璃渣的纯糖,放心食用,可能有欧欧西(

 

==========

 

当雷狮走到教室里,第一眼看到最后的位置多了个鱼缸,鱼缸里的家伙还朝他笑的时候,他断定这是在嘲笑他。

 

雷狮三两步走过到那家伙面前,居高临下地看他:“我座位去哪了?”

 

人鱼指指前面:“那里。”

 

讲台旁边多了一张课桌和一把椅子,桌子紧靠着讲台,距离黑板只有半米不到的距离。

 

靠,飞机位。

 

雷狮意识到自己再也没法在课上睡觉了、偷玩手机也会被立刻发现,忍不住回头凶神恶煞地看了一眼那占了自己原本座位位置的家伙。

 

湿漉漉的人鱼伸手跟他打招呼。

 

***

 

“……是这样的,安迷修作为来自近海的人鱼,会作为交流生来我们学校待一年。我不希望有任何欺凌事件发生,也不允许有歧视的现象,安迷修来到这里,代表了我们人类和人鱼的友谊……希望各位能跟他友好相处。”

 

班主任的声音很大,坐在他旁边的雷狮是首当其冲的受害者。

 

老实说,他觉得老师讲的内容很无聊。班里多了条人鱼本来不关他的事——他不是那种激进的想赶走人鱼的团体成员,也不会歧视他们,但现在这条该死的人鱼占了他的位置。

 

他的。最后一排,没有同桌,还可以随心所欲地翘椅子,具有偷玩手机也不会被老师发现的得天独厚的优势。

 

雷狮回头再看看那个叫安迷修的人鱼。罪魁祸首在认真听课,视线落在老师上面,鱼尾在水面上露出来短短的一截。

 

尾巴颜色挺好看的。雷狮半眯着眼,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想法有哪里不对。

 

“……正因为这样,我决定把接送安迷修上放学的任务交给雷狮同学。安迷修这一年里也会寄宿在你家里。”

 

班主任做了个总结,拿起课本就打算继续上周五的教学内容。

 

雷狮吓得也不撑着下巴打瞌睡了:“什么鬼?他要住我家?”

 

“是的,”班主任温和地笑了,“安同学不方便过来学校,你家正好也离得比较近,就麻烦你每天拉着安迷修过来了。要是安迷修有什么要求,请尽量帮助他。要是他告诉我说你对他不好,这恐怕对我们双方都很麻烦。

 

“我指的是两个种族之间的矛盾,有人会借题发挥把它上升到更高层次的。”

 

安迷修不好意思地在水里潜了几秒,吐出几个泡泡,马上又浮上来了。

 

“给大家造成麻烦了。”人鱼说,有蹼连着的手放在缸的边缘,“……谢谢。”

 

雷狮绝望地在一片掌声当中、看着那明显加起来就有两个人重的浴缸和水,还有里面那个也有一人重的男人鱼。

 

有轮子。雷狮稍微安慰一下自己。

 

***

 

铃响,雷狮估摸着今天作业不多,大概明天早上能抄完,在背包里随便塞了几本书就算收拾完了,头也不回地就这样拿上背包走出了教室。

 

他约了卡米尔他们去撸串,得赶着去校门口先汇合。

 

等他们已经来到烧烤小摊了,吃得也快差不多了,雷狮从包里拿出手机想用微○付钱,看到有一个相同的未知来电打了21次,还有班长也在打给他,手机在他手里震个不停。

 

雷狮按下接听键,班长气急败坏的声音传过来:

 

“雷狮,你有没有记得老师上课说什么?安迷修说他现在还在学校、说打你手机好多次打不通?”

 

“你是想明天上新闻吗?将一条来做交流生的人鱼扔学校里不管让他自己一个过夜?他如果来第一天就这样了,你是不是觉得人鱼脾气特别好会原谅你?他们生气会发动海啸——”

 

“停,停,我现在就去,”雷狮打住她,“他还在学校吗?”

 

“在。你以为……”

 

防止班长再继续说下去就要骂他,雷狮及时把通讯挂断了。要是下次班长问他,他就说自己赶着去学校。

 

“我先走一步,有点事得回学校。”雷狮对海盗团说,临走前再拿了一根烤串,“你们不用等我,吃完直接走就好。”

 

***

 

雷狮快步走上楼梯,刚上到三楼就看到了安迷修。

 

安迷修靠着一边墙壁,正用手吃力地推着墙好助力向前,轮子在浴缸底下好像不太配合他的行动。他看起来是用手推墙太久了,上半身没怎么得到水分湿润,脸上、手臂和胸膛上都出现了青色的鱼鳞,它们紧紧粘在一起,要是有人用力掰开的话,会有血丝流出来。

 

安迷修喘一口气,他实在是受不了了,忍不住一头扎进了水里。

 

等他从水下出来的时候,看到雷狮站在他面前,眼睛直直地看着他。

 

他的头发上沾了水,此时正柔顺地耸拉下来。身上因为缺水出现的鱼鳞重新得到滋润,也浅浅地印在他的皮肤上面,像是有谁给他化了妆。

 

人鱼的绿眼睛也正好地对上了人类紫色的那一双。

 

安迷修突然猛甩几下头发,耷下来的头发就恢复成原先那样了,就好像天生自带发胶一样。

 

他开口:“雷狮?”

 

雷狮愣了一下,低头又看了看,发现自己衣服似乎被打湿了一点。

 

“……你不是有事吗?”

 

……是班长替他找了个借口吗?雷狮站在原地,安迷修正直的眼神注视着他。雷狮摸摸自己脖子,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竟是把实话说出来了:

 

“……不是。”

 

“我给忘了,刚刚在外面和人撸串。”

 

……。安迷修不知道该对这么坦率的回答说什么好,他用一种欲言又止的表情看着雷狮,似乎是想说些什么。

 

雷狮也不多说了,拿起了容器最前面那个给人拉的提手。他稍微拉一下看能不能拉得动,挺容易就前进了一步。

 

“还挺轻的。”雷狮走在前面说。

 

是因为这带轮浴缸的内部设计吗?比想象中要轻多了,就这样拉回家应该没什么问题。

 

“谢谢。”安迷修在后面说,是有些小心翼翼的语气,说话时身体也尽量保持着不磕磕碰碰到容器。

 

雷狮拉着他来到学校电梯面前。

 

***

 

现在雷狮怀疑安迷修用了什么人鱼的妖术蛊惑了他妈妈。

 

他听说人鱼的歌声能使人沉醉然后船撞上礁石,或许他们平时说话也有诱导人的魔力。

 

他一回到家就把安迷修扔到大厅里不管了,自己跑去洗澡,洗完出来就发现他妈妈和安迷修其乐融融地在聊天。

 

他妈妈一副和安迷修很熟络的样子,招呼雷狮过来:“你等下没事了来帮人家换下水,这水得一天一换。”

 

“女士,”看这家伙和别人母亲看起来多么熟啊,他们明明才刚见面。雷狮心里嘀咕,漫不经心地听人鱼讲话,“其实我可以自己来……”

 

“别客气啦。你叫我阿姨也行的,我知道自己不是‘女士’或者‘小姐’的年纪了。……雷狮,愣着干什么?现在帮忙把人带到浴室里去。”

 

……这个人鱼,占了我的座位,我把他连整条鱼带浴缸和水拖回来,现在还得我来服侍他。

 

雷狮感到十分委屈,还不能搞这家伙来发泄,只能在他妈妈看不到的角度瞪一眼安迷修。

 

安迷修这下终于是看到雷狮对他的敌意了。

 

***

 

他们在浴室隔间的门前面,隔间位置不够大,容器只能进去一半,还有一半露在外面。

 

这东西看起来跟浴缸还真够像的。雷狮想,还都是白色的。

 

他心里悄悄把这命名为浴缸,并且不打算在别人出口纠正他的时候改口。

 

安迷修安静地看着他,不知道他停在那里下一步是要做什么。

 

雷狮把容器往后推开一点,费好大劲总算把容器前面一个可活动的挡板拉下来了,容器里面满装着的水顺着倾斜的挡板流下来,有一点流出到了外面地上,大部分还是流到洗澡隔间里去了。

 

他站着又琢磨一下,啪地一下把挡板推了上去,然后拿起花洒软管把喷头对着安迷修鱼尾旁边一点。

 

“确定自来水行吗?别等下跟我说非得要海水。”

 

“嗯。”

 

“要冷水还是热水?”

 

“冷热都没关系,只要别温度太高就好。”安迷修说,感觉到冰凉的水逐渐覆盖到他全身大部分的地方,“谢谢。”

 

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这大概是他今天第三次说谢谢了——要是人鱼都像他一样有礼貌的话,估计沿海居民和人鱼也不会有什么争执冲突了。

 

雷狮把水停了。

 

安迷修正看着他。

 

“……雷狮,”安迷修说,往下挪了点,只剩头和脖子露出在水面上,“……你的座位是班主任安排的。他说你那块位置最大,我和容器占的地方也比较碍事,他就把我安排在那里了。我不知道老师没经过你的同意。”

 

“你提这个干什么?”雷狮没明白安迷修突然说这个想做什么。

 

“他说你应该会没意见的。嗯……还是我的错。”安迷修又向下一点,现在只剩头露出来了,“我看出来你不喜欢我。人鱼来到陆地果然还是太招人麻烦了……偏偏有的事还非得要人来帮忙。”

 

“我不讨厌人鱼。”雷狮好半天才说。

 

安迷修从水下又露出来了一点:“你刚刚在客厅不是瞪我吗?”

 

“那个,”被他这样直接指出来、雷狮感觉自己刚刚的行为有些幼稚,“就是……我在生气我折腾那么久把你带回来、热得一身汗,洗完澡连休息都没得休息我妈就又叫我去给你换水。你跟我妈到底说了什么?”

 

“我们聊了下各自的回忆。”安迷修老实回答,“……那你为什么今天这么晚来学校找我?”

 

雷狮说:“我忘了啊。这个真没骗你。我可没有差劲到把个大活人——呃,大活人鱼独自留到学校的地步,指不定你这没有人陪着走都走不了的家伙、不小心把浴缸里的水全打翻了然后就死了呢?我又不是想被冠上凶手的罪名。”

 

安迷修好像放松似的整个人潜进水里。从上面雷狮的角度来看,水里面他脖子上那一串项链漂起来,项链的装饰有贝壳和动物的牙,右手上还有两串一蓝一黄的由水草编成的手环。

 

当他注视着人鱼的眼睛时,他能感到一种天然的、只出现在自然中的澄澈,仿佛能透过这绿色直达心底。

 

关于人鱼的传说也并不是没有理由的,雷狮突然想,他们确实能迷惑人。

 

他摇头,暂时把这想法赶了出去,心里还对自己从全教室最好的位置移到飞机位耿耿于怀。

 

他从隔间里出来,也把安迷修拉到外面去了。

 

***

 

他们这种奇怪的寄宿方式就一直维持着。雷狮到底不是坏人,自从第一次忘了接安迷修回家以后反倒是全记得了,有时放学了还是雷狮在一边催安迷修别琢磨难题了,要他回去再想。

 

等雷狮把安迷修安全送回家了,他就出去做自己的事了,或者有时也会留在家里,到晚上了再去给安迷修换水。

 

他本来对人鱼了解得不多,新闻也没怎么看,现在得每天照顾一条人鱼了,自然而然就多知道了一点东西。

 

……不如说是有关安迷修的。

 

有次雷狮半夜出来上厕所的时候、顺路看到客厅里面安迷修在他浴缸里睡着了,眼睛闭着,整个人都在水面下,唯独呆毛还是不沾水地露在外面。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这画面还挺可爱的,差点就笑出声把自己暴露了。

 

除此之外,人鱼还真是一种无聊的生物。安迷修很少主动跟他提要求——要是提了,他会像第一天见到你似的说“谢谢”,好像之前他像人力车夫拉着人鱼走了这么多天的路还不够人鱼感谢一辈子一样。

 

说安迷修无聊还有一点,他不知道安迷修在海里是不是也和现在一样的,不过安迷修来到他这里就没有过什么娱乐活动。安迷修不方便外出行动,平时都是在学校或者家里,做的事也都是一个人干的、在室内不需要走动的事。人鱼有时会去看书复习,有时还会陪他妈妈看电影,他看过人鱼的那部防水手机,没有设密码,里面只有一些小游戏和通讯类的app,手机联系人的备注也都是规规矩矩的大名。

 

安迷修来做交流生,成绩自然也是好的。第一次月考的时候安迷修差四五分就超过他了,排年纪第五,吓得雷狮赶紧恶补了一番自己偏科最严重的政治。之后安迷修始终没超过他。

 

他们学的都是人类的语文、历史还有各种事迹,雷狮搞不明白安迷修作为人鱼怎么对学人类的东西这么上心。

 

这样不行,雷狮看着安迷修今天换了本新书看的时候想,他得给这个死读书的人鱼一点娱乐来调和一下。

 

毕竟安迷修是来到陆地是要和人类交流的,不出去看看怎么行?

 

雷狮对自己找到的理由相当满意,他喊了声安迷修,安迷修没应他,于是他走过去强行拿走了安迷修手里的书。

 

***

 

每次——每次当安迷修被雷狮拉着容器提手、在街上被路人看到的时候,他都感觉很尴尬。

 

大部分人会迅速瞥他一眼,看到他尾巴的时候就会转过头去了。他们试图忽视他,害怕多看一眼会惹上歧视人鱼的麻烦,殊不知这种刻意的忽视只能让他感到更加难堪。

 

他总觉得容器像婴儿车,雷狮是带他出来的妈妈或者保姆。在近海的时候他从来都是独立的、不需要人帮忙的,到了陆地反而处处需要人的帮助。

 

而现在这个人把他带出来,说是要带他见世面。

 

“我觉得我应该带你去服装店,”雷狮说,没有要询问安迷修意见的意思,“然后我可以带你去电玩中心,或者去看电影。我们还可以去快餐店。”

 

“……我想回去预习明天要学的。”

 

雷狮继续大步往前走,安迷修没办法阻止他。

 

他拐进一家店里,好歹是把安迷修的浴缸给整个拉进来了。

 

有销售员向前走来,见到安迷修的耳朵和鱼尾,就想退回去了。

 

“等下,别走。”雷狮空出一只手拍了拍销售员的肩,“我们就是来看看。这个是我的……同学。”

 

安迷修轻微地点点头,对所处的新环境感到不安。

 

雷狮把安迷修拉到一个不会挡住别人走路的地方,又叫销售员去给他推荐几件适合安迷修穿的衣服。销售员答应一声,很快投入到工作当中了。

 

销售员带来了一件白衬衫,还有一条不对称的领带,上面两条黄色条纹也是斜着的。

 

雷狮接过衣服:“你自己来?”

 

安迷修说:“没有必要……”

 

但雷狮把衣服扔到他头上了,他怕衣服沾到水,赶紧直起身体,肚脐下部还是不可避免地出现在水面以下。他看看手里的衣服,要是真的穿上,衣服下摆肯定会被水浸湿。

 

雷狮目光灼灼地看着他。安迷修快速把衣服套上,领带也戴上了,过长的领带有一部分浮在水面上。

 

“我现在可以把衣服换下了吗?”安迷修问。

 

他还不习惯有异物这么亲密地解除自己的皮肤。不过,没想象中的那么糟。况且——他看看商店的等身镜——好像、还挺帅的?

 

“行了,脱吧,能吹干一下带走吗?”雷狮同时对售货员和安迷修说,“或者你还想穿着?”

 

安迷修想了想,没把衬衫脱下来。把跟项链戴在一起不舒服的领带递给了雷狮。雷狮接过领带,转头跟售货员吩咐几句,然后提着两袋子回来了。

 

“走了走了,不知道今天有没有好看的电影。”雷狮拉起提手。

 

他们来到大门的时候,雷狮说:“安迷修,你把一边袖子撸起来做什么?”

 

“呃,我不知道,我忍不住——”

 

雷狮义正言辞地说了一堆鬼话,蹲下来把安迷修的袖子拉了下来。

 

***

 

安迷修不确定他这一晚过得怎么样。

 

他还是不太爱出去,特别是得面对大众。虽然跟雷狮一起的时候、他确实是有短暂的时间忘了路人目光的。他见到了新东西,此前他只在书上和别人口中看过,这是一种全新的体验。

 

餐饮店之类的地方他和雷狮去过了,人多的时候比较麻烦,没那么多位置可以腾出来,人少的时候倒是没什么关系。他有一种错觉,感觉自己能够和雷狮一起去遍之前想去又没法去的、各种人类建造的场所。

 

很有可能、他是第一个大夏天吃火锅、马上又吃冰淇淋差点被冻坏脑子、然后第一次玩足球机和篮球机大比分完爆对面的人鱼。(对面,特指雷狮。)

 

安迷修听到雷狮在洗漱的声音。他今天今天出门前洗过澡了,出去后回来就变成了大汗淋漓的模样,不得不再去洗一次澡,洗漱时间自然也推后了。

 

安迷修晃了下脑袋,将自己整个身体沉入水里。人鱼在思考着什么。

 

***

 

雷狮几乎是带安迷修把附近能去的地方都去过了。他们城市本来还有座挺有名的山,但安迷修根本没法去那里。但他见到了自己心心念念想见的博物馆和美术馆。

 

安迷修本来还想帮美丽的小姐的忙——但好像自己的麻烦更多。

 

他们可以说是上放学都在一起的、安迷修有事也得叫雷狮过来,要他帮忙带着去什么地方。班里人对安迷修熟悉了,知道他是个好脾气,于是有人便对他俩开玩笑说他们很基。

 

雷狮锤了一下那家伙,哈哈笑着说:“你个基佬还老是下课跑别人座位坐别人腿上,还喝别人奶茶,居然轮到你来说我?”

 

安迷修甩了下尾巴,没把准备要说的话说出来。

 

***

 

在十月份中旬的时候,安迷修把雷狮叫过来,说要送他点东西。

 

“今天是我们那边的一个节日,”安迷修解释说,“……有传闻说人鱼的礼物会带来厄运,但那都不是真的。”

 

“这是代表祝福的礼物,请放心。”

 

他把手上的一只手环解下来,再把蓝色水草小心地又给雷狮绑好。

 

雷狮新奇地看看手环:“你说的传闻我听都没听过。安迷修你们这什么节日啊?还得给人送礼。”

 

安迷修用人鱼的语言说了下节日名字,雷狮说没听过。

 

“知道你人鱼学没学好了,选修课本上有提过。”安迷修停顿了一下,“只是个给人回礼的日子。你不想戴的话,可以今天十二点过后取下来。”

 

“行,”雷狮说,活动一下手腕,感觉自己手上好像什么都没戴,“回礼?”

 

“……就是,我来这里受到了你的很多帮助,来自各种方面的。你还主动带我去外面逛了好多次。”

 

“你还送了我两颗牙,雷狮。”

 

雷狮没听懂,语气很茫然:“我以为我没送过你东西?”

 

安迷修把自己脖子上的项链转了一圈,直到上面挂着的两颗白牙出现在雷狮的视线底下。那是两颗人类的乳牙。

 

“你记不记得,”安迷修说,“你小时候有一个假期去了海边?”

 

海边。

 

近海市和近海。

 

他好像想起来了。大概是六七岁时候的样子,那时候人鱼和人类吵得比现在还凶,经常有不小心越界到了人鱼地盘的渔民遭到威吓和受到伤害。政府还没有出台和人鱼相关的法律,人鱼也不承认陆地的吸气种划分的地盘,基本上是人类到海里做了一丁点错事人鱼就会找上门来,而人鱼要是靠近陆地了也会被人类驱逐辱骂。

 

然后他和他妈妈就在这时候暑假去了海边。好像是因为她约了几个朋友一起,她朋友也有几个和他年龄年龄差不多大的小孩。

 

海边没几个人,沙滩看上去又大又空旷,他们喜欢满沙滩地跑来跑去。

 

雷狮第一次看到安迷修,是在听到玩伴大哭大叫地喊他名字要他过来帮忙的时候,他小跑过去,看到几个小孩被抓伤了胳膊,一个的手指还被人咬出血,还看到有个在小木船里的、棕色头发的小孩把自己面前一个小胖墩推倒在地上。当他接近他的时候,他被人鱼不由分说地一拳招呼到脸上,然后他被打掉了一颗牙。

 

他当然得打回来。他伸出拳头也去打人鱼的脸,不慎将木船给推翻了。木船的水很快流出来,人鱼就变成一个人坐在浸湿的沙滩上了,头顶着太阳,离大海还有好长一段的距离。有小孩反应过来,远远地朝人鱼扔石头和沙子。人鱼用手臂去挡,一会儿皮肤就变得很干燥了,密密麻麻的青色鱼鳞出现在他手上和身上,配合他那凶狠的表情,这副景象可以说是相当可怖了。

 

又过了一会儿,人鱼维持着用手臂保护自己的姿势不动了。有一个小孩靠近一点观察他,竟看到他倒下去了,大口地正在喘气。再有几个小孩走上前去踹他几脚,说着儿童仅会的几句脏话,还蹲下来要去抠他身上的鱼鳞。有血从他身上渗出来。

 

雷狮看到他们全部围在人鱼旁边的时候晃了晃神,意识到自己可能就是罪魁祸首。他看到血,还有人鱼闭着眼喘气的样子,一种恐惧突然就涌了上来。

 

他跑过去把他们全推开了,然后把地上的人鱼抱起来就向大海的方向跑。他力气不够大,把人鱼扔到海里的时候自己还差点摔了一跤,衣服也给弄得湿透了。

 

人鱼在海里翻滚了一下,鱼尾游出了一个漂亮的弧度。他活过来了。

 

小孩的友谊真奇妙啊。第一次见面安迷修把雷狮的牙打掉了,雷狮差点让安迷修死在陆地上,但他们后来还是成了朋友。他们语言不通,安迷修只会讲人鱼语,但他听得懂中文,雷狮也能大概从他手势里看出来他要表达什么。之前和雷狮玩在一起的同伴谴责他,说对待人鱼就应该狠狠地骂它打它,把它抓起来之类的,说人类和人鱼这两个种族不应该玩在一起,又打算对安迷修动手。雷狮就和他们打架,就是这时候他的第二颗牙被其中一个家伙打掉了。幸好的是,他们不会再敢去惹他了。

 

雷狮有个开明的母亲。其他妈妈埋怨人鱼和雷狮打他们的孩子,雷狮他妈妈说是你们自己在找打。他妈妈对人鱼没有偏见,雷狮偶尔还能从他妈妈那里拿到双份的铲子和小桶来和安迷修一起堆沙堡,还能一起喝冷饮和西瓜。其他小孩把他们俩排除在外了。

 

当雷狮和他妈妈要离开的时候,雷狮把自己掉的两颗牙给了安迷修。

 

“如果你以后在海上见到一个缺了两颗牙的海盗,”雷狮说话漏风,“那就是我了。”

 

安迷修用人鱼语说了一句什么。

 

……

 

“……我原来还不知道以后是能长牙的。”雷狮说。

 

安迷修忍不住笑:“我是看名字和你那头巾才认出来你的。”

 

“我说安迷修你在学校刚见我的时候怎么在傻笑,原来是记得我啊。你以前真的太凶了,我都没认出来。”雷狮说,“你要不说,我可能真就忘了。”

 

“我懂,你政治和历史被我吊打就是因为记性不好又懒得记。”安迷修说,“……还有第一天放学的时候你也把我忘在教室里了。”

 

“咳、我不是之后都记得了。”雷狮试图转移话题,“说起来,你当时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

 

安迷修沉默了一下。

 

“我当时在跟你说……‘我会来找你。’”他开口,“虽然你听不懂,但你把我忘了。”

 

雷狮注意到了重点:“你这几年学习中文和人类知识,特意来我们学校做交流生,是想要见我?”

 

“是。”安迷修重复一遍刚才的话,“反正你也把我忘了。”

 

“你跟老师说了我认识你、要我来照顾你?”

 

“……是。现在说这个有什么意义吗?”

 

“你千里迢迢地从近海来到远海市,就为了追我?”

 

……

 

安迷修的原则迫使他不能说谎,于是他又保持沉默了。

 

“……这个手环、好像不仅仅代表祝福?……我想想,是不是——”

 

安迷修拒绝继续听下去并把整个身体沉入水里。

 

雷狮想起来了,亲一口手环,把人鱼从水里拽出来又亲了亲他。

 

***

 

班主任说他们学校有个交流生的名额。是去人鱼那边学习,就是去近海那一块。

 

雷狮嚎一嗓子,朝班主任挤眉弄眼,被班主任叫起来罚站在垃圾桶旁边了。

 

“十二月底的时候有个考试。”班主任说,“关于人鱼学的,比现在选修课本的内容要深很多,还有一些其他相关的知识。你们不感兴趣的可以不参加,就算考第一了没到80也不能去,笔试过了还要接受一段时间的培训,不想以后从事在海洋的工作可能没什么用——”

 

……雷狮,猛然想起自己人鱼学那一块的单元检测考了15分。

 

他把视线投向最后一排的安迷修。安迷修也刚好在看他。

 

怕什么,他还有一条人鱼来做补习老师呢。

 

***

 

安迷修和雷狮在大厅里。一个在沙发上,一个在浴缸里,雷狮妈妈在厨房里做饭,现在是他俩的饭前学习时间。

 

“……第九题,人鱼三月份第二个星期五有什么节日?”

 

“感恩节。感谢海洋和太阳的。”

 

“在哪里的人鱼种类最多?”

 

“瀚海。”

 

“人鱼脱水后通常能存活多久?”

 

“半小时到一小时不等。……你不能翻下资料吗?”

 

雷狮突然有了个新点子:“嗯……人鱼的平均寿命?”

 

安迷修说是要雷狮自己找资料,但还是回答了:“跟你们一样。”

 

“安迷修你几岁了?”

 

“十九。”

 

“你最喜欢什么颜色?”

 

“绿色和蓝色。……有关联吗?”

 

“我在很严肃地问问题,有道题说人鱼有哪种颜色看不到,里面有选项是绿色和蓝色……嗯,安迷修你从头到尾一共有多高?”

 

“两米一多。有要计算身高的题吗?”

 

“没有,我看到资料下面有个小贴士说,通常成年男人鱼两米二换算到人类身高有一米八,安迷修你要是是个人类的话好像没有一米八哎。”

 

“……雷狮,请你认真独立做题,谢谢。到时去不了近海不要怪我。”

 

雷狮假装思考了下:“我再问最后最后一个。”

 

“问吧。”

 

“你愿意和一个不缺牙的也不是海盗的人在一起吗?”

 

“……我以为你没把手环摘下来就是答复了。”

 

“不管,我要先告白。”

 

“我给你手环就是告白。”

 

“你那个没说出来,”雷狮说,“所以还是我先。”

 

“雷狮,你能不能讲点道理?”安迷修把握笔的手松开,空出手去点点雷狮的额头。

 

“不讲,以后要是你跟我吵架我就说‘当年你追了我好几年还怂得不敢大声说喜欢我,结果后面还是我先开的口,现在你把我泡到手了就开始喜新厌旧’,还一直把小时候我送的牙齿放在身边……”

 

安迷修展现了小时候凶残的本性,果断把雷狮的头摁到桌上让他闭嘴。

 

……这个恶党。安迷修为了掩饰害羞沉进水里。

 

***

 

这怎么跟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啊?

 

雷狮敲敲自己旁边的金属壁障。他原本自己可以很帅气地跟和安迷修畅游海洋、至少不是在现在这个球一样的潜水机器里面,但是回想一下,好像来之前签的协议确实有提到过这点……这一年里他都得这样上课吗?

 

……也可能没那么糟。

 

隔着厚厚的钢化玻璃窗,雷狮看到,安迷修在离他大老远的地方看着他笑,笑得吐出一串泡泡。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圆了自己想看雷狮拉着浴缸和安迷修的脑洞2333不知道这样的人鱼paro算不算新

这篇9k字多点没到1w,不过非常顺利地产出来雷安糖了!!虽然剧情还是辣鸡但自己还是很满意甜度(/w\)感觉比之前自己写的甜,希望下篇能更好次和傻白甜x

日常反省自己怎么文里面的雷安关系这么好orz

 

评论(11)
热度(262)
©九曲十八弯成为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