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九曲十八弯成为咸鱼

【雷安】最后安迷修还是失业了

恶魔安哥和人类雷狮的设定!恶魔设定来源spn里面的恶魔,还有提到的一丢丢天使猎人设定也是,因为记不太清楚了有很多私设和改动_(:з)∠)_

依旧是甜饼。欧欧西是有的……大概??情节可能有点无聊和充满套路,我尽力了_(:3」∠)_

 

============

 

这又不是他的错。

 

安迷修刚被上司训了一通,从房间出来的时候边走边想,有些愤愤不平。现在的人根本就没有以前那么好骗了——地狱收纳新来的灵魂不够多,新的想要做十字路口恶魔的也没几个,这份工作根本就不好干。有很多同事被好事的猎人给暴揍着驱回来了,少数达成交易的、等到收灵魂的日子又被赶走,那些家伙达成了愿望,功成名就了,这才想起来要爱惜自己的灵魂,然后就反咬一口。

 

尽管这样,他这个月一个交易也没达成也是事实。他已经快三个月没有拐到任何人的灵魂了。

 

而就在刚才、他的上司是这么训斥他的:

 

“安迷修——不管你是安迷绪还是安秘修还是什么——你要是再在别人召唤你的时候、还去说服他们不要出卖灵魂实现愿望、在那里讲一大堆劝导的话、这个月要是你再没能带来收入,就给我滚蛋吧。”

 

……

 

安迷修叹了口气。在地狱里失业了可是很难办的,而他实在不想去做什么清理地狱犬粪便之类的工作了。

 

他认命般地、直直地走进了平时和同事一起等待召唤时的休息房间里面。

 

***

 

一点坟场的尘土、黑猫的骨头、和自己的一张帅气的照片。

 

雷狮把它们装在一个小箱子里面,把箱子埋在了十字路口的中间,然后熟练地念起了召唤用的咒语。

 

片刻之后,一个穿红裙子的女性恶魔出现在离他后面不远的地方。

 

那恶魔附身的躯体极漂亮,声音也很性感:“是你召唤了我?”

 

雷狮很嫌弃地朝她摆摆手:“我要找的不是你。”

 

“呃,这位先生——”

 

“你们那有没有一个棕色头发的、有对很大的绿眼睛的家伙?我不知道他的名字。”

 

“先生,我提醒你一下,我是个恶魔。”女恶魔翻出了全黑的眼睛表示身份,“你明白自己做了什么吗?现在你只需要用你小小的灵魂就能预支自己的一个愿望……”

 

“少废话,反正我不答应了你把我杀了也没好处吧?我想找你们另一位推销员不行吗?等我见到他之后,我灵魂肯定是会给的。”

 

“先生,你知道签订交易时得做什么吗?为什么我们这一行里面男恶魔这么少——”

 

“知道知道,”雷狮很不耐烦,“你们恶魔怎么废话那么多?今晚我找了几个都是这样。——你不去找他过来,我就念驱魔咒了。”

 

雷狮念了个驱魔咒拉丁文的开头,那女恶魔快速地从人类身体里钻出来了,从她嘴里出来的黑烟也消失不见了。

 

只会背开头前两句咒语的雷狮马上停了下来,露出了一个心有余悸的微笑。

 

他就要见到他了。

 

***

 

恶魔可能都是傻子。雷狮很不客气地想,打发走了一个五六十岁中年大叔模样的恶魔。

 

他说得难道不清楚吗?棕发绿眼,男性,而刚刚他打发走的不知道第几个恶魔只有一个是绿眼睛的,甚至还夹杂了一个深黄色颜色头发的小孩子。他原地又等了一下,在他后面出现了一个褐发长满雀斑的小姑娘。现在他可以确定一开始那个红裙的女恶魔只听到了“棕色头发”这两个词了。

 

他叫那姑娘离开去找一个棕发绿眼的男恶魔,他比划了一下恶魔的身高,说比他要矮一些。小姑娘眨眨眼睛,变成黑烟离开了。

 

雷狮再次送走了一个被恶魔附身的茫然人类,示意她可能和母亲走丢了才来到这里。

 

一个声音传来:

 

“请问……”

 

“我要找的是你们那里一个棕色头发绿眼睛的恶魔——”雷狮边转身边说。

 

然后他见到了。柔和的棕色、还有在黑夜里仍然含着光的明亮的绿色。

 

“听说你在找我……?”安迷修不确定地问。

 

“对,我要找的是你。”雷狮很高兴地走近他,拍拍安迷修的肩。

 

“我想跟你谈恋爱。”雷狮又说。

 

安迷修瞬间怀疑自己听错了。

 

作为一个正直的、洁身自爱的恶魔,安迷修严肃地把雷狮推开了:“我想你不清楚自己召唤恶魔是在干什么,你不应该用自己的灵魂来换一个,呃,一段爱情,还是跟一个男恶魔。……况且,你根本就不认识我。——你连我名字都不知道。”

 

“你叫什么?”

 

“安迷修。”

 

“安迷修。”雷狮说话时尾音上扬,“我听说你们通常达成协议、大都是十年以后才来收灵魂的。我现在想要用半年后我的灵魂来交易。我的愿望是要你喜欢我,这不难吧?”

 

雷狮看起来意志坚定、目标明确。安迷修一时还是没想起来他什么时候见过他。他的头巾很显眼,正中还有个星星,照理来说要是他见过雷狮,他应该是不会忘记的。

 

安迷修确实是急需一个灵魂来完成业绩的。要是能有一个半年之后就可以得到的灵魂,说不定上司还会夸奖他。

 

但他是个有良心的恶魔,所以他只是苦口婆心地开始劝雷狮:“你现在才十七八岁高中刚毕业吧?你以后还有好多日子可以过——不如意的事总会过去的,要是你现在把自己灵魂交出去了,说不定过几天就会后悔了。我见过经历了二十年惬意生活的人,享受了这么久的时间,到收灵魂的时候、依旧是在后悔自己的决定。”

 

雷狮摇头:“我就想跟你谈恋爱。”

 

安迷修没有话来反驳了。他第一次碰到这种状况,又实在是想要保住自己的工作,所以在内心徘徊好久之后,他终于是做出决定了。

 

:“好吧……我答应你。”安迷修说,“这位……呃。请问你的名字是?”

 

“雷狮。”雷狮站在原地,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安迷修,现在你该亲我了。”

 

“不用我换一副身体吗?”

 

“现在的很好。”

 

安迷修闭着眼睛把嘴唇贴上了雷狮的,雷狮感到不满,反过来在安迷修脸上又亲了两下。

 

交易成立了。时间的倒计时在悄悄地走。

 

***

 

这说起来可能是他的疏忽。因为他走的时候根本就没想起来要怎么和雷狮联系,以致造成了现在的这种状况——

 

“安哥,你的人类男朋友找你。”

 

同事的一位姑娘走进来说。她看上去心情还挺好的,面带微笑地调侃安迷修:“安哥,你为了保住饭碗也是牺牲大了,至少现在上司不敢再说你什么了。我的几个姐妹之前找你要跟你交往你都没答应呢。”

 

“我感觉那个人类还挺帅的。灵魂看上去很好吃。”另一位同事说,“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不管自己正值风华正茂的年龄就想要去死了——可惜他灵魂已经归别人了。我好想私藏个灵魂给自己补身子啊。”

 

“你知道他有凶吗?”有人抱怨,“我以为是新的客户,急匆匆地跑过去结果被他赶回来了,说他要找的是安迷修。”

 

安迷修默默地打开门走了出去。

 

***

 

“你太慢了,安迷修。”

 

刚从地狱出来的安迷修就听到雷狮站在十字路口抱怨:“我差点就要用另一种方法、割开一个人喉咙来联系你了。”

 

安迷修把这当成一个玩笑:“我不知道你在找我……雷狮。叫我出来有什么事吗?”

 

雷狮像听到了不可思议的奇闻:“我们不是在交往吗?你居然问我有什么事?”

 

好吧。是他的错。既然别人都答应用灵魂来交换了、他才得以继续在这个职位上工作下去,那雷狮提什么要求他都应该是要答应的。

 

现代人都没几个会去召唤恶魔来实现自己的愿望了——他跟雷狮一起走的这期间大概不会有人召唤恶魔吧?他的同事应该会在房间里等的。而且通常都是男性人类在召唤,他们想见的通常也是有性感女性皮囊的恶魔。

 

“我带你去我家。”雷狮看到安迷修一副呆愣的样子,向前一步牵住他的手,“你之前没有谈恋爱的经验,对吧?”

 

安迷修的手被他握住了。他想了想,没有把手松开,只是对雷狮摇了摇头,内心依旧对两个同性大男人手牵在一起感到十分怪异。

 

***

 

他们来到了一栋别墅面前。别墅外表看起来挺豪华的,可惜前面的花园看起来无人打理、配套的狗屋也蒙了一层灰。

 

雷狮从自己兜里摸了又摸,掏出一些纸片还有几张信用卡,甚至还有一点像灰尘的脏东西,才从里面找出一把很小的金色的钥匙。

 

他把钥匙对准门锁。门开了。

 

看起来房间里面的状况要比外面好多了。大厅有明显被人整理过的痕迹,东西也摆放得整整齐齐,柜上还有一束新鲜的黄水仙。

 

但是房间里没有其他人。只有他们两个。

 

“就你一个在这住吗?”安迷修问。

 

“差不多。隔天的早上有时候会有清洁的人过来,是我的几个兄弟雇的。”

 

雷狮把鞋子脱了,外套也扔到沙发上,然后走去开空调:“我想到了很重要的事,你在这等我一下。”

 

安迷修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把鞋脱了、在沙发上坐着等雷狮,所以他选择先站在原地。

 

雷狮从里面的一间房里出来,扔给安迷修一部手机。安迷修差点没接住把手机摔到地上。

 

“你们地狱手机有信号吗?”雷狮问他,又解释说,“我不能老是大晚上的在十字路口找你。你的同事都要眼熟我了,有一个还非常饥渴地看着我。”

 

“我不确定……我没试过。”安迷修打量手里拿着的小物件,“我好像看过我们上司拿着类似的东西在办公室里玩过。”

 

“行吧。能用的话到时跟我说一声。手机卡是我的,所以有时候会出现雷狮先生这样开头的信息。无视就好了,是交钱的就发信息给我看一下,免得欠费停机了。”

 

安迷修打开手机看了看时间,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应该开口:“那个,雷狮……现在已经两点多了。……我们可以明天见。”

 

他的潜台词是雷狮,你应该要去睡觉了。雷狮当然能听出来。他还有好多话想跟安迷修说,还有很多想教的、想给他看的东西。

 

最后他只是说:“想不到你作为一个恶魔也挺熬不了夜的嘛,安迷修。”

 

安迷修明白这是什么在说他可以离开了。他打开门打算出去,转头看到雷狮一个人站在他那间很亮的开满灯的大厅里,身上莫名流露出一股悲伤的情绪。

 

***

 

看起来好像只有他一个人落伍了。

 

安迷修翻了翻自己手机通讯录上新加的联系人,联系人的备注都是规规矩矩的正名。

 

他翻到字母L,看到里面唯一一个L开头的联系人:雷狮。雷狮的号码在手机给他之前就在上面了。

 

老实说,他根本不知道这几天他在干什么。雷狮说想用自己半年的时间跟他谈恋爱,但他根本没有经验,上次雷狮邀请他到他家里他还觉得是深夜了,他们都该去睡觉,没想过雷狮可能就是抱着这个目的叫他过来的。

 

要是是那种事情的话——他完全没有准备,也不能肯定雷狮会不会拿出约定对他说、他不能够拒绝他的请求。

 

铃响了。来电是雷狮。

 

安迷修按下接通键、把手机放到耳朵的位置:“喂?你好。我是安迷修。”

 

电话那边人的声音听不太清楚,可能是信号不够好:“我是雷狮。看来你们地狱还是能打电话的。……方便现在过来吗?”

 

“稍等一下。”安迷修说,“女士,今天需要我帮忙整理贮藏室吗?”

 

他听到了答复:“我现在可以过来。”

 

于是雷狮把手机挂了。

 

***

 

起先安迷修以为雷狮把他叫过来是有重要的事,但雷狮穿着短裤拖鞋,连头巾都懒得戴头上了,也被他的主人扔到了沙发上,连同昨天的外套一起。

 

“我想和一个人吃早餐,”雷狮踢踏着拖鞋给他开门,“然后我想到了一个应该会过来陪我吃早餐的人。半小时,安迷修,地狱和人间的距离原来这么长吗?”

 

“非工作时间我想上这里来得登记。”安迷修很诚实地说,“看着入口的是个很古板的老恶魔。”

 

雷狮撇撇嘴,没想到安迷修会这么认真回答。

 

这时候已经是临近中午了,雷狮说“早晨”,显然是刚从床上起来,打算把早饭当做午饭一起解决了。

 

“你想要叫外卖还是出去吃?”雷狮说,“去外面的话我只想撸串。我懒得换衣服。”

 

“外卖吧。”安迷修说。

 

他其实不太需要摄取人间的食物,但嘴巴和胃还是很喜欢吃美食的。

 

平时他都没有时间和钱来去餐馆吃饭或者买点零食,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他总是在半夜出现。

 

“我会做炒蛋,”安迷修还是忍不住说,“你家冰箱里有鸡蛋和葱之类的吗?”

 

雷狮说:“没有。我的冰箱里连速冻食品都没。”

 

四十几分钟过后,他们迎来了两碗热腾腾的辣排骨饭和两碗肉汤。

 

“你能吃辣的?”雷狮瞥一眼安迷修碗里,他们两个面对面坐着,“下次请你吃火锅和烧烤。”

 

“是,我觉得挺好吃的。”安迷修吃完了最后一块肉,“——谢谢款待。我好像没有钱给你……这几个碗我拿去洗吧?”

 

“不用,我有钱,你不是看到了吗?”雷狮说,“你知道富二代这个词吗?——等等,先别走,我们再聊一下。”

 

安迷修总觉得当雷狮说出富二代这个词的时候,好像里面蕴含的感情轻微地变了一下。但雷狮面上还是跟开始一样的:

 

“我们不是在交往吗?就当我请你。”

 

雷狮咧嘴笑了一下。安迷修想到他们的约定,他回到座位上,有些坐立不安。

 

刚刚为止他还没想起这件事,还以为雷狮把他当朋友来邀请吃饭了。现在雷狮提起来,他感觉还是有点不知所措。

 

这么大一间房子里只有他们两个。雷狮确实是一个人住在这里的。

 

“你不好奇我为什么想要跟你交往吗?”

 

“你愿意告诉我的话,我很乐意听。”安迷修说。

 

雷狮预料到他的回答了,兴致没有减弱。

 

“在四月份的一个晚上我曾经见过你。”雷狮说,“你一个人非常孤独地站在十字路口,看起来非常忧伤,然后你转过头来看我。——然后我就想,我无论如何得跟这个人谈一次恋爱。后来你就消失不见了。”

 

安迷修现在的表情可以说是非常尴尬了。

 

他隐隐约约想起来自己几个月前,在一个工作的晚上见过一个醉鬼,还把人带到人多的路口才放下离开了。但雷狮所说的孤独和忧伤——他记得他当时成功劝说了一位姑娘,让她不要用灵魂去换他男友悲惨的未来,后来她男友过来了,还揍了他一拳。他等两个人走之后在路口感慨好人难做,肚子还感到有点疼。这就是雷狮见到的景象了。

 

至于雷狮是怎么猜到他是恶魔的——大搞是因为那时候姑娘的男友说了一句“你这恶魔王八蛋,想对我女朋友做什么”吧。

 

非常有戏剧性。雷狮居然还真的找到他了。

 

“雷狮。你有没有想过……我可能根本就不是这幅身体的原主人呢?”

 

“你说这话的时候,就已经证明你是身体的原主人了。”

 

“……我生前确实是长这样的。”安迷修被他打败了,“但其实我的身体已经死了。我们恶魔来到人间需要附到一个人身上,有的会强行附在活人上,而有的会选择附在死人上。我就是附在自己原先的身体上,这具身体全靠法术来维持着不腐败——因为身体已经死了很久了,所以有大的创伤也治愈不了,原先的伤疤也无法消除。”

 

安迷修指指自己身上缠的绷带。雷狮开口问:

 

“你离开身体的话,身体会腐烂消失吗?”

 

“短时间不会。再长一点就不行了。而且我不在的话身体相当于一个空壳,这期间要是有人故意破坏、焚烧身体之类的话我也回不去了。所以我通常都不会离开它。”

 

雷狮嘴唇抿着,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安迷修观察他的表情,意识到自己可能透露了什么不该透露的东西。

 

如果雷狮要对付他——要是雷狮认识一个猎人,或者他自己本身就是个猎人,和恶魔做交易只是为了套取情报,那他可能刚刚说的让自己和同伴都陷入了危险当中。

 

他记得同事说过雷狮会驱魔咒。雷狮会把他从身体里赶出来吗?

 

雷狮的确是在思考着什么。

 

他突然一下子站起来:“安迷修,你白天都没事做对吧?我教你打游戏吧。我有个房间专门放了好多游戏机,都好久没碰了。”

 

安迷修被雷狮突然站起来吓到了一点,应了一声然后去收拾桌上的碗筷。

 

***

 

现在安迷修几乎可以确定,雷狮没什么朋友了。

 

他从来没在雷狮家里见过别的人,除了雷狮本人、负责清洁的女士和他自己。没有人主动给雷狮打过电话,雷狮也没有和任何一个人进行着密切的交流。

 

这很奇怪。安迷修想,雷狮看起来有张受欢迎的脸,而且他也相当健谈和开朗。

 

可能他私底下是个很害羞的人?安迷修偷偷打量他,会是他自己拒绝别人的友谊吗?

 

恶魔感到有一种正义感油然而生:

 

也许他想要的不是个爱人——安迷修想,他只是需要有个朋友,想要有人陪陪他。

 

安迷修想要帮忙。他把游戏机手柄放下了:“雷狮,你应该去找几个朋友一起出门玩。”

 

雷狮因为安迷修的这一举动给整得游戏失败了,他把手柄往旁边一摔,直接躺在地上去了,头枕着靠垫。

 

“你觉得我没有朋友吗,安迷修?我当然是有的。我一通电话就有两百个人过来我家彻夜开派对。”

 

安迷修看着他不说话。这不是个好笑的笑话。

 

雷狮被他这样看着有点烦躁,脚一伸,一只脚放到了安迷修盘起来坐着的两条腿上面。安迷修把他的脚拿起来放回地上,雷狮又把脚搭了回去。

 

“借我放一下,”雷狮说,“不然我就举报你没有尽到喜欢我的责任,说你这个恶魔根本就没实现我的愿望,在骗老实人的灵魂。”

 

安迷修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干脆也跟他一块躺地上去了,雷狮的腿还搭在他的腿上面。

 

“……我是有过朋友的,”雷狮很含糊地开口了,“后来我就没再见过他们。”

 

安迷修是个很好的倾听者。他打算听雷狮说完之后看能不能帮雷狮一把。

 

“我小的时候,有一个堂弟,是我父亲的弟弟和别人生的孩子。”他有意避开私生子这个词,“叫做卡米尔。个子小小的,总是戴着帽子和围巾,不想让其他人看他的脸,也不爱笑。”

 

“但他很信任我……总是用帽檐下很大的蓝眼睛看着我,他从来不跟别人提要求,却在害怕的时候会主动牵上我的手。”

 

“我当时算是个孩子王。于是我拍拍胸脯跟他保证说,我会保护你,卡米尔。”

 

安迷修感觉到雷狮的搭在他上面的脚放回地上去了。雷狮继续说:

 

“他的父亲老是打他。我父亲算是他爸的老板,我爸跟我说只要我去某个外地的有名学校去读书,就让卡米尔他爸爸不再打他。”

 

“……我被骗了。当我从外地学校假期回来的时候,我看到卡米尔身上被长袖长裤遮住的地方、仍然有很多新伤。”

 

“然后卡米尔说……我爸告诉他,要是他再跟我有往来,就让人继续打他。他爸爸以前只是偶尔会揍他一顿——”

 

“后来……后来我跟我爸申请要搬到别的地方住。之后我就没再和卡米尔见过面了。”

 

“我还有过两个朋友。一个被发现在偷我家里的钱,一个被发现以前杀过人,我爸爸得知这些后就把他们赶了出去。”

 

“可是……谁管那么多啊?他们又没在我面前这么干。我能感觉到他们挺喜欢我的。”

 

……

 

雷狮停了一下,悠闲地把自己的脚晃来晃去。

 

“我高三考完了,考上了我父亲要我考的学校,这次他总算是信守诺言同意让我搬出去住了。哈。他肯定想不到我会这么干。去做一件别人绝不会干的事……一件荒谬的让人惊骇的事。我老早就想这么干了……”

 

……

 

他们沉默了一阵,久到雷狮差点就要睡着了,安迷修突然说:

 

“你想见卡米尔吗?”

 

“想啊。不过我感觉卡米尔会不想见到我……”雷狮半眯着眼睛。

 

“我有个办法可以让你隐身——”

 

雷狮唰得一下坐了起来。

 

***

 

确认别人都看不到他之后,雷狮大胆放心地走了出来。

 

安迷修一把将他拉了回来:“你小心点,现在走廊里那么多人,你一被碰到就全完了。”

 

雷狮满口答应着安迷修:“我当然明白了,亲爱的老妈,我会很小心的,现在让我去看看我的弟弟吧,好不好?你自己也注意点。”

 

安迷修这才把他松开,小心地跟在雷狮后面。

 

雷狮好像对这一片还挺熟,轻车熟路地上了两层楼又拐了个弯就来到了卡米尔的教室。

 

现在是放学时间,陆陆续续地有收拾完东西的人从教室里面走出来。

 

雷狮一眼就认出了卡米尔。他坐在第二排,正把课本给收进书包里,大热天的还戴着红围巾。

 

卡米尔东西都收拾完了,背起书包就准备出去。

 

他在教室门前停了一下……好像是在思考自己有没有漏了东西。

 

雷狮一直盯着卡米尔。在卡米尔停住的这几秒的时候,他突然下定了决心,猛地把手按在安迷修肩上:

 

“快!趁现在解除一下咒语,”雷狮很焦急地说,“我要跟卡米尔说话。我得跟他道歉。对,就现在,赶紧的,不然他要走了——”

 

***

 

十几分钟后,当安迷修在校门口终于等到雷狮的时候,他注意到雷狮脸上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表情。

 

“你们和好了?”

 

“没有。”雷狮说,“……卡米尔说他从来没讨厌过我。在我从外面回来的时候,他还是很信任我,很开心地觉得只要我在这里,我就会保护他。……现在他对我的感觉只是路人。”

 

“至少我跟他道过歉了,他也没在恨我。”雷狮摸摸自己的头。他的表情突然变得高兴起来,露出了微笑。“走走走,今天我高兴,我们回家煮点东西吃。我来煮。”

 

安迷修看到雷狮在笑。这是雷狮第一次真正地、发自内心地笑,就好像多年的囚人挣脱了牢笼——而且是他自己挣脱开来的。

 

恶魔感觉到了某种让人心动的要素在人类身上,契合完美的身体里面的心脏也扑通地跳了一下。

 

安迷修把眼睛移开:

 

“你就算了,上次差点厨房都报废了。——还是我来吧,起码比你好一点。冰箱里好像没东西可以拿来煮。我们得先去躺超市。”

 

他们后来又去看了雷狮的另外两个朋友帕洛斯和佩利。帕洛斯和佩利好像已经不太认得雷狮了,只记得以前有过这个人。

 

***

 

当他们交易达成以来过了四个多月的时候、雷狮突然提出一个请求,说想要去地狱看看。

 

“你不用上课吗?”安迷修问。

 

“下午没课,早上我也签过到了。只要是没有太频繁地缺勤搞到拿不了文凭,没人会管我去做什么。”雷狮说,突然撩起自己衣服露出肚子上的纹身,语气好像很得意,“我还搞了个一次性的驱魔纹身,洗几次就掉的那种。其他恶魔附身不了我的。”

 

又拿起手机:“驱魔咒的录音也在这里了,有恶魔过来想搞我的话我就放录音。”

 

你这是忘了我也是恶魔吗……搞不好连我也被驱魔咒从身体里赶出去啊。安迷修欲言又止,而且恶魔本体的黑烟从身体里出来、就是被驱赶回地狱。他们要去的地方就是地狱。

 

安迷修看到雷狮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然后提到了他们的交易。

 

他怎么以前没觉得雷狮这么无耻呢?现在他又不好意思拒绝雷狮了。雷狮剩余的日子不多了。

 

这是个让人为难的请求——安迷修想。他从来没带过人去地狱,不确定守门的恶魔是否会同意让人类进去、又是否会让人类完好无损地再从里面出来。地狱里还有很多别的恶魔,一个新鲜的有灵魂人类进去,绝对会有恶魔露出不怀好意的目光。

 

过了好一会儿,安迷修才说:

 

“我带你去吧。地狱可能要比你想象中的无聊得多。”

 

***

 

很意外地,守卫只是瞥了雷狮一眼,就给安迷修和雷狮放行了。

 

他们走在去安迷修房间的长廊上,这一带附近都是低级恶魔的房间——就好像员工宿舍,来自雷狮的原话,安迷修只是点点头,走路的步伐很快,还提醒雷狮跟紧一点。

 

有恶魔看过来,还有几个走上前来和安迷修对话,眼睛却使劲往雷狮那边看。

 

他把雷狮护在后面,好像一位骑士在守护他的王。

 

走开,他警告他们,他是我的人。

 

雷狮头一次庆幸自己为了召唤恶魔临时学了一点拉丁文。他向前走快了一点,改成和安迷修并排着走了,然后用蹩脚的拉丁文回了来挑衅的恶魔一句脏话。

 

安迷修因为自己刚刚说过的话、脸以一种肉眼看不到的程度红了一点,他低头继续往前走,走得比刚刚更快了。

 

***

 

“我还以为地狱要更糟一点。结果意外感觉不错。你同事还说想要我号码,还问我什么时候再去地狱一趟。……怎么说,我第一次碰到这种‘已经死了’的‘朋友’啊?”

 

当他们从地狱里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八点了。雷狮往三人沙发上一躺,把沙发的所有位置都占领了。安迷修就只能坐他旁边那个单人沙发上了。

 

“他们说我会是个很棒的、很邪恶的恶魔。你觉得呢,安迷修?”

 

“现在你的行为就很像恶魔。”安迷修很嫌弃地看着他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的样子,还因为热把衣服拉上来了一点,露出了肚脐。安迷修把头转了回来。

 

“也许。我猜他们很喜欢你。”安迷修说。

 

雷狮有一种奇特的魅力,安迷修想,他有一种让人喜欢上的特质。他确实是自己不想要,才会在这里没有朋友的——而只要他想,他可以把第一次见面讨厌他的家伙也在聊过几次后变成喜欢。安迷修看到最开始对他冷眼相看的恶魔最后也被他逗笑了,笑得牙齿露出来,却说自己还是很排斥人类。

 

他们众星拱月般地围在雷狮身边,雷狮就是那颗被簇拥着的月亮。

 

安迷修想到自己,他刚来那阵子那些恶魔可没对他这么好。要是他是个跟雷狮同龄的人类,雷狮又有一堆朋友在身边的话,形单影只的他说不定会有些羡慕雷狮,雷狮大概也不会看上他(他朋友够多了),他们兴许还会互相看对方不顺眼,然后打上几架。

 

“我刚来的时候,有个恶魔每次见我过来都瞪我,说我不是一个合格的恶魔。还指指点点我的穿着打扮,嘲讽我爱好习惯之类的,”安迷修郁闷地说,“他怎么就对你那么好呢?”

 

“因为你雷大爷我天生就讨人喜欢啊,”雷狮翻了个身,撑着下巴看向安迷修,“……我还以为你是个圣人呢,安迷修。原来你也会抱怨吗?”

 

“我当然会,只是平时都没法跟不熟的人和女士们说。”安迷修说,“圣人?你想说天使吗?这可不是个赞美,雷狮。恶魔好歹是堕落的人类,天使却是一群只懂得听命行事的、没有感情的战士。”

 

“我应该庆幸你是个恶魔?”

 

“对。因为这样我就能够……”

 

他的话戛然而止了,没说出口的是我能够喜欢上你。

 

这时候他才发现……和雷狮相处的这几个月里,他已经习惯每天和雷狮在一起了。

 

而雷狮的倒计时在走。当最后一天来临的时候,会有地狱犬嗅着他的灵魂气息而来,如果雷狮呼吸不停止、心脏还能跳动的话,奉命而来的地狱犬是不会停止吠叫着寻找的。

 

***

 

安迷修算了下时间,距离他们交易到现在已经有五个半月了。

 

这也意味着、半个月后,地狱犬会准时十二点过来。

 

安迷修大致有了一些想法——但需要雷狮的配合。他不确定雷狮是否会照他说的做。

 

他想到以前。在他童年的时候、在他还不是一个恶魔之前,他曾经渴望过能找到一位能值得自己侍奉的君王。他会骑着骏马挥舞长剑为那位君王扫除障碍,君王会大笑着对他说,你是我最信任的骑士。他也许会死在战场上,也许会逐渐蓄满胡子,但他对君王的忠心不变。——他现在只觉得这是在扯蛋。他根本就不需要一个掌管众多领地和人口的国王。

 

雷狮就是我的君王。他想,他也是我的爱人。

 

他曾被困于笼中,但他已从那枷锁里出来了,而他很幸运地能够站在他旁边,看到这个多年来处于自己编织的孤独中的人类、亲手打破了束缚自己的牢笼。恶魔被人类的勇气和自由的意志给折服,萌生出了想要和他一直在一起的愿望。

 

安迷修没意识到自己语癖已经被雷狮有些影响了——但他很冷静。他走到雷狮面前:

 

“雷狮,我有个建议。”他说。

 

***

 

在半年就要到了的前几天,雷狮上网搜了个比较舒服的死法,自己呆在车里开了一晚空调,喝酒喝得脑袋昏昏沉沉地,听着喜欢的流行曲合上了眼。

 

安迷修在车外面守着他,心里还在后悔自己的提议。虽然地狱犬确实又大个又凶狠……力气也特别大,但又不是之前没有人逃脱过。虽然数量屈指可数就是了,但总归比自杀要好吧?

 

被追杀的过程会很痛苦,身体也会造成损伤,这是最好的办法了。

 

他的身体因为彻夜不眠感觉到了疲劳,精神上却清醒得很。他给雷狮一连打了三次电话雷狮都没有接,这才确认他的契约对象确实死了。

 

安迷修走在车门前拍了拍。没有回应。他按下车匙的开锁,把门拉开了,雷狮在主驾驶座上安稳地坐着。

 

安迷修低头看他。站了一会儿,他弯腰把雷狮抱了起来。还挺沉的,估计他以前的时候抱不起来。

 

他把雷狮抱回家里的床上,把头巾给戴正了,又给雷狮理了下衣服。

 

做完这些,他退后一步,好整以暇地继续守着雷狮。

 

要是雷狮没办法醒过来……

 

安迷修几乎是刚站定了,他就听到了雷狮的声音。

 

“安迷修……早啊。现在是什么时候?”恶魔对上了一对全黑的眼睛。雷狮从床上坐了起来:“我猜可能是因为我说了天堂的坏话吧。有个黑头发的死神走过来,对我说我得去地狱。”

 

“然后我就去地狱了。我现在是个恶魔了。”雷狮露出微笑。

 

“我是不是应该提醒你一下,”安迷修凑近他的脸,“当一个恶魔对另一个恶魔露出恶魔眼的时候、不止有威胁,还有求爱的意思呢?”

 

雷狮爽快地在安迷修脸上亲了一下。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辛苦了(……)

再重复看一下有没有错字还有要不要修改的时候、看完还是觉得自己文笔真辣鸡剧情也安排得不够好(。)不过这篇又突破自己单篇的字数了!第一次写单篇1w字!!虽然字数上去了也并没有多好看就对了_(:3」∠)_ 之前写别的都是3k字上下,自从入了雷安爆了4k5k7k字,现在居然有1w字了,雷安真神奇(??

感觉这篇里的雷安关系太和谐了,明明漫画里面都在互怼……果然是ooc啊我的锅orz(话说我怎么那么喜欢写他们两个亲亲……

 

***9/23修了一个大bug,感谢评论里面跟我瞎聊了好久的好心人!

 

下面都是更多的废话,写1k字废话100字可能说的就是我(……)

①本来还想写安迷修给雷狮出主意过后、再写雷狮要看安哥恶魔眼的,然后很愉快地接受恶魔眼设定的,雷狮还毫不忌讳地亲亲眼睛变全黑的恶魔安

②雷总当时的路大概有天堂地狱和变成凶灵这三条。因为有执念和契约的关系上不了天堂,拖到最后一天被地狱汪搞死还不如自己搞死自己【。】起码身体还能完好。然后交易契约是在高级恶魔手里哒,安哥没办法拿回来。雷总即使是乖乖到时间就灵魂下地狱还说不定能不能变成恶魔,因为全看上司心情,而跟着温柔的死神姐姐就好办多了x

③恶魔本体是黑烟,相当于人类的灵魂,因为雷总灵魂已经变成黑烟了所以地狱汪是感应不到的,就会以为自己已经完成任务了

④跟恶魔做交易就是要亲亲才算正式达成的!所以十字路口女恶魔多过男恶魔x

⑤其实这篇里面的雷总和安哥是有年龄差的,几百岁的那种(。)安哥不是现代人,他之前就已经死了。变成恶魔大概是因为被人暗算了……然后死神过来问他想去天堂还是地狱,安哥看看天堂状况又看看地狱,果断觉得地狱里面的人更需要被拯救就去了地狱(什么鬼

⑥果然结尾还是太仓促了??好像又烂尾了……

⑦关于雷安对天堂有关内容的对话:

雷:安迷修,天堂是什么样的?

安:有很多房间,走廊和门是白色的,每个人都能分到一个,每一个区域都是按同名的人分的。来到天堂的人在自己房间里可以自由设置自己喜欢的场景,比如说最喜欢的一个周日下午、自己最喜欢去的猫咪咖啡店之类的,不过不能变化出活人。而且都不能串门。

雷:那我还是更喜欢地狱。

安:?

雷:地狱里有你啊。

↑突然ooc

 

评论(25)
热度(186)
©九曲十八弯成为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