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九曲十八弯成为咸鱼

【雷安】太太我求你了让我睡觉吧

校园AU,是写手大佬雷和迷弟安的故事,ooc肯定是有的(

是糖,放心食用,写得很渣_(:3」∠)_

 

===========

 

他们宿舍里有六个人,有三个人是晚上不去学习室的。

 

一个是雷狮。每天修仙到很晚、似乎是在肝手游,成绩却和玩手机时间成正相关,一直是班里的前几名;一个是安迷修,躲在被窝里战战兢兢地玩手机、一有人进宿舍光照进来了就精神紧张,迅速关了手机屏幕开始装睡,睡觉时间倒是宿舍里面第二长的;还有一个是银爵。

 

安迷修最近沉迷逛l○○ter,自己产过点粮但发现终究是吃太太粮最有意思,看了下自己写的对比一下太太,就放弃产粮躺平在太太的巨型粮仓里了。

 

这本来都对他的睡眠没什么影响,直到他偶尔看到一位太太正在写的长篇。

 

这个说法可能有点浪漫,但安迷修认为他能有幸遇到这样好的一位太太是一次命运性的邂逅,而他为此心里充满感激,庆幸自己能看到太太写的那么好的文章。

 

太太的id是很简洁的一个符号☆,头像是一个画手给她的文配的画,是里面很美的一幕。因为太太自己没有说过怎么称呼自己,大家都默认地喊星太太了,太太也没有对此提出过异议。

 

和id风格一样,太太本人也是说话很简洁的、lo上也是清一色的粮、一点其他的东西都没有。她不太爱回复,基本上文发完了就去忙别的事了,粉丝在下面打call通常都不会回,要是有人问起剧情理解还有发展之类的问题倒是偶尔会回一下,但大多是不理的,私信和@也有时候不回。

 

于是安迷修带着厚厚的粉丝滤镜,自顾自地把太太认为是高冷女神一样的人了。

 

现在的安迷修想来、太太好像确实从来没说过自己的性别是妹子。

 

……但也从来没有反驳过。

 

***

 

「谢谢各位支持。说实话我挺意外的……为了感谢各位,今后这篇○○○日更。」

 

安迷修刚回宿舍就看到这条消息、又回过头来再确认了一遍、忍不住和底下一片感叹号和“啊啊啊”混在一起先把红心蓝手给点上了,看完一遍太太今天更的文又再次写了一遍新的评论,这次不是单纯的赞扬日更而是在花式表白太太写的剧情伏笔了。

 

雷狮坐在床上吧唧吧唧地啃着夜宵,校服被随手扔到了一边,露出了里面穿的紧身衣。他这周负责拿晚点回来,所以早回到了宿舍,看样子是边玩手机边吃东西有一会了,饼干已经吃到只剩一块了。

 

他听到开门声,抬头看了看。

 

他看着安迷修,注意到死对头在笑:“安迷修,你怎么一脸傻样?”

 

安迷修收起笑容:“你别说话,饼干屑都掉床上了。”

 

“你今晚的饼干和○乐多吃吗?不吃给我吧。”

 

“不给。我自己得吃。”安迷修瞥他一眼。

 

雷狮耸耸肩,继续边吃饼干边玩手机去了。

 

安迷修把手机放回口袋里,换了双拖鞋把脱下来的运动鞋摆好放在门外,然后就去翻柜上的晚点了。

 

***

 

这天是星期一。安迷修看完太太的更新,刷完了tag上的新粮,想着没什么事做就关手机睡觉了,甚至比往常的睡觉时间还早了十几分钟,中途也没有被十二点多从学习室回来的舍友聊天洗漱的声音吵醒。

 

***

 

查寝的老师刚走,安迷修清楚听到关门声和脚步声消失以后,这才放心地睁开眼睛。

 

他看了下星太太的lo主页,最新的内容还是昨天发的那条,而现在已经是十点半有多了。他今天早上和中午也看过,满心以为太太最晚下午也该发了,没想到现在也没有新的一章出来。

 

安迷修陷入了沉思:太太说要日更肯定是不会骗人的。可能她白天比较忙、现在到了晚上才有时间开始写,又或者太太卡文了,正在进行检查修改的工作,总之此刻一定是在尽力尽力地努力着——安迷修心满意足地想,那他还有什么理由不一直等到太太把文贴出来呢?

 

他突然听到对面床的雷狮怪叫一声。

 

“雷狮你干什么?”

 

雷狮翻了个身:“我刚刚终于捞到poi了,我现在都八千多出击了。过几天刀○、○○师还有○s还要开新活动,○蓝我要歇一下先不肝了……”

 

安迷修:不是很懂你们这些既当指○官又当审○者制○人○○师的人。

 

他记得宿舍里还有一个人在睡觉,没再跟雷狮聊下去,雷狮也没有要和他继续讨论的意思。

 

夜晚的宿舍里,有两处的光仍然亮着。

 

***

 

本来安迷修是每晚十一点睡的。有时早一点,有时晚一点,但无论如何都会在十一点十五前把手机关了充电然后躺平闭眼。然而,今天他打定主意得看了太太的更新才睡——

 

舍友已经陆续回来了。今晚作业不多,明天也没有要考试的科目。

 

安迷修没熬过这么晚(相对他而言),他划了下屏幕,已经十一点四十了,星太太的主页上最新的一条还是第○章,而他已经刷新了好多次了。

 

太太说了日更肯定言出必行。安迷修此刻还对太太抱有憧憬崇敬之情,他得撑到十二点过了再说。

 

他的那几个舍友回来直接就睡了,厕所的灯也关了,黑漆漆一片里面只剩安迷修和雷狮的床位隐隐有光透出来。

 

恶党也没睡啊……真亏他能每天修仙玩手机玩到这么晚。

 

他的眼睛快睁不开了。五十四分的时候,他终于看到了星太太更的新的一章。

 

***

 

安迷修最近睡眠不足。少睡一小时影响大吗?有时是这样的。况且也不是一闭上眼睛就能睡着了。

 

他比正常时候晚了一小时才睡,上课的时候直犯困,只能时不时掐自己几下来刺激自己清醒过来。他的那几个舍友早习惯每天睡六小时多,精神跟往常一样好,睡最晚的雷狮边撑着下巴边记笔记,看起来倒还蛮认真的。下课的时候他也没闲工夫做别的事了,只能趴在桌上补觉。

 

——当然是因为他熬到快零点、为了看太太更新所造成的后果。

 

第一次十二点还没睡着的安迷修还希冀星太太明天能早一点发、这样他就能早点睡了。第二天十一点五十分太太更新了,他还心存希望;然后是第三天十一点五十九、第四天十一点五十二……总之都是掐着十一点半和十二点这个时间段发的。

 

安迷修感觉自己要有黑眼圈了,还是不得不坚持熬到太太更新。他边看边揉下眼睛,时刻还提防着查寝的老师突然闯进来,心里想着太太写得真好啊,这太感人了,今晚我们都是星太太的腿上巨型挂件,红心蓝手一个都没落下。然后第二天起来的时候……精神更加萎顿了。雷狮看到他这么没精神的样子,还夸他好学生早睡党终于堕落开始修仙了,还说他们这两个不去学习室熬夜玩手机的家伙应该构筑友谊,安迷修理都没理他,趴桌上继续睡了。

 

这样下去不行。安迷修有点苦恼,总不能太太这篇完结前他也一直保持这个样子。但也不能跟太太说要她早点更新……先不说太太会不会看到、看到会不会回复,本身这个要求就有点无理了。星太太承诺日更已经是天大的喜事了,而且她也做到了日更;这其中没有任何问题。只能怪他自己睡六个多小时睡不够导致早上打瞌睡,是他自己选择要看到太太更新再睡的,要真想充足睡眠完全可以第二天起来再看。而且,太太写得是真的好啊——他肯定不能不看就睡下。

 

安迷修暂时想不出什么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可能真的得等到完结了。安迷修在课上迷迷糊糊地想,又迷迷糊糊地听到老师喊自己的名字。

 

***

 

事情的转机是星太太少有的发了一篇不是更新或者新粮的文字:

 

「[图片]生存现状。试图告诉大家每天这么晚更是有理由的_(:3」∠)_ 过会儿删。」

 

配图是一扇门。绿色的门,左边可以看到一卷手纸,看起来是在厕所拍的。

 

不过,重点是门。

 

安迷修很确信别的学校决不会像自己这间一样、这么奇葩地挑了绿色作为厕所的门。上面还有以前高年级的人留下的涂鸦,比如○○讨厌○○、个性签名、暗恋的人的名字、甚至还有人写了几句诗在上面。他没去过别的宿舍看别人的是否也是这样,但他记得自己宿舍里面的厕所门上、被一个疑似艺术生的学长在左下角画了一个栩栩如生的肌肉男。

 

他把图片放大来看,心跳加快了。

 

图片门的左下角那个穿着涂黑裤子的肌肉男向他微笑。

 

……

 

年级第五从床上暴起跑进厕所。

 

***

 

安迷修在门前站定,思考该怎么和厕所里面的雷狮说话。

 

他思考片刻,认为自己应该先敲门问好,刚想敲雷狮却先说话了:

 

“谁在外面?”

 

安迷修记得自己应当表现得恭敬一点:“是我。”

 

“安迷修?你等下,我五分钟后出来。”

 

安迷修连忙说:“不不不,不急。”

 

“?你都直接跑到这里来了。”

 

“我想请教你一个问题,”安迷修现在的语气还很敬重,“雷狮,你是不是……那个l○○ter里面写○○的星太太?”

 

在厕所隔间里面的人沉默了下。

 

“什么星太太?”

 

安迷修这才感到一阵尴尬,意识到里面的人还是自己认识的雷狮、是跟自己关系不大好的雷狮。

 

他想离开了,又听到雷狮轻笑出声。

 

“是我。我id是一个星星符号也没说过自己就叫星啊,是你们自作主张喊的。”雷狮说,“你id是什么?我好像没在群里或者什么地方看到过你,是最近才入坑的吗?”

 

“我在lo上名字是冷热流。就那个……经常和别人一起在你文底下打call的,不产粮。”

 

“我去关注你视奸一下,看看你有没有什么不良癖好。”

 

“……那个……太太……”

 

“安迷修你什么毛病?”

 

“……雷狮,你每晚都是这么码字的吗?真辛苦啊。”

 

“不是,你不是和我一个宿舍的吗?我有没有每晚去厕所呆一个多小时你不知道?”你别不是个傻子吧。雷狮心想,接着说,“我要这样查寝老师得天天怀疑我便秘。”

 

“所以你没在上厕所?”

 

“没有。我今天想试下在厕所写怎么样,文有点卡住了,刚刚才写完。”

 

安迷修发觉事情并不简单:“你平时不是和我说每晚都在熬夜打游戏吗?”

 

“对啊,写完了再肝游戏啊。”

 

“——你通常几点睡?”

 

“一点两点?玩三四个小时吧。”

 

“那你什么时候码完字的???”

 

“有时候下午就写完了,大多时候十点左右吧。”

 

“……所以你为什么每晚都掐着十二点前几分钟发?”

 

“这个啊,”雷狮说话停了一下。“我定时发布的。感觉这样还挺好玩的哈哈哈可以说是修仙党福利之类的……”

 

……

 

“……雷狮,”安迷修无比冷静地说,“你出来。你跟我说过你没在上厕所。”

 

“出来就出来,你突然这么用力敲门干什么?”雷狮隐隐感觉到不妙。

 

安迷修用膝盖撞了下厕所门。

 

“有急成这样?……我现在出来……”

 

雷狮打开门。安迷修撸起袖子上前一步,突然一只手有力地按在了他的肩膀上,还有一只落在了雷狮肩膀上。是银爵,他被这番动静给吵醒了。

 

每天保持充足睡眠八小时戴○k镜的银爵:

 

“……你们,”他本来就黑的脸看起来更黑了,声音低沉,“要么滚去睡觉要么滚出去。”

 

最后的结果是被进来的查寝老师以为他们三个大半夜想搞事情、被训了一通后三个都回床上睡了。

 

***

 

安迷修本来就有意愿要给星太太一篇长评。两千多字,另外再加三百字用来吹太太。

 

他现在知道雷狮就是星太太;尽管是这样,长评还是要写的:

 

「冷热流:

……是这样,我写这篇长评之前还不知道自己在现实认识@☆。我刚刚才得知这个家伙(抱歉实在再说不出口叫太太,我们在现实有点不合)原来每天下午左右就写完一章更新了……。这里是个不太能熬夜的人,为了追他的连载现在每天上课都在神游,心情有点复杂:+I

不好意思说多了废话。下面是正经的长评:……」

 

他中午发完就睡了,等下午放学回来宿舍一看差点被吓死。一排消息提醒冒了出来,还有一堆奇奇怪怪的评论。

 

「☆[已关注]:

什么!原来你这么爱我的吗@冷热流!!啾一口3

我说你怎么最近情绪不对原来是睡眠不足啊。我就勉为其难地今天早点更好了。今晚晚点是○○包让给我的话再透露点后续给你怎么样?还有最近构思的一个新坑脑洞。

下面那堆评论说“突然站小透明和太太”cp的人,说因为冷热流和星星只能组成流星不能组星流星冷热的人,其实我圈名是海盗??冷热之间又可以说是温,所以各位站海温吧哈哈哈哈

还有说冷热流抱大腿的,你过来我要打爆你的头,人家虽然网上拼命打call但现实可是个学霸,数理化老牛逼了就是英语有点差,还是物理科代表和纪律委员,平时是我抱大腿让他不要记我欠交作业和扣纪律分才对。……话说冷热流我们在一起吗。我看到你向我比心表白了。

冷热流:

……是这样,我写这篇长评之前还不知道自己在现实认识@☆。我刚刚才得知这个家伙(抱歉实在再说不出口叫太太,我们在现实有点不合)原来每天下午左右就写完一章更新了……」

 

……

 

安迷修脸红了。

 

***

 

第二天的安迷修睡了个好觉。

 

第三天银爵有事请假回去了,安迷修被雷狮安利爬起来玩游戏,一点都没睡下,早上更困了。

 

安迷修顶着黑眼圈:“雷狮我求你了……让我睡觉吧。”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烂尾好烦啊orz

评论(23)
热度(505)
©九曲十八弯成为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