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九曲十八弯成为咸鱼

【雷安】安迷修突然不想养猫

这篇的后续,自我感觉糟糕,大概真的不会再有后续了_(:3」∠)_

依旧是猫咪雷狮和人类安哥,有变成人的情节,暗示帕佩和卡埃

 

作者脑子有病,欧欧西注意

 

==============

 

安迷修一只手把雷狮摁在自己腿上不让他扑上来,一只手拿着手机。

 

他面无表情地把手机上一个叫做“我家雷狮♥”的相册打开,想了想没舍得把相册里99+的照片给删掉,最后把相册的名字改成了“收留的恶猫”。

 

雷狮从他的手下挣脱开来,咬咬他的袖子。

 

六点。安迷修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是时候去做晚饭了。

 

说是做晚饭,其实也就是把用饭煲煮下饭微波炉热一下菜,多数是买来的冷冻食品,心情好的话再做个煎蛋。他只会做煎蛋,是之前师傅教的,而微波炉和电饭煲使用是正常人用几次就会的事。再要是懒的做就叫外卖,就是每次吃的时候会感觉对健康不好。

 

他打开冰箱看了下,把鸡翅拿了出来。鸡翅因为冰冻的缘故紧紧地粘在一起分不开,安迷修使劲掰了也掰不开,于是他把鸡翅放到桌上,深吸口气准备把它们砸开。

 

雷狮围着他的腿转了一圈,安迷修的拳头落在了冷冰冰的鸡翅上。

 

……。

 

没有分开。手还挺疼的。

 

安迷修想。他放弃了,把连在一起的四五只鸡翅倒出来然后放到了微波炉里。

 

雷狮提醒他似的叫了一声。

 

“等一下。”安迷修回答说,也不管猫是不是真的听懂了,他把中午剩的饭也拿出来放到桌上,接着走到大厅打开了最上面一个柜子的柜门。里面是猫粮,安迷修把星星图案的一盒拿了出来,把猫粮倒进了食盆里。

 

雷狮蹭蹭安迷修的腿,欢快地低头吃了起来。

 

就这时候他还有点可爱——安迷修边等微波炉热好饭菜边看着雷狮想。

 

***

 

安迷修打定主意不去理他。

 

他指的是人形的雷狮。自从上次这猫崽子(正常来说应该是兔崽子,但雷狮是猫)见面就掰着指头一条一条讲他的私事、嘲笑了一通他对两人关系亲昵的说法、再然后是一大早鬼鬼祟祟地拉来一帮同类朋友到他家还偷拿他钱包、他就对雷狮心情很复杂了。

 

面对相处好久的雷狮猫还好……但这个——他实在是不想承认这就是他家的猫。

 

漫画里面兽耳和尾巴的情节都是骗人的。安迷修想。又有些庆幸雷狮没有全裸出现在他面前。雷狮看上去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还是那种会平时翘课溜出去打架的高中生。除了有时候会忍不住舔自己的手脚,他看上去再正常不过了。

 

之前雷狮跟他说洗澡的时候老是碰到他的○○不是在开玩笑,之后就算是雷狮变回猫以后、他也没再让安迷修把他拎到厕所了。本来是月初和月末要洗一次的,雷狮又爱到外面去,安迷修怕他长虱子,雷狮还露出肚皮给他摸(自从带回家来极少数来给他摸的几次,安迷修快感动坏了,手感真好),他一时没狠下心来就把猫粮从保险柜里拿了出来,此后他便见识到了自家猫能说话后不要脸的程度:雷狮是猫的时候一个月洗两次。现在他能变成人了,人不会因为天天洗澡就脱毛得病,在第一次洗了半小时后他走出来,只围着毛巾请求安迷修让他每天变成人洗澡。安迷修感觉这副画面不知怎么有点辣眼睛,又看到雷狮一副被轻薄的少女摸样说愿意把尾巴给他撸,为了防止雷狮再说出更过激背德的话,他同意了。他被骗了,雷狮每次洗完澡就径自溜出去和海盗团汇合了,临走还摸几把猫粮塞进裤兜里。早上变回猫的时候,好像达成了目的就没有过多理会他了。

 

安迷修越想越心塞,想想雷狮现在换洗的衣服除了他自己本身的那套、还是自己的衣服、水费无故地就多出一人份的来、晚上还要开客厅的空调给雷狮,顿时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和雷狮谈一下。

 

浴室的门开了,雷狮出来了。

 

他头发上还滴着水,上半身没穿衣服、下半身穿了一条明显短了一截的长裤,毛巾随意地搭在了他的肩上。雷狮手上拿着件衣服,向安迷修的方向走过来。

 

“安迷修,你这衣服太小了,”他抱怨说,“我看上面是XL码的。”

 

虽然说现在买的衣服都是四舍五入买180以上的衣服,但以前的旧衣服也没怎么舍得丢。

 

不知怎么,安迷修看着走一路过来地板湿了一路的雷狮,突然有点想打他。

 

“……你去我衣柜里再翻一下好了。左边第二层和第三层的别动,都是冬装。”

 

雷狮应了一声,踢踏着拖鞋进了安迷修的卧室。

 

安迷修继续低头看手机去了。

 

等雷狮穿好衣服出来的时候,看到安迷修还在刷微博,突然就来了兴致轻手轻脚地走近他。安迷修那根硕大的呆毛还立在空中,雷狮再往下,快速地亲了亲安迷修的脸颊。

 

安迷修被吓到了。

 

“——你干什么?”

 

雷狮假装若无其事的样子:“我是猫,懂吗?猫做事是不需要理由的。”

 

“你之前明明趁我睡觉想偷亲我,我还特意换了个姿势背对你,现在我主动了你又嫌弃我。”

 

“安迷修,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外面养了其他猫了——”

 

安迷修听他这么一说,感觉有点道理,但总感觉又有哪里不对。

 

有道理才怪啊。你现在根本不是猫的形态好吗!?

 

安迷修正想反驳他,却看到雷狮已经走远了,正从他的钱包里抽了两张十块出来,又把钱包放下拿起放在旁边的星星头巾,自己给带到头上了。

 

“我先走了,记得晚上留门,别太早睡了。”雷狮对他说,哐当一声关上了门。

 

***

 

公园里,有四个大男人非常可疑地聚在沙池附近,一个坐在秋千上,一个坐在摇摇马上,还有两个坐在公园长椅上。

 

“我觉得第一步计划已经成功了。”坐在摇摇马上的人说,“安迷修肯定不会只把我当他的猫来看了。”

 

卡米尔坐在秋千上,整个人稳稳地停在了空中,翻着一张写满了字的表。

 

佩利说:“老大今天衣服看上去挺帅的。”

 

雷狮听到他这句话有点得意。

 

“这可是安迷修的衣服,”他说,“我翻了好久才找到一件好看点又比较合身的。”

 

“是不是就是那个你跟我们说了四五次、把你丢下去看演唱会的主人——”

 

“是他。别这样叫。”雷狮打断他的话,思考了片刻。叫大嫂肯定是不行的,佩利他们迟早得认真和安迷修见上一面,叫夫人安迷修也肯定会把他们赶出去。想来想去,最后雷狮说:“还是叫安迷修吧。”

 

“现在第一步计划应该初步完成了。大哥可以每天都变成人了,我们也因此可以在这里讨论问题,”卡米尔说,抬头看看雷狮,“大哥,真的确定安迷修没把你当成普通宠物来看了吗?”

 

“当然。我跟他说的第一句话保证震撼。”雷狮自信地说。

 

“是什么?”

 

“‘安迷修,你过来,我要打你。’”

 

不考虑是什么的语境情况下、这句话确实对初次见面的人说足够印象深刻了。只是……跟要追求的人这么说真的没问题吗?

 

不管怎么说,可以确定这一步任务已经完成了。

 

“大哥现在还只是晚上能行动。所以接下来要做的是、尽量让安迷修习惯雷狮以人形形态来生活、取得他的信任来获得白天活动时间,之后可以跟去安迷修的日常工作场所让他的同事朋友习惯雷狮的存在,有能力的话要让他人误认为雷狮和安迷修关系特殊。”卡米尔面无表情地说,“这是很难的一步。接下来还有第三步,可能比这还困难——”

 

雷狮觉得(弟弟说的)很有道理,然后忽略了询问计划是否还有他人成功执行过。

 

他们又聊了一下,直到卡米尔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告诉他们已经是九点过半了。

 

“我连表都没有,”雷狮说,语气听上去倒没有太多嫌弃的意味,“安迷修太穷了。”

 

“是朋友给的。”卡米尔习惯这么称呼猫主人。

 

帕洛斯一只手撑着下巴,看上去就快要睡着了。:他懒洋洋地说:“老大,我和佩利没有地方睡下。”

 

“之前跟辣鸡铲屎官见面的时候被威胁报警赶出来了。”佩利补充说。

 

雷狮正想英勇就义贡献出只能买三个冰激淋的二十块钱(大概只能买张毯子来过夜),就看到卡米尔从秋千上起身了,表情没什么变化:“我来帮忙吧。我得十点前回去。”

 

雷狮瞄了一眼,是微○钱包的界面,数字看上去四位数不止。

 

“是朋友给的。”卡米尔再次解释,脸微微发红。

 

“安迷修可真穷啊,”雷狮痛心疾首,“幸好以后会有我来养他。”

 

……

 

佩利惊恐地看着眼前这两个基佬,默默向远离他们的方向挪了下,然后不小心碰到了帕洛斯的左手。

 

***

 

计划肯定是没问题的。雷狮想,那么只能是安迷修的错了。

 

安迷修本身是没多少时间在家的。他是个老师,虽然家离学校近,为了照顾雷狮中午也会回来看食盆是不是空了、要不要补充猫粮,然后睡个午觉下午继续回校,所以即使是在家守着也无济于事。他的生活是三点一线式的、甚至连和朋友同事一起出去玩的时候也很少,日常就是在学校和家里之间来回行动。这么一来就只有周末和晚上才有空,但安迷修晚上有时候还要工作。

 

“不,雷狮,”安迷修说,有些头痛他怎么又在暗示这个,“我不会让你全天都变成人的。”

 

现在是晚上,学生期末考试已经结束了,试卷也改完了,雷狮和安迷修非常和谐地并排坐在沙发上,两个人看上去好像其乐融融,对话就有点微妙了。

 

“安迷修你在外面养别的猫了。”

 

“……没有。”安迷修把电视关了,扭头看向坐在他旁边的雷狮,“我再跟你说下理由吧。”

 

“首先——你应该知道,我还信不过你。”他说,“晚上你说要洗澡,我同意了,也没看你每天晚上到外面去做什么,但总之小区里没传出来什么可疑男子行窃擅闯民宅的事。”

 

“但白天不一样。我没法看着你。不仅仅是多一个人的饭量的问题,要是你惹事了、把家里搞得一团糟、偷拿猫粮和钱包邀请所有附近猫咪去开派对、事后有人问起,你只需要变回猫就没事了,但那都是我的责任,会有人知道你是从我家里出来的。”

 

“你想白天也以人类形态来生活。……是想做什么呢?”

 

老子喜欢你啊。雷狮心想,没有回答安迷修的话。

 

他突然凑近了安迷修、趁安迷修还不知道他想做什么的时候重重地亲了一下他的脸、差点就要碰上安迷修的嘴唇了。

 

“你……”安迷修吓到呆毛都直了。

 

“我出去一趟。”雷狮站起身来。

 

然后徒留下了安迷修一个人思考该怎么和雷狮解释人/猫表达感情方式的不同。

 

***

 

“行不通。我觉得我应该向他告白。”

 

“这才是○○小区的老大啊!”

 

“……万一……我们有计划2吗?”

 

“有的,大哥。”

 

***

 

几天过后,雷狮打算跟安迷修坦白了。

 

安迷修本来打算开电视来看新闻,没想到雷狮直接把遥控器拿走放到一边了,然后走到正好挡着电视屏幕的位置。

 

大概是又想提出同样的要求了。安迷修想,做好了拒绝雷狮的准备。

 

雷狮一脸深情:

 

“安迷修,你真好看。”

 

……

 

安迷修莫名想起之前尬撩的自己。

 

“我本来最喜欢绿色,因为那是你的眼睛颜色。”他又说,“猫的眼睛看不到棕色,在得到新的躯体之前,我一直以为你是灰色头发……后来我才发现,棕色也很漂亮。”

 

收回前言。

 

“猫的平均寿命大概只有十三四年、一般的可以活到十八年,我已经在你这里呆了快一年了。”

 

“我想陪着你,安迷修。……直到你的头发真正变成灰色、脸上再开始长满皱纹。而我的人形比你年轻几岁,可以试着照顾你这个快三十岁了还找不到女朋友的家伙。”

 

“……是二十五岁……”

 

“你闭嘴,四舍五入就是三十岁了。我正酝酿感情呢。”

 

“所以,这是个告白吗?”安迷修只觉得有点好笑,也没多想自己是在被自家的(公)猫告白了。

 

他提出了疑问:“你是想白天也变成人吧。但照理来说,白天和晚上变的时间总有间隔,等你到了变成一只老猫的时候、就算人形是年轻的、中途变回猫的时候也始终会老去,人形也不可能吃猫粮。”

 

“这不要紧,我用你手机搜了下有永久版的,就是贵了点。”

 

安迷修才想起自己还没换锁屏密码。

 

“……你要是真的不做猫了,那‘雷狮’这个人可是相当于是黑户啊。还是个无业游民。”

 

“我会找不到工作吗?……你就报我是你私生子嘛,罚款以后还你。”

 

“……说得好,我洁身自好,都还没结婚。”

 

雷狮:“我俩明明连证都领了。你名字都在上面。”

 

“你说免疫证吗?”

 

“安迷修,你明明长这么大了女朋友都没有,跟我一起多好啊。”雷狮绕开桌子,这次走到离安迷修很近的距离了,雷狮小腿能碰到安迷修的膝盖,雷狮站着,安迷修坐着,雷狮一只手插在口袋里。

 

“不不不,我有的,”安迷修被他这么看着有点慌,拿出手机打开相册胡乱地打开了一张照片,“你看,这个是我女朋友。”

 

雷狮低头看了一眼:“安迷修醒醒,你明明既不是男友粉也不是老公粉,你是骑士粉。”

 

 

安迷修:“总之我不同意让你白天变人也不和你交往,死心吧。”

 

……

 

“可是猫的舌头和○○上有刺啊,我还怎么亲你还有和你○○呢——”

 

安迷修忍住了打他的冲动:“说完了就走吧。你不是每晚都要出去吗?”

 

“今晚不用。”雷狮回答他,“真的无论怎样都不行吗?”

 

“无论怎样。”

 

雷狮深吸了一口气。

 

“看来只能把你变成猫了。”

 

……

 

安迷修惊恐地看着雷狮从口袋里拿出一包椰○牌椰奶包装风格、上面写着大大的“人粮!!”两个字的不明物、整个后背都贴到了沙发上。

 

雷狮邪笑着逼近他。

 

End

 

然后雷总就被打了x

拖了有一阵子,开头真难写……

 

评论(8)
热度(185)
©九曲十八弯成为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