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九曲十八弯成为咸鱼

【雷安】double

校园设定(可能是奇怪的学校),超能力梗(大概都不是什么正经的超能力),双向暗恋

总而言之是个糖!含少量帕佩

注意可能有点少女……

撞梗的话……那就有点尴尬了(

 

==========

 

雷狮拍了拍自己三下。

 

分明的“叮”地一声传来,却什么也没有发生。

 

“看来是不管用。”虽然结果和预料的一样,雷狮的语气听上去还是很遗憾。

 

佩利在一旁看他,双手各拿着四根烤串、帕洛斯一手拿着饮料在喝一手还拿着佩利那一罐,两罐饮料是同一种、帕洛斯有时也会误喝到佩利的那罐饮料。卡米尔跟他们走在一起,提着一袋装了杂七杂八东西的塑料袋,大抵是他们刚刚在路上买的其他零食。

 

他们走在路上,然后突然看到了安迷修。

 

安迷修似乎是在等车,没有注意到他们。他坐在椅子上,怀里抱着斜挎包。

 

“你们先别管我了,”雷狮突然来了兴致,“我想跟着安迷修看他要去做什么。”

 

……

 

卡米尔欲言又止,到底没把变态斯○克这个词说出来。

 

佩利把吃剩的垃圾丢进垃圾桶,转身去拿帕洛斯手上保管的饮料。他说:“我还以为接下来我们要去游戏厅,用老大的超能力痛痛快快地玩一把呢?”

 

雷狮说话时有种奇特的急切,不是往常小心将爱意藏在针锋相对的那种语气——他边往前走边回复佩利:“这个可以晚点再说——车来了,我先跟上他。”

 

***

 

安迷修知道雷狮跟着他。

 

要想不注意雷狮很难。首先是雷狮从来没有过尾随别人的经验——他是位领导者,有天生的吸引别人的体质在里面,不管是对于同伴还是敌人,这使得他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夺目的存在。他不是在夸雷狮。骑士需要审度自己的对手。况且引人注意有时也不全是好的。

 

对。再然后就是雷狮那个很骚包的星星头巾。他真的觉得自己蠢到注意不到他吗?

 

他们下了车,安迷修快步往前走,雷狮也跟着加快了步伐。雷狮跟在安迷修后面走了大概五六分钟,然后来到了一个很小的书城、就在旁边大的娱乐广场附近。

 

安迷修推开门走了进去,雷狮犹豫了下,想想都跟了这么久,也进去了。

 

他很少去这里,大概就在开学时候去过一两次,原因是课本和辅导资料找不到了。反倒是那边的广场去的多,放假约人玩聚会之类的都在那边,对那边早就摸得很熟了。

 

反而是这里……虽然离得挺近的。

 

因为现在本来是学生上课的时间,小书城里面的人不多,零星的几个人坐在位置上安静地看书或者在写东西。安迷修脚步轻快、在本来就安静的场合里几乎都听不出他的脚步声,雷狮进来的时候门开太大了,弄出了响声,坐的近的几个人抬头看了他一眼。他又得赶紧跟上安迷修,鞋子落地的声音在寂静当中显得格外突兀。

 

还挺尴尬的。雷狮边走边想,他已经尽量做到最小声了,要是还有人盯着他,他就回瞪过去。

 

安迷修看起来目的明确,直直地就走向收银台那边了。

 

书城的女主人朝他点头微笑,安迷修也跟她小声地打了招呼,然后从挎包里拿出借的书放在台上。等雷狮从旁边书架躲的地方出来,就看到安迷修拉开挡板走到后面的储物室去了。

 

雷狮:???

 

女主人看到雷狮那么大一个人站在那里,问他:“同学,你在干什么?”

 

雷狮看着主人那张不苟言笑的脸,想起自己很早之前来的几次、被那人冷冷的目光给盯得心虚,还偷偷怀疑过老板娘是不是坐在空调房里、整天对着电脑只会一个表情了。他感觉老板娘一直脾气不太好,对人都是不耐烦的,仿佛他们打扰了她正在做的事情。

 

于是他朝主人笑了笑,指指安迷修刚进去的地方:“……我跟他一起来的。”

 

女主人的面部表情好像柔和了。

 

“那你进去吧。”她说,“辛苦你们两个了。”

 

雷狮没多想她说的辛苦是什么意思,推门前深吸一口气走了进去。

 

***

 

“让我看看,我们的‘最后的骑士’在做什么?”

 

雷狮走进来,把门关上了。闷热迎面而来。储物室又不透风,关上门后把外面的空调也隔绝了,就让人更不能忍受了。

 

储物室比想象中的要大。安迷修坐在角落的地上,离雷狮大概有五六米远的距离。他的周围都是书,新书,一大摞一大摞的书,每一摞都跟坐下来的安迷修差不多高,安迷修手上拿着刻刀正在划开他面前那一摞其中一本书的塑料包装。

 

安迷修看上去也没多惊讶。

 

“你竟然跟我到这里,雷狮。”他说,语气包含警告意味,他手上动作停了一下,将拆好的一本新书放到自己面前的另一摞上,“我很忙。你如果是来捣乱的话,请出去。”

 

今天的安迷修怎么跟吃了炸药桶一样?雷狮向他走近的时候想,丝毫没有想起自己以往的作为,可能是因为这里实在是太热了吧,他想。

 

离得近了,雷狮才看到安迷修身上出了薄薄的一层汗,衬衫紧贴着主人的皮肤。安迷修就这样坐在地上,鞋底对着鞋底,两只手上是灰尘,刻刀熟练地在书的侧面划了一个一。

 

“——这里实在是太热了,安迷修你怎么忍得下来的?”

 

安迷修抬头迅速地看了他一眼,又低头忙乎了:“没人叫你过来。”

 

雷狮仍然是站着,随手拿过一本书翻了下:“你在这里做什么?”

 

“店里进了新书,女士平时得负责看着店,只在下班之后有时间整理。我过来还书顺便帮下忙。正好今天上午不用上课。”

 

“只有你一个?”雷狮看着围着安迷修周围的那一堆书,“这得做到什么时候?”

 

“本来我是和别人一起过来的,”他说,“后面他们懒得干了。”

 

雷狮蹲下来,拿起地上放着的印章看了下:“……安迷修,我给你看下我的能力吧。”

 

安迷修这次没理他。

 

雷狮说:“我今天给佩利他们变了好多烤串。事实上我们只买了两串,老板看着我们差点被气死了,他还以为我们外带食物到他那里。我这样拍三下,这个印章就能变成两个——”

 

他拍拍手上的印章三下,什么都没有发生。

 

甚至连“叮”的一声也没有了。

 

“靠,什么鬼?”雷狮不信邪地又拍了三下,印章还是原来的那个印章,“不会能力用完了吧?”

 

安迷修看他的眼神宛如在看一个傻子,在雷狮和他对视之前又集中注意力到手头的工作上去了。

 

……。雷狮思考了下,记得自己最后一次用能力是在和海盗团分手之前,他想试下能不能复制一个自己,然后他失败了。

 

他想不通,干脆就不想了。本来还想在安迷修面前炫耀一下——

 

雷狮坐到地上,开始看着安迷修。安迷修仍然是没有理他。这会儿他的脸看上去非常刻薄无情,嘴唇抿着,不像以往或是愤怒厌烦或是女士面前的样子,更没有大谈他所谓的骑士道。

 

安迷修是个独行侠。雷狮意识到这点,而他乐意将这位离群者引导入世。

 

有人进来了,把全部灯打开了——之前安迷修只开了靠里面的那一排。是刚才的女主人。

 

她拿着空调遥控器进来,把空调给开了。

 

“你们也不提醒我一下,”她说,“我都差点给忘了。这里这么闷……”

 

“缺什么跟我说好了。有想看的书可以直接拿回去看,看完记得还回来就好。”

 

“真是麻烦了你们了,安迷修还有这位……?”

 

雷狮被她看着有点尴尬:“……雷狮。”

 

“麻烦你了,雷狮。多一个人应该能提早好几天完成……安迷修这几天都是一个人来。我回去继续看着店了,不打扰你们两个了。”

 

安迷修这时才回答她:“我们这里没事。你继续自己的正事吧,女士。”

 

有好一会儿,房间里静悄悄的没有人在说话,只听到放书和拿书的声音、还有划破塑料的声音,雷狮就这样坐在地上盯着安迷修。他盯了好一阵子——看安迷修的头发,看他的绿眼睛,看他身上缠的绷带,最后才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而雷狮,通常下定决心要做的事情,是很难被动摇的。

 

“你居然还知道那位女店主的名字,”雷狮试图让安迷修接他的话,“大部分人都不会问的吧?”

 

安迷修把搞好的一摞书往旁边移了一下,又继续去应对下一摞了。

 

“……喂,安迷修,”雷狮往安迷修那边凑近一点,“……求我我就帮你。”

 

“那你就继续做梦吧,恶党。”安迷修没好气地说。

 

骑士的语气好像恢复成往日那样了。这让雷狮的心里稍微雀跃了一点。刚刚安迷修对他爱理不理的样子让他还以为安迷修身上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

 

雷狮拿过一本书:“你雷大爷今天心情好,就勉为其难帮你个忙吧。……我该怎么做?”

 

“……你那边那些都是已经拆好了包装的新书。每本的第一页和最后一页都要贴上标签,还要在侧面盖章,同一本书记得标签的数字号码要一样的,不然就废了。”

 

“安迷修,我们换一下吧。你来贴标签和盖章,我来拆新书。”

 

安迷修把刻刀收进去,再伸手递给雷狮。雷狮接过之后换了个位置坐下,马上就开始工作了。

 

“这些送的书签和卡片要拿出来吗?”

 

“拿出来,你可以留着带回家或者就放到地上,等下一起收拾。”

 

“我说怎么最近放学都找不到你……原来是跑到这里了吗?”

 

“嗯。”安迷修应了一声,中间停顿了一下,“等下,你平时不都是在找我麻烦吗?”

 

雷狮露出一个讪笑:“……我现在不正在帮你吗?”

 

安迷修说:“你小心点,别在书上留下刮痕。”

 

他们都坐在地上,地上有乱堆的塑料垃圾和书签卡片,两个人的手都是脏兮兮的。虽然不是直接面对面坐着,安迷修在雷狮的左边,但雷狮把拆好的书放到左手边、安迷修就这样也左手拿起,贴上标签盖好章、然后将整理好的堆到右手边、竟也有种莫名的默契来。

 

气氛……好像不太对。安迷修偷偷打量了雷狮一眼。

 

雷狮和他的眼睛对上了。

 

“安迷修。”雷狮说。

 

安迷修想起什么似的、假装不经意地又去拿雷狮拆好的书去了。

 

“——说起来,你得到的能力是什么?”

 

“没什么好说的,”安迷修回答他,“可能比丹尼尔校长的还没用。”

 

“他的是什么来着?”

 

“走一步路头上掉一块积木。你忘了我们为什么放假了吗?”

 

“那还好。我跟你讲佩利的是——”

 

他想到这点就忍不住笑:“算了,到时候再说。我敢保证你会笑掉大牙的,安迷修。”

 

气氛缓和了,室内的温度是令人愉快的凉爽。

 

“我可不像你,”安迷修说,把整理好的书放到右手边的一摞,“我会等着的。”

 

“忙完之后有什么安排吗?”雷狮又问。

 

“……本来是有的,”安迷修想了下,“但得去学校。我现在还不能回去。”

 

“有什么不能回的?”

 

“有个人打算在学校堵我。”安迷修说,“我之前阻止了他强行要一位小姐做他的女朋友。”

 

“名字是什么?安迷修你怕打不过他吗?”

 

“排名三百多的,橙色卷发,有纹身和耳环的。”

 

雷狮眯起眼睛:“我好像记得。……他好像要我帮忙过作弊,然后我举报了他,他那次考试被取消资格了,还在校内网上匿名说要报复我。然后又被打了。”

 

“不。这次不一样。你打不过他的,雷狮。”安迷修表情变得怪异起来,“他新得的能力是将碰到的人的衣服变成蕾丝蓬蓬裙,还是粉色的。”

 

雷狮:……

 

雷狮:“好吧,既然你等下没事做,跟我一起怎么样?”

 

“……去做什么?跟你们海盗团一起吗?”

 

“对,”雷狮说,“我带你去点好玩的地方。绝对合法。”

 

安迷修低头思考了一阵:“你明天还来吗?我指放学的时候。”

 

“看我心情吧——”

 

“那等下我跟你去。你明天连续三天放学的时候跟我来这里帮忙,三天肯定能完成。”

 

“行。安迷修,你没去过旁边那个广场吧?我对那里可熟了。你要是去过我还有一个好地方介绍给你……”

 

他们的眼睛突然对上了,安迷修的绿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雷狮:“我跟过去只是为了监督你们。”

 

雷狮看着他,一时竟想不起来反唇相讥。

 

***

 

他们从书城出来的时间大概是上午快接近十点的时候。上课的时间是两点,雷狮估摸着他们还能看场电影玩一小时吃顿午饭再回学校也不急,一通电话卡米尔、帕洛斯和佩利都过来了。

 

佩利嚷嚷着安迷修怎么还在这里,被帕洛斯捂住了嘴。

 

这几个高中生聚在一起,外面又热,大家是断然不乐意到外面玩的。然后他们按雷狮所想的那样打算先去看场电影,但几个人想看的又不一样,卡米尔和帕洛斯要看喜剧片,佩利想看动作片,安迷修竟然想看惊悚片。最后卡米尔和帕洛斯去看了喜剧、卡米尔拉着佩利没让他跟着雷狮和安迷修去看惊悚片、分成两批人看电影倒也挺好的。卡米尔那边的喜剧打打杀杀的特效镜头竟也不少,雷狮强忍着不在放电影的时候吐槽化妆和穿帮。

 

雷狮和安迷修出来的时候,另外三个人的喜剧片还有十几分钟才看完。

 

他们在附近休息的地方坐下了。

 

“我以前倒没有想到你喜欢这种类型的电影。”雷狮说,“其实还行。”

 

“其实主要是因为我看了前面两部。第三部是完结篇。我看网上他们评论说不如第二部好看。”安迷修说,“……今天,谢谢你,雷狮。”

 

雷狮坐直身体想回他的话,安迷修做手势示意雷狮继续听下去。

 

“看这个电影第二部的时候我是一个人看的,”他说,“因为是恐怖片。平时其他电影我也不是每次都有人陪着来一起看就是了。虽然一个人也没什么不好的,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但其实一个人被情侣夹在中间的时候还是挺尴尬的。”

 

“……我原本都不打算去影院看了、想着过阵子上电脑看。”

 

安迷修的表情看上去很郑重。然而雷狮不理解安迷修的问题——他自己从来没经历过这种事情。他的身边总有追随者、其中更有忠心耿耿、打定主意一辈子追随他的人存在。

 

他只看到安迷修的绿眼睛看着他。是漂亮的绿色、让人想起深林里的绿潭。

 

“那你等会儿可能还得感谢我,安迷修。”半晌他才说。

 

刚刚出来的三个人:突然被闪,不吃所错。

 

***

 

安迷修和雷狮海盗团混在一起玩了一上午、玩得挺开心的,也没有碰到熟人。其他人对安迷修的加入都没什么意见,唯一有意见的佩利、后面就被安迷修第一次接触街机就迅速轻松上手给折服了,接下来就没有再抱怨什么了。雷狮全程都在请客,安迷修还有点不好意思,其他人都习惯了,安迷修也无法阻止雷狮掏钱。

 

“本来还以为今天能少一点的,”雷狮说,“结果突然能力就不能用了。”

 

“大哥你最后一次用是什么时候?”

 

“跟你们分手之前,后面跟安迷修一起的时候还试了下,没有声音。”

 

安迷修这时候和帕洛斯佩利站在一起,见雷狮和卡米尔在闲聊,挥手叫他们两个过来。雷狮应了声大步向安迷修的方向走过去,卡米尔然后才跟上雷狮。

 

他看到雷狮和安迷修相视而笑——但当他们的眼神从彼此身上移开的时候、卡米尔看到安迷修那双绿瞳中的某种情感好像消失不见了。

 

***

 

午餐地点也是雷狮选的。卡米尔是甜党,其他人是辣党,最后他们强行折中了一下打算吃咸的。

 

卡米尔:……其实我们完全可以去吃自助餐,自己选自己喜欢的。

 

然而他看了看对面的帕洛斯和佩利、又看了看旁边坐着的安迷修和雷狮,最后什么都没说,默默又往里面坐了点,试图从菜单上找到自己应该爱吃的东西。

 

服务员给了他们三本菜单、一本帕洛斯拿着,一本卡米尔,一本在雷狮手里。

 

“安迷修,你觉得这个怎么样?”

 

这一次安迷修避开了雷狮的眼光。

 

“雷狮,你看完再把菜单给我看吧。”

 

***

 

回到学校的时候距离正式上课还有一点时间。他们为了避开据说要堵他们的橙发小个子还特意绕到了学校后门,看到后门只有保安在那里,没有其他人在。

 

做好穿裙子打架的佩利隐隐松了一口气又有点失望,被帕洛斯拍了下脑袋。

 

安迷修突然站住了。

 

“雷狮,我有点事情想跟你单独谈一下。”

 

雷狮示意他们三个人:“我等下追上你们。”

 

等卡米尔带头领着其他两个人离开了,雷狮才开始好好打量起安迷修来:骑士的表情现在看上去挺庄重的,脸还有点红,好像在犹豫着什么,双手还无意识地握成拳头。他回想了一下今天有没有做过得罪安迷修的地方,应该没有吧……除了打游戏的时候一直要当玩家1。

 

当安迷修再次开口的时候,雷狮差点以为他要说要跟自己决斗。

 

“我要跟你坦白一件事。”

 

幸好不是决斗。雷狮想。他跟人打架从来不会手下留情。

 

“你之前问我的能力是什么,我没说。但其实……我的可能跟你差不多。不过是反着来的。”

 

“要是说你的能力是将事物的数量乘以二,那我的就是减半。你的能力使用条件是拍三下,我的是当我跟人长久对视的时候——我能……让自己对某人的感情也除以二……可以从100降到50再降到很小,”安迷修说,不敢去看雷狮此刻的表情,“我应当诚实地跟你坦白。我对你用了四次能力,雷狮。”

 

“……我害怕你会真正讨厌我。所以在我们书城里见面之前,我就将喜欢你的感情减半了。”

 

“然而,只要这种感情一开始就不是为零的,再怎么除以二也不能让它变成零,只能变得很小很小,它是不会消失的。”安迷修说,“所以后来我又用了很多次能力来减少我对你的喜爱,但它们很快又涨起来了,然后我才意识到我这样做毫无意义。”

 

“我想,既然这么多次都无法消除爱意,那应当就能证明我的赤诚了。”

 

安迷修这次完完全全和雷狮的眼睛对上了。他的语气坚定,恍如在宣誓。

 

“而我忠于我的爱。”

 

于是紫色映着绿色,绿色映着紫色,雷狮看着安迷修,安迷修也看着他,直到安迷修感觉到自己的能力逐渐消失了,也没等到雷狮的嘲讽或者拳头招呼过来。

 

“雷狮……?”

 

当告白的勇气过后,安迷修有点忐忑不安。

 

雷狮冷着脸,看到安迷修这副样子终于绷不住脸笑了。

 

“那我也跟你说一件事,安迷修。”雷狮说,“我最后一次用能力的时候拍了自己三下,声音提示是成功了,但并没有另一个我出来。”

 

“我当时想着领一个我去找你——我当时想着你。”

 

他朝安迷修笑,露出虎牙:“我把喜欢你的情感扩大了,安迷修。”

 

他们的心跳跳得很快,安迷修又听到雷狮说:“之后能力就不能用了。可能是用过头了吧。无所谓了,反正你也是我的了。这大概能证明我一开始也是喜欢你的吧?”

 

安迷修同时经历了告白和被告白,没想过自己非但没有被死对头拒绝反被告白了回去,一时傻傻地站在原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雷狮看着他越看越喜欢、拉过他的衣服就亲了上去。

 

安迷修反应过来推开他,脸还是红的。

 

“……我先说好,我不会跟你们同流合污。”

 

雷狮说:“正好,我也没打算跟你一样做个好人。”

 

他又说:“……再亲一下?”

 

这次安迷修主动双手抱住雷狮的头往下亲吻了他。

 

躲在小树丛里的帕洛斯和卡米尔,不约而同地把佩利的手摁在了地上。

 

霎时间,地上鲜花满开。

 

End

 

对,佩利的能力就是手按在地上可以开出很多花花,大概是白色雏菊(

写得挺爽的,第一次短篇写这么多字……刚开始不知道怎么开头还纠结了好久

仔仔细细又看了遍漫画里安哥出场的地方,感觉他对雷总真的好凶啊(没有

 

故事大概有一天学校里的人突然有了超能力,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都很淡定,反正二天能力就没了。本来还想写段瑞金,但感觉不好插进去,大概是金的能力是亲一下可以让对方and自己看到好感度条,格瑞强行被金亲了脸颊,金不知道条有两种显示,然后金超开心地指着格瑞头上的红条说“哇格瑞你对我的好感100!!”,格瑞黑着脸看到金头上黄澄澄的一条100不想说话……(红色是爱情度黄色是友好度☺

 

我最喜欢的一句话其实是安哥的请出去(小声

评论(13)
热度(105)
©九曲十八弯成为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