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九曲十八弯成为咸鱼

【雷安】安迷修家里养了一只猫

*雷狮猫注意

*少量瑞金提及 格瑞猫

试了下cp创作关键词→旧疾复发 兽化 合影 然而……

假装自己交了党费,欧欧西是我的锅OJZ

 

==========

 

事情的起因是安迷修买了新牌子的猫粮。

 

本来安迷修给雷狮买的就没有固定牌子的猫粮——雷狮太挑了。贵的便宜的都不喜欢,他买过的那么多牌子的猫粮、就没有一次雷狮把碗里的食物吃完的。

 

所以买什么猫粮好像也无所谓了。反正也没有猫喜欢的。

 

那天在超市的时候他看到货物架上突然多出了一款新的猫粮,包装很漂亮,图案是黄色的星星和白色奶球,旁边站着的店员在特别热情地人推荐着。

 

那位店员把他养的猫带来了超市,在店员叽叽喳喳说话的时候就在展台上特别安静地趴着,漂亮的紫色眼睛看着店员。

 

“这位先生!”店员注意到安迷修,“买一个这个吧!”

 

安迷修本来就有这个意思,店员看到这点也缠上了他。

 

“我家格瑞可喜欢吃这个了。”店员说,“就是我的猫。对吧格瑞?”

 

安迷修有一瞬间以为这个看上去未成年的店员是个神经病,然后就看到趴在展台上的猫懒懒地叫了一声,接着就闭上眼睛休息去了。

 

“格瑞说是的。”店员说。

 

安迷修:“……”

 

“而且——我跟你讲——”店员突然凑近他,“这款猫粮据说还有助于提高和主人的感情的作用呢。具体怎么说我不方便透露你,但你买了要是没用可以试着上下猫粮牌子的官网,可以去那里要求退款加赔偿。牌子老板是那个很有名的丹尼尔、”

 

安迷修突然想起自己家平时只在饭点出现的猫大爷,心里一股悲戚感油然而生。

 

店员已经开始自顾自地把两种猫粮放进安迷修的推车里了。

 

“等等,停一下,”安迷修回过神来,“我不要那款球形的。”

 

“那个是日用的,这个是夜用的,”店员说。安迷修还没来得及吐槽为什么猫粮还这么奇怪用夜用日用来区分、店员就已经把放的那几盒奶球图案的收了回去,“好了。”

 

“……谢谢你。”

 

“欢迎下次再来!”

 

***

 

雷狮躺在安迷修的腿上,半合着眼睛,像是要睡着了。

 

他刚吃过晚饭,现在是例行的顺毛时间。安迷修有一下没一下的捋着毛,前面的电视亮着,在播一个关于歌唱的综艺节目。节目里的一位歌手唱完了,又到了下一位。

 

新的歌手唱歌声音高亢,雷狮一下子被惊醒了,耳朵抖了一下。

 

安迷修低头看他:“雷狮?”

 

雷狮翻过身来,突然伸出一只前爪按在安迷修的右胸上,然后又伸展开爪子来回摸了摸。隔着薄薄的一层衬衫,可以感觉到猫爪子有点刺刺的。

 

安迷修把雷狮的爪子拿开。猫在被人拿着爪子的时候还不舍得放开人的衣服,白衬衫往前弹了下。

 

“醒了的话自己走回去吧,我还要刷牙洗澡。”

 

没有回应。雷狮把眼睛闭上了。

 

安迷修心想自己可能是被金发小店员的推销给洗脑了,他又想到店员养的那只猫,竟然愿意陪着店员到上班的地方就那样安静呆着。他想到自己有位同事还曾误将猫当成公文包带到了学校。同事养的白猫靠着同事的手和腰,金色的眼睛亮闪闪地、兴致勃勃地看着周围,乖巧得竟是被人这么夹着一路上都没出过声。

 

他想到自己的猫昨天洗澡的时候还泼了自己一身、手臂上有猫的抓痕,好不容易能近距离接触一下、还会被嫌弃和猫抓,心脏被小小地揪了一下。

 

好吧。现在还是把这懒猫放回他的床上好了。

 

安迷修把雷狮抱回他那个小船外观的窝里、关上客厅的灯,就去干自己的事了。

 

***

 

正是深夜。安迷修突然感觉到有光。

 

他迷迷糊糊地爬起来,以为是自己忘了关窗帘,结果发现不是,摆好放一边的拖鞋也不见了。安迷修清醒了下,注意到光是从外面传过来的。当他蹑手蹑脚地走出房门、看到是厕所亮着的时候,顺手拿起桌上摆的两根本来要带去演唱会的应援棒、然后便悄悄接近了厕所门口。

 

安迷修想,如果是个连他拖鞋都偷的小偷或者变态跑到他家来照镜子做鬼脸,他就用应援棒打爆他的头,把人拖出来再报警。应援棒……大概不会有事吧。

 

他想到拖鞋。下意识地就往雷狮本来应该睡下的方向看去。

 

靠。这家伙连猫都不放过?

 

一个脸上写满猥琐的大叔画面冒了出来,大叔脸上画了歪歪斜斜的眼影和口红,双手捂着嘴,嘴里漏出一条猫尾巴。猫尾巴的颜色是他的猫,地上是雷狮颈上系的那条星星带子。

 

安迷修把自己给吓坏了。

 

突如其来的勇气和正义感涌上了他,安迷修向前跨出一步。

 

“谁在那里——?”

 

厕所里面站着一个人。大概是十七八岁的少年摸样,绑着很长的一条头巾,似乎是在把刚穿好的卫衣拉好。他转过头来。眼睛是很深的紫色、隐隐有一种冰冷含在其中。

 

他向安迷修走过来,马上就告诉了安迷修冰冷都是错觉。

 

他说:

 

“安迷修,你过来,我要打你。”

 

安迷修:???

 

***

 

客厅里只有一张长沙发和一张短沙发,剩下就没有更多可以坐的地方了。

 

安迷修开了灯。外面还是黑漆漆一片的。

 

雷狮——自称是雷狮的人坐在他的长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头发乱糟糟的。

 

“解释一下。”安迷修拿出一根应援棒指着他。

 

被威吓的人看上去心情也挺烦躁的。

 

“我跟你说过了。安迷修,我还想问你对我做了什么,”

 

他直直地看着安迷修,眼神让年轻的屋主想起自己第一次摸到猫时候的情景。

 

“我本来好好地睡着,”他说,“然后突然就变成人了,床都差点被压坏了。”

 

安迷修:“……你证明一下。”

 

“我睡觉的那条小船是我们见面几星期后才买的,本来是个剪开的旧鞋盒。”

 

“你曾经把我扔到另一个养猫同事家里两天,就为了去看玳瑁团的演唱会。”

 

“……我差点被他家里那只白猫给谋杀了,那猫一直在监视我。”

 

“你平时吃晚饭的时候会开新闻来看,吃完了新闻也差不多看完了,就去看别的节目或者玩手机,还强行把我拉过来陪你。”

 

“你手机聊天背景是我们两个的合影,还是用美○秀秀p过的,你加了猫胡须和星星。”

 

“你的锁屏密码是——”

 

安迷修发现了重点:“等等,如果你真是我的猫,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雷狮白了他一眼。

 

“安迷修,你以为我平时为什么会乖乖躺你腿上被你摸?”

 

他又想到一点,脸上不知道为什么隐隐有些笑意。

 

“——你给我洗澡的时候老是碰到我的○○,下次再碰到我就挠你的脸。”他说。

 

安迷修看着人形的雷狮猫想到了某个画面。

 

安迷修的应援棒渐渐放下了:“……”

 

***

 

他们又聊了一下、大多是雷狮在抱怨安迷修和揭露安迷修的某些私人生活细节、安迷修恍恍惚惚地接受了自己家养的猫突然变成一个比他高、和自己合不来的一个人类的事实。

 

“我翻过你的内衣柜……”

 

安迷修迅速岔开话题:“你刚刚为什么先去厕所而不是去找我?”

 

雷狮:“我得意的皮毛和肉垫没了、还莫名其妙穿上了你们的衣服,即使是对于一个常年称霸○○小区的老大来说也是很吓人的。”

 

安迷修:!!?原来我家猫在外面这么社会吗

 

雷狮又说他其实有三个小弟,他们的组合叫雷狮海盗团(安:……),基本上这一片的母猫公猫都不敢惹他们,就连流浪猫见了他们也会主动供出垃圾桶的残羹剩菜。

 

身为猫主人的安迷修突然觉得有必要教育一下他家的猫。

 

“我睡你床上还是睡沙发上?”雷狮问。

 

“……沙发。我去给你拿被子。”

 

雷狮自顾自地跑去开了客厅的空调。

 

***

 

第二天的时候雷狮变回了猫。

 

安迷修马上想起昨天的事,店员好像跟他说了日用夜用,看来指的就是这个。他打开柜子,发现新猫粮还剩三盒。

 

有什么咬住了他的裤腿。是雷狮。

 

安迷修把猫粮放到最上边的一层柜子。

 

雷狮开始往外扯他的裤子。

 

安迷修认命地又把猫粮拿下来,拿出碟子倒出星星形状的那些小颗粒。

 

他看着雷狮少有地把盘子里面的东西一扫而尽,心里有些担心雷狮会不会又变成人。

 

他仔细看了下包装盒,上面一个很小的长方形,里面用红字写着夜用。

 

应该……不会有事吧。

 

***

 

两小时过去了,什么都没有发生。

 

雷狮和安迷修同时感觉到自己像个傻子,干坐在家里这么久什么都没做。雷狮在沙发前面的桌子上,终于忍不住从对面跳到了安迷修的腿上(重重地),又踩了几脚才下到地面上,摇晃着尾巴从小门出去了,大概是去会见他说的那些“雷狮海盗团”的成员。

 

安迷修感觉自己需要去见见之前推销猫粮给自己的店员。

 

***

 

店员还在原来的地方,在和旁边一个芦荟头的男子说话。

 

展台上的猫粮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一盒盒的牛奶,只开了一盒,几个小杯子装着一些。

 

店员朝安迷修打招呼:“你是不是上次那位——”

 

“安迷修。”

 

“安大哥,你觉得猫粮怎么样?你的猫有跟你关系好起来吗?店长后面觉得推销猫粮还不如推销其他的,毕竟养猫的人不是到处都是,就让我去搞别的了。”

 

“这是之前我跟你说的格瑞。别看他这样,他其实可温柔了。”店员一脸骄傲地说。

 

格瑞面无表情地喝着一小杯牛奶。

 

格瑞面无表情地放下了杯子。

 

格瑞面无表情地看着安迷修。

 

“你好,我是金的猫。”

 

安迷修:……你居然光明正大地偷喝试吃的牛奶。

 

“不说这个,我能问一下你关于猫粮的事吗?”他压低了声音,“就那个……日用夜用,日用是吃了只能白天有用、晚上吃了没事的吗?夜用也是一样?”

 

金:“是的。猫吃了后大概两小时到两个半小时才会变这样。”

 

“你们店长卖这种东西真的没问题吗?”

 

金瞪大眼:“怎么会?买的人回来都告诉我说、猫粮超好,他们和他们家的猫心意相通,关系更好了。没有人投诉店长不会发现猫粮奇怪的。”

 

最后安迷修又被金描述的猫咪和人相亲相爱的故事给打败了,暂时忘记了之前和雷狮相处的情景,不仅买了新猫粮的日用和夜用款,还买了金现在推销的牛奶。

 

但他还是记得买些普通的猫粮回去。

 

***

 

雷狮自从白天变成人之后、偷拿了安迷修的钱包跑去撸串、就发现了自己的真爱。

 

他迫不及待地想要跟自己同伴分享——平时在他还是猫的形态的时候、安迷修从来都没给他吃过——他约好了时间、在一个安静的周末早晨偷偷把其他三只猫叫到了一起、扒开柜门就把猫粮倒了出来。

 

然后他们四个人正准备出去的时候被安迷修发现了,因为佩利不小心打了个喷嚏。

 

雷狮:“……早上好,安迷修。”

 

卡米尔:“大嫂好。”

 

帕洛斯:“……”

 

佩利吸了吸鼻子。

 

安迷修:???

 

安迷修:“雷狮你拿我钱包干什么!??这几个人谁啊???”

 

“我们是雷狮海盗团的——”

 

“雷狮,钱包放下,我们谈谈。”

 

雷狮沉默了几秒。然后用钥匙开了锁迅速打开门跑了出去,边跑还边大喊安迷修傻子才会听你的,其他三个人也跟着一溜烟地跑了。

 

安迷修:……

 

***

 

“这样真的好吗?”

 

卡米尔问。他其实不太喜欢吃辣的,手里的那根烤串只吃了几口。

 

“大哥……你不是喜欢他吗?”

 

雷狮猛地咬下烤串上的肉来。

 

“不会有事的。”他说,“我是他的猫。但他是我的。”

 

他的眼里有一种不知哪来的自信。

 

“安迷修我大概了解得差不多了。要是他生气了,我就变回去亲亲他,要挠挠下巴,在地上打几个滚叫几声,之后再继续要他买那个猫粮。”

 

“我这猫生过了这么久,第一次遇到这么好吃的东西,说什么也不能放弃!”雷狮喝了啤酒,看上去快哭了。“对吧,帕洛斯?对吧,佩利?”

 

佩利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声。帕洛斯似乎吃饱了,在舔自己手臂上的旧伤痕。

 

“……可能吧。”卡米尔突然看到外面有家蛋糕店。

 

在家里的安迷修把新猫粮锁在了保险箱里并反锁了房门,拿出应援棒严阵以待。

 

***

 

雷狮直到晚上变回猫之后才踏进了家门。

 

安迷修拿出了普通猫粮给他吃。

 

***

 

是这样的,

 

自从安迷修买了新牌子的猫粮之后,

 

发现自己和自己养的猫关系更差了。

 

安迷修:看着雷狮蹭着自己的腿不为所动,甚至隐隐有些嫌弃。

 

TBC

 

后续在这里

评论(15)
热度(333)
©九曲十八弯成为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