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九曲十八弯成为咸鱼

此处应该有标题···算了就叫flug的第一个上学日吧x

顺便一提也是最后一个。

养父子设定(这个设定好让人兴奋啊),幼年flug,bh只在最后出现了一下

沉迷揭开博士的纸袋,可能有一点点黑化,ooc注意emmm

下次大概会写5.0.5相关!

 

==========

 

桌子好像有点太高了。椅子好像也是。

 

flug晃了一下自己的脚。他还不够高,坐下来脚不能够完全着地,两条又细又白的腿就这样晃来晃去。——他是太兴奋了。注意不到自己在这里格格不入,周围都是比他年长的学生,而且已经有相当一部分的人开始关注到这个新来的、头戴纸袋的男孩了。

 

教授走进来。窃窃私语渐渐消失了。

 

“我们有位新同学,”教授看上去有些紧张,“flug——因为某些原因,自我介绍的流程跳过去好了。现在上课。”

 

……?

 

flug没料到这点,他想了下,觉得可能是先生跟老师说了。先生大概误以为他害怕面对公众——明明先生平时没怎么给他好脸色——

 

教授开始在白板上写东西、叫学生翻书做笔记(flug发现自己只带了草稿纸和笔),然而当他看了看邻座的一位高个男孩,又看了看另一边低头玩手机的姑娘,最终又把视线放到了白板上。

 

怎么说……居然意外得有些无聊。

 

白板上的内容他全部都懂,而且flug知道这些只是入门。

 

教授给了他们十分钟来算一道题目,算完还要讲评三分钟,不少学生还不会做或者没有做完。

 

他们是什么?傻子吗?

 

flug忍不住想。他在脑内把一切都算好了,甚至想出了更难的问题来,而所有人都在奋笔疾书。他开始走神了。flug在纸上随意地画起昨晚想的实验构图来。

 

他表现得好像有些明显——教授看着他皱眉了。

 

“你,”教授指了下,“你上来做下这道题。”

 

flug大概猜到教授会让他做什么,但当他走上前去、同学的目光让他感到忐忑不安。很快他又想到这群人都是傻子。flug稍微重拾信心起来。

 

像flug所想的那样,教授果然是让他讲明一下解题思路和过程。隔着纸袋flug也能看到所有人在盯着他,有幸灾乐祸的也有好奇的。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别人用这种眼神看他。

 

他站在前面愣了一会儿,转头拿起笔在白板上写了起来。他写了三个步骤。

 

“……就像这样。这道题很简单。”flug说。

 

台下有个戴眼镜的同学举起了手:“从第二步是怎么到第三步的?”

 

“之前算出来了这个数值……再算一下……反过来再列成三个式子。”

 

他说的很是简单,问话的同学呆愣了下,不好意思地又继续问:“‘算一下‘具体是什么?”

 

flug翻了个白眼(别人看不清他这么做了),终于没忍住说:“那还不明显吗?”

 

“呃……”

 

他这话呛人的味道很浓,好像有一种在讽刺挖苦别人的意思在里面。教授和学生同时都被他呛到了,flug自顾自地走回自己座位去了。

 

下课的时候,flug在自己位置上画着实验构图,有三四个女生围在一起,最终有一个金发的被推了出来,笑嘻嘻地朝flug走了过去。

 

“你好,flug……”她把手搭在flug的桌上,“你刚刚那样太酷了。我第一次见到老师那样的表情。我还以为你会被老师叫到外面去呢。”

 

纸的上半部分被她挡住了一点,flug用一种莫名其妙的眼神看了她一眼。见女生没有要让开的意思,flug干脆把笔放下了。

 

“那个问题很难。老师没想到有人能这么快做出来……”

 

flug说:“那是个简单问题。”

 

她意识到自己需要换个话题:“你看上去年纪很小。是被特别批准进来的吗?”

 

“我不知道。先生带我过来的。”他们之间的距离有点近,flug不敢抬头看她的脸。

 

“先生?”

 

“嗯……那个……”

 

他脸红了。

 

“就是我的爸爸。”

 

高中生没有在这个话题上过分纠缠——大概是不太感兴趣。她低头去看桌上的纸。纸上画着各种各样的熊,有涂黑的很大一块,也许是失败作。隐约可以见到被掩盖住图案造型表情也有很大的不同,甚至有几个表情是狰狞的;还有的露出獠牙。然而,最后一个留下的、对比起来,可以说相当可爱了,头上还长着一朵小花。

 

“是某个动画角色吗?”女生看着flug问。

 

“不是。但我将要把它创造出来。”flug很笃定地说。

 

女生拨了一下自己的金发,重新把手放回到了桌上,凑近了他一点:“……能跟我说一下,为什么你要戴纸袋吗?……我猜你长得一定很好看。”

 

“不——呃——事实上——是先、先生让我——”

 

纸袋被人拉上去了一半。然后几乎是同时的、两个人的尖叫声突然响彻了整间教室。

 

flug迅速把纸袋戴好,在下面的脸因为气急败坏满脸通红。女生尖叫着跑出了教室。

 

***

 

放学的时候,black hat问他第一个上学日过得如何。

 

“糟透了。学生都是蠢蛋,有很多人对我指指点点,有人揭了我的纸袋,还有人在食堂想要占我的位置。一些人对我做恶作剧捉弄我。”

 

flug吸了吸鼻子,

 

“你是对的,先生。外面确实糟透了。”

 

“我不想再去外面了。”

 

black hat的声音充满威胁性:“你把他们解决了吗?”

 

flug回答他:“是的,先生。”

 

End

 

顺便,flug喊的爸爸是papa(

我们仍未知道博士纸袋底下到底是什么样子

↓废掉的草稿

在flug有意识到外面有一种叫做“学校”的地方后,他就一直很渴望到那里看看。

 

black hat不允许他到外面去,说外面对于他来说太危险了——布满鲜花陷阱和芝士奶油蛋糕,先生给他讲过一个关于食人三明治巨怪的故事,给当时年幼的他留下了巨大无比的阴影,甚至对外界产生了恐惧。

 

当然,后面他从书籍和网络上了解到更多后,他才明白先生在自己幼年时说的话有30%在胡扯,大概是认为哭哭啼啼的自己太烦了。不过,他可不敢对先生当面说。先生肯定会打他。

 

然而,学校是真实存在的。他一直想和那些与他年龄相仿的人交流学术。

 

flug站在门外踌躇。他不确定black hat此时是不是忙着,贸然进去恐怕会被赶出来。

 

“你在我的门外做什么?”black hat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听上去很凶恶,但没有怒气。

 

门缝悄悄露出了一点,半个纸袋还躲在门后。flug观察着black hat的表情:“嗯……先生,我能进来吗?”

 

black hat让他滚进来。

 

flug走进来,关好门。black hat桌上的屏幕还亮着,可能刚才还在搞什么计划。恶魔看起来不太耐烦——跟他往常一样——flug赶在他之前开口了。

 

“好吧,先生……”他还不习惯一下子切入主题,“今天是星期五——而且今天是○月○日……”

 

black hat磨了一下他的尖牙。

 

“呃……所以……”flug有些慌了,“……今天是我的生日?先生,我在想,我能不能够到外面去——作为我的生日礼物——”

 

“你来只是为了求我这个,”black hat看上去有点怀疑他,“难道我之前补给你的那些傻逼礼物还说明得不够清楚吗?”

 

flug想到之前的某个画面,身体缩了一下。

 

他说:“可是,先生,我从来没有去过外面。”

 

“我告诉过你外面很险恶。”

 

评论
热度(61)
©九曲十八弯成为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