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九曲十八弯成为咸鱼

脑洞和小段子✧٩(ˊωˋ*)و✧

都是脑洞脑洞脑洞 官方啥时候来打脸啊 想要吸flug和black hat x 片段大概是bh/f 不太明显的样子 

 

>>>关于flug纸袋的猜想

 

※其实,博士他没有头?????


※~先生将博士从死亡的怀抱里扯了回来——他的头部没有被黑帽修复得完好,看起来还像死去时候被水泥板砸坏的模样,博士于是自己找了纸袋来遮住自己的脸。
  ~博士在意外中毁容了。黑帽救回了他。


※博士是毛茸茸的褐色短发,蓝眼睛。黑帽嫌他长得不像个恶人强制让他戴上了纸袋。


※黑帽跟博士初识时候随口让博士戴上纸袋,后面直到现在也没想起,博士一直没敢脱……


※博士比较反社会(。)跟黑帽见面到现在都没在他面前完全脱过纸袋,然后某天黑帽威胁要他把纸袋拿掉,博士还是又哭又闹就是不肯(。)被拿掉纸袋后,就跟死了一样,超快速地躲起来不肯见人,用手挡脸。其实长得还挺好看,棕发蓝眼~


※博士大概两三天洗一次澡,只有洗澡时候才将纸袋完全脱下来放在一边。吃饭时候是把纸袋往上拉一点露出嘴巴吃的。


※博士的头=纸袋?????


※博士感觉在这样一个危险【】的环境里必须戴个纸袋来让自己更有安全感,不让自己崩溃【】,方便掩盖自己的情绪表情


※博士之前在外搞过事,怕被人认出来

 

 

 

flug感觉到自己被绑到了椅子上。有人用东西铐住了他的双手,还有人用力地摁住了他的肩膀。他的脑袋有些迷迷糊糊的。麻药的作用还没有完全消退。

 

很奇怪的,他一点都不感到惊恐,尽管他被人绑架到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地方。

 

black hat出去了,去做他的邪恶事业。而且很显然地没有告诉flug。

 

当然了,他的老板也没有任何必要的理由需要告诉他。

 

现在……flug尝试往前坐一点。他失败了。

 

蒙住他的黑布条被人扯了下来。

 

有人走过来帮他拍了拍他身上的灰尘:“放松一点,”听起来像是对别人说的,“我们不要太粗暴地对待我们的客人。”

 

按在他肩上的手松开了,几步走到了后面。

 

flug打量着绑架他的人。那是位相貌堂堂的军官,穿着白色的军服,跟他隔着一米半的距离坐在椅子上,军官两旁都站着侍卫。

 

“到底发生了什么——”

 

博士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军官打断了:“你是flug,dr flug,对吧?五年前被black hat强行带走,此后一直下落不明。”

 

flug开口又想说点什么。他又被军官打断了。

 

“我们一直在关注你,”他说,“你是个很有能力的人。我们最近才在一些恶人身上找到了他们这些集团的通讯方式,在频道上看到了你。然后我们监视black hat自以为固若金汤的堡垒,终于到今天看到他出去了,才得以把你救出来。”

 

那是因为防御系统被先生强制关掉了,flug心想,而且你不是在救我。

 

军官突然想到了什么。“我很抱歉,博士。”他说,“但按照规定,你的纸袋得拿下来。”

 

“不。”flug说。

 

“我很抱歉——”

 

“你没有权利这么做——”

 

flug说话时带着哭腔。他开始请求那位绑架他的人,再然后是过来脱他纸袋的人,但谁也没有听他的。

 

他挣扎着想要远离侍卫伸过来的手,但侍卫的手已经稳稳地抓在了纸袋上。他的身体太瘦弱了——这些年他一直都没有得到良好的饮食,轻轻松松地就被高大的侍卫制住了。

 

猛地一下,纸袋被侍卫扯了下来。

 

“……看起来你拥有个好皮囊,博士。”军官夸赞他说。

 

很多人在看着他。五个人,或者不止,他能感觉到他们那一对对眼睛注视着他,恶意的好奇的惊讶的都有。军官后面还有人在摄影,所以大概完全不止在场的这些人。

 

flug意识到这点,然后他开始大哭大闹起来,哭喊着不知道是哪里的语言,像是骂人的话。他拼命地使劲想要离开束缚,但没有用。

 

侍卫拿着纸袋和其他人面面相觑,扭头看向了军官。

 

军官说:“……名称是dr flug,没有纸袋的照片拍了吧?再补充记一条信息……”

 

没了纸袋的flug还在哭喊,听起来就像军官他们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

 

军官听flug这么大喊大叫有些烦了(而且他听不懂flug在说什么),但还是耐着性子尽量用温和的语气对他说:“dr flug,你和black hat朝夕共处,应该知道black hat是个怎样的人。他是个恶人。而我们知道你被他压迫着,他对待你很粗暴……”

 

“你一定知道他的弱点,博士。还有很多关于他的不利的信息。”

 

flug仍然在哭叫。

 

“我们把你从black hat那里救了出来。”军官说,“在这里你会过得比以前好得多。所以在这里,我们恳求你,协助我们一起和black hat做斗争——”

 

科学家的哭喊突然停止了。他的眼睛看上去还是迷蒙的,但说出来的话却无比得清晰。

 

他瞪大了眼:“是什么——是什么让你觉得我会背叛我的先生?”

 

他的眼里带着一种奇特的忠诚,像是被恐惧浸染过身心又像是有一种坚定不移的狂热在其中。他像个狂信徒,又像个护犊的恶狼。

 

军官被他眼里那种理所当然的态度给吓到了,他摸了下下巴,惋惜地说:“……看来这个人是不能用了。”

 

没了

最后当然是黑帽来救场啦 或者原来这是个测试♂ 再黑暗点flug就狗带了黑帽又强行复活他??

评论(3)
热度(84)
©九曲十八弯成为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